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O三

即使很多刀劍感到疑惑,但有吃又可以拍照的活動仍然會受到歡迎。

審神喵以「命令」的形式說出對源清麿「獎勵」頒發方式後,刀劍男士們不少興致勃勃地說要幫忙。嗯,無法阻止那種。

「實在很驚人呢。對嘛,水心子?」看到庭園不到半天已完全裝飾得和婚禮沒太大分別的場地。或者說,「分別」大概是比現世不少婚禮場地更為優雅,而且還帶有華麗的風格。長船家和細川家破天荒合作設計,花藝方面歌仙兼定和福島光忠分別為和風和西洋風格的場景設計,而且小豆長光等刀則保證有精美的點心、飲品供應。

「各位,我們只是希望邀請大家一起拍照,並不是儀式……」看到大家熱烈反應的一刻,源清麿有試過阻止,但不可能「吵贏」亂藤四郎:「吶呢,大家知道呢,但,精緻的甜品、漂亮的飲品都是很重要的道具,所以就請源先生不要拒絕呢~~」

事實證明亂藤四郎沒有說謊,在正式拍攝的前一天(亦即今天),當小豆長光等刀拿着試作品請天保組兩刀給意見時,已有不少刀劍說要「借」點心來拍照,看他們把點心當成道具使用,然後要自己或水心子擺出相若動作作為擺姿勢練習,要他們為明天拍婚紗照作準備。

「清麿,如果你感到不舒服,下次我可以出面制止。」還未正式拍照已見自己妻子臉色微青,水心子正秀輕聲建議。

「……還可以,只是不大習慣太多視線。」

「要改期嗎?還是請大家明天給清麿多點個人空間?」

源清麿搖搖頭:「大概我不太習慣被太多人關心……尤其是真心真意的關心。」

水心子正秀臉色一沉,伸手緊緊抱住對方。

「清麿,我以後會在清麿身邊。」水心子正秀頓了頓:「相信大家都會愛護清麿。」

「嗯。」

到正式拍照的周末,由於晚上是拔丸的歡迎宴,所以大家清早已開始為場地作最後佈置之餘,順便一邊等主角一邊努力拍照。像亂藤四郎等喜歡拍照、打扮的刀劍男士,早已在源清麿他們「出現」前已換了幾套衣服,拍了一大堆照片。

「吶呢,我們的新郎新娘來呢~~」遠遠看到主角們,亂藤四郎開心地跳着揮手:「這邊這邊,兩位今天都特別好看呢!」

「不好意思,要各位等……」

「喂,不准道歉呢。」亂藤四郎搖搖手指,再指指手錶:「時間還未到,是我們提早來『借』你們的地方拍照,如果源先生堅持要道歉,那我就要為我提早到場拍照向兩位道歉喔~~」

短刀輕鬆制止打刀們道歉後,笑着改變話題:「新娘很漂亮呢,請問可以和我合照嗎?」

「……今天只是拍照,不算新娘呢。」

「No~~」亂藤四郎又一次搖搖頭:「既然源先生今天換上婚紗,今天就是新娘子呢。請記住喔,要拍出最漂亮,最好看的結婚照,就一定要不斷提醒自己現在是新娘,今天是最幸福的日子。我和浦島在正式結緣前都拍了很多照片,然後做成相冊、油畫,在結緣那天放出來讓大家欣賞。照片分開很多天拍,但每次我都有這樣做,令大家都可以在照片裡感受到我是多幸福呢~~」

得到「前輩」的指導,源清麿逐漸接受大家稱呼他做新娘,放鬆心情開始和大家拍照。今天本丸所有刀劍,以及刀靈們,今天都很有默契地換上正式的禮服,像是參加真正的婚禮般,向「新人」送上祝福和「賀禮」,即使源清麿有意推辭,大家都請他當作「預祝」安心收下。

