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O八‧五

十五夜的宴會一如既往地熱鬧,在劃分不同區域的設計下,就算希望優雅地賞月的空間同樣有保留,不過,大概因為早上天保組的事已傳開,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地讓出空間予他們兩刀。


只是,因為過度關心的眼神和體貼的做法,反而令源清麿感覺不自在,所以宴會開始一段時間後,他就拉着水心子正秀藉詞想換個地方月見就離開,把原屬於咏誦和歌用的位置「歸還」予相關刀劍。


「喵?源和水心子??」兩刀走到露台,看到審神喵一家本想轉身離開,但被貓咪叫住:「來這兒沒關係喵,但不到下面嗎?」


「人太多,雖然理解大家很關心我,但未算習慣。」源清麿低頭輕聲道歉,但旋即被貓咪制止和一再挽留,邀請他們留下和他們一同欣賞美麗的月色。兩刀聞言坐下,立刻受到刀靈們的歡迎之餘,還熱情地分一份甜品給他們。「不用呢,水心子一會兒會到下面拿,請兩位少主自己吃。」


「不要緊,請源哥哥和水心子哥哥先吃這個,我和妹妹分另外這個。」小藥堅持把蛋糕分一份給他們,而且立刻切開另一塊和妍一刀一半:「請用呢,哥哥們。」


相比「成人」的熱情和關心,單純的小刀靈們的體貼對源清麿而言較容易接受,並沒有先前般容易產生抗拒感覺。隱約感受到分別的打刀溫柔地笑,深刻感受到「小孩子」純真的可貴。


「和水心子有點相似呢……」


「喔?」水心子正秀聽到源清麿突然說出奇怪的話,立刻望向他。源清麿笑了笑,簡單說句「沒事」後,遞過小刀靈所「送」的蛋糕:「請問可以麻煩水心子幫忙分成兩份嗎?」


「我說過可以直接說,清麿。」水心子正秀低聲提醒對方,順便把蛋糕分成兩份,將稍大的一份推到源清麿面前,可惜立刻聽到他推辭:「水心子喜歡吃這種蛋糕,大份的留給水心子較好呢。」


「我一會兒可以再拿,清麿先吃。」


「我吃一會兒那份也可以……」


「兩位哥哥,既然會再拿,誰先吃不是沒問題嗎?」小藥和妍已吃完他們那份,兩刀突然想到可以「歸還」蛋糕,但妍這個小小的腐女卻比他們快說出一個解決方法,很BL那種:「嘻,拿大份的哥哥,分一匙出來餵另一個哥哥就公平喔~~」


兩刀的臉微紅,水心子正秀很快伸手拿過較大的一塊,然後舀了一大匙遞到源清麿面前:「清麿,張嘴。」


雖然機動較高,但領悟速度不及水心子正秀的源清麿頓時手足無措:「不……唔……」


「很好。」趁對方說話塞進蛋糕的兇手輕笑:「清麿還想要可以繼續,餵清麿吃完這塊蛋糕也可以。」


「不……不用……」源清麿臉紅耳熱地立刻吃另一塊蛋糕,水心子正秀則像沒事發生般大口吃,然後審神喵以要小刀靈自己挑選甜品作理由,請藥研藤四郎帶他們到庭院,順便請他們和「哥哥們」玩一會兒,喜歡的話,今天去和狐狸老虎睡也可以打發他們離開。


「大將,沒關係嗎?」水心子正秀已應源清麿的要求到庭院取食物和飲品,藥研藤四郎低聲在審神喵耳邊問。


「沒事喵,源在這方面值得信任,而且……今早的事,和最近的事,貓多少希望看看他會否願意談喵。」


「了解。」短刀很快帶走孩子們,待他們在庭院出現後,源清麿比審神喵早一步開口:「主人若有話要說請直說呢,我擔心水心子會太快回來。」


「要直說的似乎是源,不過不是對貓說,而是對水心子說喵。」審神喵先說清楚她不會打聽他的事,然後補充道:「如果直說包括罵那個不自覺會擺出高高在上態度的傢伙一頓,可以包括那傢伙。」


「看來主人已知道今早監察官大人找我和水心子的事呢,果然很快,不愧是主人。」


「不只一振刀看到,大家都擔心你。你之後躲了一整天,大家怕早陣子的情況重演喵。」


「情緒已經穩定不少……大概呢。」源清麿苦笑:「主人從不追問,有時候很難跟主人道明。」


「貓怕源一旦跟貓說,貓會立刻召集大家突襲那邊……不要測試貓在生氣時的忍耐力喵,貓現在只是勉強以未證實為由忍住而已。」審神喵搖搖頭:「水心子的情緒,越來越像你,你們還可以嗎?要讓貓放你們一段時間假休息嗎?」


「我還未可以正常出門,放假休息對我來說和現在沒有分別呢,抱歉有負主人的好意。」源清麿搖搖頭:「最近我發現越來越難控制情緒和想法,很擔心就算水心子沒被我的情況壓垮,也會因為我的失誤而落入和我相若的深淵……有時候忍不住自問答應和水心子在一起,是不是太自私?」


「自私?」


「會拖累他呢……從未開始前我已很清楚喔,畢竟我身受其苦……可是,當水心子捉住我的手吻上來,說可以努力學習如何以戀人的方式相處時,我真的很高興呢。本要隱瞞所有事……即使知道對水心子不公平,但很想,真的很想和水心子談很純粹的戀愛,不去玷污他那份純真……可是,水心子卻像是察覺我的精神狀態,一直扣住我的本體。」源清麿輕輕訴說這幾個月的經歷:「之後的事,主人有看到呢。希望和水心子談一場很普通,如其他人般的戀愛,讓水心子過得開心快樂,結果……」


「有沒有後悔過救白山?」審神喵點出他們兩人關係重大變化的分界線。


「沒。」源清麿斬釘截鐵地回答:「我不想再後悔。無論多少次,甚至明知之後發生的事,直至現在,也沒後悔過呢……再說我不希望令水心子的『新新刀』之名再沾污點,以前我做過的事,無論自願還是被逼,或是無可奈何也好,已經嚴重損害『新新刀』的名譽……水心子知道後沒有怪責我,反而安慰我,單是這一點,我已經感到很幸運。」


「源似乎把重點放在水心子和新新刀上呢喵。」


「我的意思、想法無需要存在……」源清麿藉欣賞月色抬頭壓下情緒:「已經連累水心子夠多呢,還差點害水心子為跟我離去而折斷……」


「小心水心子生氣喵。」審神喵回頭:「出來喵,之後你們兩個自己聊,貓回房間休息。」


「咦?」


「雖然現在看來讓水心子承受很大壓力,但貓相信水心子還可以負擔呢。源不會懷疑水心子的能力和誠意喵?如果不是,將剛剛和貓說的話,再完整一點和水心子說。是否連累水心子不是由你決定,而是水心子本人去決定。」


水心子正秀放下手裡的餐盤,捉住源清麿的手以防他逃走。


「不要浪費這樣美好的月色喵~~貓回房間了,你們自便。放心喵,貓會請藥研拿甜品給貓,所以不會肚餓。」審神喵放棄BL,甩甩尾離開,露台只剩下天保組兩刀。


「清麿,請問可以談談嗎?」


「嗯。」


月色很美,理應珍惜。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