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四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從沒試過那種很害怕,不知所措的感覺呢。雖然很努力沒表現出來,但,就算到現在,我沒有感覺得比較輕鬆,反而嘛……越想越害怕。請問,可以讓我知道大概嗎?我可以幫忙守住源先生嘛?我……很擔心突然有一天,源先生會消失不見,或者直接去……呃……自殺……」

有聽到電話另一側的源清麿對水心子秀說的話的加州清光沒有立刻回答,源清麿告知他和藥研藤四郎的事是如何可怕,他到現在每次想起都有要立刻殺過去殺個痛快的衝動,大和守安定因為未知道背後的情況,所以關心的重點是他所忽略的源清麿本人的狀況,兩者相比下,後者是最急切要處理、解決的事,否則或如大和守安定所言,源清麿或會在大家沒留神之際突然因為精神崩潰而消失,或者自行折刀。

「嘛……承諾很重要,你不怕源知道你知道後,反而會對源造成壓力嗎?」

大和守安定沒有回話,默默轉過電話,推到加州清光面前。

上面是源清麿傳送的訊息,裡面除了為今天打擾他們的事而道歉外,亦主動提出一旦大和守安定追問詳細時,可以請加州清光決定向他透露多少,並且明言他的情緒不容許一再回憶那些事,難以親自向大和守安定解釋,希望可以為加州清光為此感到困擾的事再次道歉。

「笨蛋,怎麼又道歉?你願意由我告訴安定,我實在求之不得,省得被他追問,又不怕因為你私下和他說而我無法及時關心他。 By 清光」

加州清光直接大和守安定的電話回覆,很快又收到源清麿的道歉,這次,加州清光決定不放過他,按下錄音鍵,咳了兩聲開口「大罵」:「白痴嗎?我叫你不用道歉就不要道歉,竟然再道歉一次。嘛,另一個小鬼不是在他身邊嗎?好歹看看他輸入甚麼!!總之,你看好那個蠢材,安定那邊我會自己跟他說……真是的,吃飯沒?吃飽的話早點休息,我們一定會盡力幫手絆着那個老頭。」

「千萬不要做傻事,你這個笨蛋今天嚇壞安定。」

大和守安定呆望那個搶了自己的電話去罵人的傢伙,幾秒後勉強擠出吐槽的話:「罵人……不會用自己的電話嗎?」

「怎麼啦,用了又不會怎樣。」加州清光回了一個鬼臉,然後一本正經地問:「安定真心想知道?」

大和守安定重重點頭。

「先吃飯,休息一會我自然會說。」加州清光的眼神迅即黯淡下來:「自私點說,源以前的事很可怕,我不希望安定全部知道,一定會有所隱瞞。」

「……嗯。」大和守安定雖然感性上很討厭伴侶過度保護的做法,但理智上明白,一旦聽到太多難以想像的事,他很大機會無法控制自己殺出去的衝動。

再者,他同樣捨不得對方因為要詳細道出相信很可怕的事,而要回憶所有細節,即使他猜想源清麿已隱瞞不少詳情,但以伴侶最近的表現,他聽到的部分已經是他難以想像、接受的程度。

吃畢晚飯,收拾好後,終於到了一點也不兒童的「故事時間」。一如大和守安定所料,源清麿當日所受的虐待遠遠超過他能想像。

虐打、強暴、人格侮辱、不可能任務……因為另一方靈力強大,而且可以用言靈的力量控制,在他們面前,身體、說話都可以無法自主,任由他們操縱,更不要提在脅迫下,「自願」為了保護水心子正秀和他們進行種種不道德交易。

「可怕」已不足以形容。或者,只能說「更可怕」的事,是源清麿通通捱過,並且把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通通完美完成至驚動更高層,變相不得不承認他的能力,勉強重新評定為「優」,可以回到「正常」生活之中。

如果不談被那些人留起的各種「證據」的話。

「……太可怕……怎麼不早點告訴大家?」早陣子,不,直至源清麿因為救白山吉光而出事前,本丸裡相信不少人,包括貓咪主人都對出身政府的源清麿抱有疑心,認為他們是政府派來監視本丸的「間諜」,雖然表面上平等相待,但多少存有不信任和隔膜。

如果早點知道,大概可以早點視他為同伴,讓他可以安心在本丸裡生活,不會拖延已瀕臨崩潰時才發現。

「老實答我,如果源剛到本丸時說那些事,你會信嗎?」加州清光的問題,大和守安定立刻搖頭否認,自己自然亦知道答案:「……的確不能說呢。況且,那種事……換轉是我肯定無法說出口。」

單是說出口已是一種恥辱,大和守安定可以理解源清麿自暴自棄的原因,而且深信他對水心子正秀那片真心。如果那人是自己,有人用加州清光作要脅的話……

「不要假設是自己!」看到對方臉色、表情的變化,加州清光立刻阻止大和守安定繼續聯想下去:「不要假設自己身陷那種處境,千萬不要!你會瘋掉……拜託……我就是知道安定太溫柔,會切身處地為對方着想,所以最可怕的事還沒說出來!不要,不要細想,知道就可以呢,好嘛?」

「這要求有點難呢,清光。」大和守安定苦笑:「那麻煩清光負責到底,告訴我怎樣轉移焦點。」

「……想想我們可以為他,為他們做甚麼吧。我沒有太多主意,怕動作太大引起其他人,尤其是那傢伙注意。」

「我們一起想辦法吧,源先生是我們的同伴,我們絕對要保護他。」大和守安定邊點頭邊為他們打氣:「絕對!要讓他們可以在本丸幸福地生活。」

「嗯,要一起加油呢,安定。」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