氣氛輕鬆、愉快,空氣中飄散着意料之外的溫馨感覺,源清麿越來越投入其中,陸奧守吉行見狀暫時叫停集體拍攝,改為拍攝原訂的結婚照。

無論是美麗的花朵砌成的拱門,或者插有漂亮鮮花,配以精緻點心的餐桌等等,立刻成為重要的拍攝地點,除了常見的牽手、擁抱,以至接吻等等姿勢外,因為有不同的點心、特調飲品,所以在大家的建議下,餵食,共飲一杯飲品等等畫面也被拍下。除了努力拍照的攝影師外,某隻貓咪今天精神抖擻地,又電話又相機,拼命增加她的BL珍藏,順便大喊這次花小判花得很值。

「清麿……」到了下午,在和大家合照差不多到尾聲的時候,水心子正秀突然叫住準備到另一邊和大家拍照的源清麿:「請問可以趁大家都在的時候,容我和清麿說句話嗎?」

「水心子……相信你記得今天我們只是拍結婚照。」

「我知道。」水心子正秀點頭:「不是正式的日子,但既然暫時無法訂下公開的日子,可否讓我藉此機會跟清麿說一次?既然已決定和清麿在一起,在大家面前許下承諾和今天是不是儀式應該無關。」

「這……」總是無法拒絕對方的源清麿默默點頭。

「我想請大家……」

「吶呢,請等等呢!」亂藤四郎打斷「新郎」的話:「既然要做,徹底一點較好呢。地方絕不能隨便,唔……那邊的花壇不是好地方嗎?另外,我們有適合的人選當主禮人呢~」

「主禮人?」兩刀眨眨眼:「不是正式的日子,不希望麻煩(我的)主人。」

「因為不是正式的日子,所以當然不會叫主人耶……」亂藤四郎望向一個方向,然後指向目標:「麻煩長谷部先生換上正裝,全本丸最適合飾演神父的角色是你呢~~順便麻煩『長谷部大人』當模特兒,來幾張像在儀式裡的合照喲~~」

日本號大爆笑,在壓切長谷部反應過來前把他推出去。

「喵,贊成!!」

除了聽到主上贊成外,多少知道兩刀情況的壓切長谷部同樣希望可以為兩刀盡一份心力,縱然難以露出輕鬆愉快的笑容,但立即以神通力換上正裝,朝花壇伸出手,向天保組兩刀認真地道:「兩位請,希望兩位願意讓我當兩位的見證人。」

「嗯,有勞。」

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手牽手慢慢走到花壇前,然後彼此雙手相握。

「請兩位在神明和大家面前發誓。」拿着不知哪兒找來的聖經的壓切長谷部似模似樣的朗聲宣告。

「我,水心子正秀,願意終此一生守護源清麿,愛他、珍惜他、照顧他,矢志不移。」

「我,源清麿,願意終此一生支持水心子正秀,愛他、順從他、尊敬他,矢志不移。」

「請兩位交換誓約之吻。」能一本正經地說出這句話的人,的確就只有壓切長谷部。兩刀依言在眾人面對擁吻,並在大家的叫囂下,努力延長接吻的時間。

「禮成,請在場各位以掌聲祝福。」

掌聲結束「拍照活動」,接下來就是歡迎新人的時間。

P.S.:源清麿在拍攝結束後,打算「歸還」福島光忠精心製作的花球,但遭對方拒絕。

「那是新娘幸福的象徵,只可以傳承下去,不可以還呢。」某刀不但以輕挑的語氣拒絕,還啾咪了一下。

「傳承?」

結果,得到亂藤四郎的講解後,源清麿決定加插「丟花球」的環節「解決」問題。原以為沒幾個人參加,沒想到不只是未婚的情侶們,而且某個學者也擠進去鬧,最後「優勝者」是一面說「無聊」,一面站在有利位置,結果伸手一接就接到的山姥切長義。

看來下一位「新娘」的人選已定呢(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