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O七‧五

如喵所料,或者多少出乎喵意料,用超興奮表情(←出乎意料point)收下兩瓶(←point 2)蜂蜜酒的源清麿當天下午直接沒讓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晚餐都是飛快到飯廳吃飯+拿小望月特製甜品後,高速回房間去。

「喵……有點想偷看呢。」猜想到他們在房間裡做的事,作為腐喵的審神喵當然想看想聽。竟然會兩瓶都要呢,審神喵對此多少感好奇,很想知道源清麿對這種祝賀新婚的酒有多期待,連水心子正秀想阻止多拿也制止不了(雖說兩種味道的蜂蜜酒都打算給他們,但原本以為源清麿只會因不便推辭拿一瓶)。不過,今天是小望月,本丸傳統是貓咪會放棄明目張膽/偷窺BL的一天,所以只能努力忍耐。況且……

「嘻嘻,主人,次郎特調版無酒精蜂蜜酒登場呢!」次郎太刀開心地拿出他的作品遞上:「主人吩咐人家研究的無酒精調酒做好喔~~」

沒錯,是這個。

「謝謝次郎呢~~」貓咪伸爪接過,大大吸了一口:「喵,好喝!不愧是次郎呢喵!比貓給次郎試味的酒香甜多呢~~~」

「因為主人要求味道再濃厚一點,但不要像以前人家試做那款太嗆的蜂蜜酒嘛。」聽到審神喵的讚美,次郎太郎的笑容更甜更燦爛,輕搖手裡的水壺,暗示可以給貓咪加添。

「那款雖然很香很甜,但真的太嗆……喵,是不合貓口味和貓酒量太差不敢喝,跟次郎無關呢喵。」記得在那次後,次郎太刀沒再做那款酒,審神喵一面為自己的話找一個讓對方較有面子的說法,一面遞上杯,希望趁近(監)侍(護)刀(人)出現前,多添幾口喝:「貓喜歡比較清淡……說起來,好像聽日本號說過,長谷部會喜歡這類型的酒,早知道多買一點喵。」

「他已經有呢。」

「喵?」

「請不要責備日本號啊……人家答應過他不要說呢。」次郎太刀附上貓咪的耳邊:「倒了一點出來試喝後,日本號笑着說是長谷部喜歡,又可以讓他不用擔心會喝醉的程度,所以偷偷各自倒了一點回去讓他試呢。」

「喵,放心。」審神喵甩甩尾:「貓可以有次郎特製的飲品喝就可以喵。既然貓已有好喝的飲品,其他貓當不知道……喵,應該要知道,下次買的時間預他們一份喵!」

「主人這樣說,小心長谷部先生聽到後高興得櫻暴雪呢,哈哈。」

「要請次郎保密呢,因為貓大概短時間也不會再買……說起來……」審神喵望向某個方向:「希望有刀不會被那種酒灌醉呢喵。」

「耶?應該不會吧……」次郎太刀當然知道審神喵指的是誰:「平日有看過他喝酒,而且嘛,除非像亂君般酒精過敏,否則應該不會有問題呢。」

「的確喵……」審神喵想想源清麿興奮地說「兩瓶都可以?」時,水心子正秀想阻止卻捨不得阻止,之後更因為源清麿那句充滿撒嬌語氣的「記得水心子很厲害呢,一定可以全部喝光也不會醉,對嘛」而變得無奈又寵溺的眼神,多少怕有刀飲酒過量,但想想那不過是只有4%酒精的酒,與其怕水心子正秀會被源清麿親手灌醉,不如擔心有刀喝太多液體,要不斷上洗手間,嚴重打擾原本應有的甜甜蜜蜜的時間:「可惜今天不可以偷看……」

「似乎有隻壞貓咪趁我拿甜品給孩子們時偷偷多喝東西……」藥研藤四郎叉起腰,以偵察滿分的眼神望向貓咪:「還好像聽到有貓想去偷窺……」

「沒有,絕對沒有喵……呀……次郎,給貓做證呀喵~~~」審神喵立刻抱緊杯子躲到次郎太刀背後,次郎太郎忍不住大笑,自動舉手為審神喵做證,好等她洗脫嫌疑。不過,扭轉話題的結果,反而令一貓一刀臉色微變:「啊……似乎是人家問錯問題……很抱歉呢。」

「沒事……沒事喵。」審神喵搖頭甩尾:「貓每年十五夜前後都想吃蛋糕或者西洋甜品是因為胃不好呢……團子雖然很好吃,但貓不夠大家搶外,而且因為會胃痛,所以不敢多吃,又希望有點氣氛,惟有請藥研買回來,或者小豆做呢喵。」

在神刀面前隱瞞不是易事,藥研藤四郎多少佩服他的貓咪可以如此平靜地「說謊」,次郎太刀瞄了短刀一眼,故意在他面前揉貓頭,無改臉上的笑容接話:「嗯……主人的胃不大好嘛,以後調飲品前提醒人家一下,方便人家調整份量和比例,以及注意一下配搭呢。」

「嗯,到時候麻煩次郎呢喵。」

「嘛呀~~我們的近侍大人~~~」次郎太刀刻意拉長音節,輕輕「推出」審神喵:「請帶主人回去,然後今晚溫柔一點照顧主人……啊!理應每天都要溫柔照顧主人呢,雖然我不知近侍大人懂不懂……」

「他不懂,喵。」審神喵乘機插話,「狠狠地」告狀。

「啊喂!」短刀當然不會「坐以待斃」,馬上出聲抗議:「有不滿大將可以直接說。」

「喵……」貓咪攤爪,朝次郎太刀露出一個「See?」的表情,次郎太刀忍不住笑出聲,伸手拉過藥研藤四郎,在他的肩膀拍了幾下:「嘻嘻,大家都知道近侍大人一直用心照顧可愛的主人,不過嘛,偶爾要說點甜言蜜語呢。一會兒請近侍大人多拿兩塊蛋糕,吃多點小豆做的甜品,相信多少可以學到小豆甜蜜情話的能力喲~~」

「……小豆先生怎可能會說……」

「他只對人家說,近侍大人當然不曉得呢~~~」次郎太刀笑至瞇起眼:「人家還貓咪主人喲,記住剛剛的話,今晚溫柔一點,努力說多點甜蜜的話,知道嘛。若然主人明天跟人家報告說近侍大人太笨,那請不要怪人家取消近侍大人那份甜品和特飲喔~~~」

「……不用用食物威脅我也會做。」藥研藤四郎故作冷靜地回應,鼓起腮接過貓咪爪上的飲品往房間走:「蛋糕和其他點心已經拿回房間,今天已請兄弟們照顧孩子們,希望大將不要白費我的苦心。」

「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