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六‧三

「我勸老師不要再刺激他們。」吃飽和看到有人付錢後,肥前忠廣才以冷淡的語氣說出他的看法。南海太郎朝尊沒有立即回應,以閒適的神態呷了一口聽說是從西洋引入,有特強提醒功效,而且有怡人香氣的茶後淡淡地笑了笑:「不用待我請客後說呢,我應該不是那種吝嗇的人。」


「誰知道。」肥前忠廣冷冷地回了一句,逗得南海太郎朝尊笑出聲:「呵呵,約會要出錢請客這點至少我是懂,始終事前的資料搜集我有做,若是讓忠廣因此不敢明言倒是我的實驗失敗。」


「哼,如果是其他人聽到老師這句,一定會認為老師是騙子。」肥前忠廣佯裝要起身離開,惟被南海太郎朝尊拉住手:「既然約會,忠廣為何急着離開?此舉同樣會讓人以為我是壞人。」


「這是約會再說。」肥前忠廣別過臉不再多說。


「看來我惹忠廣生氣呢。」南海太郎朝尊放下已喝完的茶,伸手要牽上對方,但有刀似乎偷偷躲開,打刀柔聲道:「我可以確認惹忠廣生氣了。」


「沒時間生氣。」肥前忠廣大步出門,南海太郎朝尊慢慢尾隨,沒走上太遠就看到對方有意放慢腳步等他:「請問可以告訴我,忠廣是否在生氣?」


「老師不是有那個測量的數據嗎?可以自己看。」肥前忠廣停步,但沒有回頭對着他說話。


「只有數據無法了解人心。」南海太郎朝尊搖搖頭:「可以猜是忠廣很在意我說『實驗』的事嗎?」


「既然老師說是實驗,我的責任就是當實驗品,沒有其他。」肥前忠廣的拳頭越握越緊:「反正老師做的只是實驗,並不是認真……老師,請放手。」南海太郎朝尊沒放開肥前忠廣,反而捉得更緊,定睛,而且認真地望着他問:「忠廣生氣了,如果你討厭這個『實驗』,我可以立刻停止。」


「老師要做實驗我無法制止。」肥前忠廣一反常態地沒甩開老師的手,語帶無奈道:「有食物做報酬,不是不可以考慮,以免其他人佔了這便宜。」


「不會。」南海太郎朝尊斷然道:「像上次所說,除忠廣外,我不會有興趣對其他人做相同的實驗。這事只要忠廣說停止,我會立刻停止。」


「怎可……老師?」因為想反駁,肥前忠廣忍不住回頭,督見南海太郎朝尊苦澀的眼神,所有反駁的說話全部說不出口,只聽到對方幽幽地說:「確是需要時間弄清這份感覺,除了『實驗』外,實在想不到其他合適字眼,如果有傷害到忠廣之處,希望忠廣可以照實告訴我。」


「老師直到現在仍說是實驗,和源大人實在無法相比。」肥前忠廣趁南海太郎朝尊放鬆手時甩開對方,往前走了幾步:「我可以和老師一起找答案,但我不希望每次看到他們時都要被他們怪責,或者有輸給他們的感覺。老師說過實驗品的事,若被當成那種實驗品的人是老師,你還能說出想做『實驗』的話再跟我說……我應該沒那種覺悟,寧願拼死殺掉要脅我的人,和他們同歸於盡。」


「我一定會給忠廣答案。」南海太郎朝尊許下承諾,肥前忠廣不想繼續在這話題上糾纏,故作冷淡地說再不跟上會自己走後,兩人再次牽起手慢慢往本丸的方向回去。


若然要經歷那些「未知」,是否願意繼續,實在是難以回答的問題。無法回答又是否代表「實驗」失敗,暫時是未知之數。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