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O九

十五夜後,因為仍然是貓咪的休息日,所以除了丟部分刀劍出陣夜花奪還這種高經驗值又有豐富資源,而且隨便丟刀出去也能打的戰場外,基本上本丸其他刀劍都在悠閒的狀態。呀!應該還有人在做內番……應該(苦笑)。


「喵,對了,之後的特命調查,你們會出陣嗎?」星期一的早上,審神喵在出門前突然問道:「不用現在回覆呢喵,最快都要明天,今晚或明早回覆也可以。」說畢這句的審神喵和平日一樣被近侍刀扛起,再「呼~~~」飛出本丸大門,而且因為飛很遠的關係,所以聽不到「啪」的落地聲。


「清麿,要去嗎?」水心子正秀牽源清麿回房間後問他的想法,聽到對方第一個回覆是照自己的意思不禁皺眉:「我希望先聽清麿的想法。」


「……主人會讓我們選擇很意外,雖然看來不像有任何居心,但照之前直接『命令』相關刀劍過去的情況來看,不答應可能令主人難堪呢。」


「我是說你的想法,清麿。」


「這是我的想法,難道不是嗎?」源清麿訝異地瞪大眼反問。


「當然不是。」水心子正秀秒回:「清麿剛才只是說出分析,不是清麿的意思和感受。」


「欸?那怎樣才算……」


「明知故問。」水心子正秀甩甩頭,語帶抱歉收回前面的評語:「不好意思,忘記清麿太不習慣有自己的意思。」


「抱歉令水心子擔心……」源清麿搖搖頭:「第一個讓我發現自己會心生喜愛的『事物』就是水心子呢,之後的事水心子已經知道大部分,要再次承認相信很困難,而且……」


見對方欲言又止,水心子正秀縱然擔心也不敢催促,默默搭住妻子的肩膀待他慢慢決定是否願意說。


「……而且嘛……除水心子以外,我沒其他感興趣的事物啊。」


「只是想問問清麿會不會出陣,跟興趣……」水心子正秀頓了頓,察覺重點是另一個:「清麿……連一丁點其他好惡也沒有不是好事。就算喜歡吃甚麼,或是顏色……應該也會有。」


「和水心子一起吃,甚麼也是最好呢,顏色嘛……只要是代表水心子的顏色都會優先考慮喔。」


水心子正秀不知如何去反駁,嘆一口氣後再次問他的體力、情緒能否應付出陣。


「上次狀況較差時可以出陣聚樂第,回到我們熟悉的地方也沒問題。」源清麿抬起頭思索片刻回覆:「當作散心也不錯,水心子很久沒出門,相信也悶壞呢。」


「嗯,很久沒出陣,那就答應我們的主人之餘,順便磨練刀藝吧。」


「還有拆彈技術呢,到時把炸彈帶回來給水心子那個弟子研究覺得怎樣?」


「不要!他會把本丸炸飛!」水心子正秀秒回後發現自己說得太大聲,急急掩住嘴巴,逗得源清麿大笑:「水心子真的非常可愛呢。」


「喂……我……算了。」水心子正秀別過頭,臉頰微微泛紅:「難得清麿會大聲笑,清麿高興就好。」


源清麿一愣,然後瞇眼笑:「謝謝呢,水心子。」


P.S.:任誰都沒想過,隔天結界重整後,時之政府會表示這星期沒有特別任務。聽到審神喵透過現世通訊+廣播系統怪叫一聲「竟然休假?那貓要做甚麼?」後,在庭院等待命令的刀劍男士們自動散去,心裡想着同一件事:


做甚麼?當然先完成現世公司的工作。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