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O

貓咪的幸福比賽結束後,就是水心子正秀,咳,天保組的幸福零食日子,超過二十盒的各式包括非那個比賽用牌子的餅乾條,味道新奇有趣,不少味道也十分好吃,加上和髭切之間的「誤會」總算得到解開,心情自然是更見愉快。

那個「解開誤會」的方式,多少和那個Pocky Play比賽有關,比賽後的第二天,髭切出陣時偷閒讚美「小美人」令水心子正秀露出幸福的表情,大大誇獎了他,即使源清麿多番推卻對方的讚美,但仍無法髭切「提醒」他,當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在一起,尤其是比賽時有多幸福,令源清麿開始回復一點自信,在周末周日兩天裡較樂意和水心子正秀分享自己的感受,以及願意說出自己的想法、意見。

殊不知,幸福時間只有一瞬。

星期一是審神喵的上班日,刀劍男士們在日間只要沒排到內番或者其他工作,大致上會很清閒。水心子正秀提議趁着天高氣爽到山上走走,順道野餐。

「一切如水心子所願。」

「清麿,那你的意思呢?」

「嗯……我應該說好主意?對嘛,水心子。」

「你應該說你的意思,不用問我。」兩刀很快準備出門上山的物品,他們怎樣也想不到會是「慘劇」的開始。

他們最終沒有上山。

原因是源清麿受到嚴重驚嚇。上山路上多少會經過草木叢生的地方,一個黑影突然從樹上落下,機動較高的源清麿立刻一手推開水心子正秀,結果被黑影逮住。

「呀~~~~」響亮、淒厲的慘叫聲連本丸主屋一帶都為之震動,被推開的水心子正秀立刻跳起來要撲過去,沒想到源清麿拍得連水心子正秀都要躲開:「不,不要過來!呀!!!」

在晴朗的陽光下,墜落之物可以輕易看清,眼前並非甚麼敵人,而是一個明顯忘記收起的萬聖節機關。

顯而易見那種。

人形的機關緊緊抱住源清麿,在他的耳邊響起喘息聲,似乎是觸動機關的關係,機關的「嘴巴」張開,吐出一根類似舌頭又濕又滑的物品,還沿着「舌頭」滴下貌似是口水的液體。被背後環抱的源清麿無法看清,也失去冷靜回首的能力,只感到自己被人緊抱,而那人的「動作」則勾起他被施暴的記憶。

他惟一勉強看到的事物,就只有眼前的水心子正秀。

「不要……不要過來……」源清麿嗚咽地喊着:「別看!快走……我……我沒事……」並且不斷向背後的「人」道歉和求情:「閣下,請放過水心子,只要閣下放過水心子……要怎樣對我也可以……對不起,剛剛實在太無禮,請閣下嚴厲懲罰……」

「不要!水心子,不能拔刀,不能背叛呀!」

當認出是源清麿的聲音的幾振刀高速趕去時,只看到一個已被斬開幾塊的機關,以及哭着縮成一團,連水心子正秀都無法接近的源清麿。

「不要……不要殺人……水心子會被他們找上呀……不可以的,快逃呀水心子,我會說人是我殺的……」

「清麿……清麿!」水心子正秀不只一次想走過去,但卻令源清麿不斷退縮,意識不清的他不斷嚷着要水心子正秀儘快逃跑,所有責任會由他承擔,哀傷的神情看得在場的其他刀劍均異常心痛,最後令他「可以」停下的原因不是因為他「清醒」過來,而是猜測他一時間無法復原,又肯狠心出手的藥研藤四郎快步上去直接敲暈他:「水心子先生,快抱源先生回去休息,換一個熟悉的環境後,希望他醒來後腦袋會清醒一點。」

「……是!」水心子正秀抱走立刻源清麿,藥研藤四郎隨之吩咐在場的刀劍們:「亂,今天請照顧他們。其他人現在去挖那隻鶴和南海老師出來!」

「是!」

在審神喵不知道的時間裡,本丸開始躁動的一天。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