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OO‧五

「老鼠?」

「耗子?」

聽到審神喵的訴苦後,刀劍們雙眼瞪大,心付那些小傢伙怎樣也不比遡行軍恐怖。而且,近侍刀不是滿極短嗎?不要說一隻了,就算是一窩應該也是手到拿到(等等,這句是這樣用嗎?)才對。

對於種種質疑,審神喵無力地垮下肩膀苦笑:「藥研捉不到他們喵,你們不信可以隨便試,喵。」

有貓下戰書,而且有機會可以在近侍刀面前耀武揚威,自然不少刀開始摩拳擦掌。

當然,方法要先問准貓咪,真的是指批准的准。

「吶呢~~把糖果零食全部讓我收走,他們今晚沒有食物,一定會來找我報仇。」包丁藤四郎的建議下秒被審神喵斷言拒絕:「不行,包丁只是找藉口搶貓的零食,喵!」

「呵呵,似乎可以實驗我最新發明的罠……」南海太郎朝尊的話,因為貓咪強勁的甩尾而被迫中止,審神喵「收回」尾巴後,指着他罵:「不准當貓的房間是實驗室!遡行軍陷阱No!炸藥No!總之都是No No No,喵!」

之後就換希望避免殺生,或者嘗試和睦共處之類的刀劍被轟走,不過他們的情況即使貓咪不說,燭台切光忠等管理倉庫、食材的刀劍都會出言阻止。

「老鼠會偷吃糧食,而且會污染水源、食物讓大家染病,必須儘快驅除。」

為了保住肚肚,大家開始輪流為貓咪的房間驅鼠,順便保護自己的房間,以及本丸其他地方不受老鼠入侵。

起初大家都不相信老鼠的速度、智謀會比他們優勝,但沒幾天刀劍們通通敗陣,甚至部分寧願舉手投降也不願再去捉老鼠。

「為甚麼那小傢伙的機動比我們高?」

「吶呢,太會鑽呢~~」

「那傢伙是不是有學過策略?竟然反過來利用我們的陷阱得餌食。」

「嗚……對不起,捉不到……」

大家由最初想找機會取笑藥研藤四郎,紛紛改為同情他,尤其他們不小心地一再觸犯「禁忌」,被「被吵醒」的審神喵狠狠修理後,深深感受到不但沒收獲,還要被遷怒的感覺。

嘛,說過幾百次,絕對,絕對不能吵醒睡熟的貓咪!!

現在還要加一句,絕對,絕對絕對不能吵醒無法捉住老鼠發洩,所以要另找目標物的貓咪!!

究竟老鼠會否被補獲?

看到有貓開始考處找南海太郎朝尊做炸彈的一幕,大家開始為未來擔憂。

拜託,有誰可以救救大家,救救本丸?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