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六

水心子正秀盯住南海太郎朝尊。

水心子正秀死死地盯住南海太郎朝尊。

水心子正秀死死地盯住會叫他做師匠的南海太郎朝尊。

「這是甚麼意思?!」深深吸一口氣,水心子正秀咆哮出一句讓四周空氣震動(?)的質問。

「肥前大人,請問記得我提醒過的事嗎?」相比水心子正秀的怒氣沖沖,源清麿的語調溫和得多,但一樣無改和水心子正秀相同的質疑和不容反對的味道:「若然記得,請不要做出讓人誤會的行為。」

兩刀親暱地十指緊扣,一面走一面故意甩着牽住手讓大家羨慕,如果現在不是某隻貓咪未起床,肯定已聽到尖叫聲。

「呵呵,不過是實驗呢。」和親密的動作不同,兩刀的表情和態度看來卻沒有一絲情侶會有的感覺。南海太郎朝尊的回答「證實」天保組兩刀的推測,而肥前忠廣的補充直接點起水心子正秀的怒火:「竟然要求他人協助你的研究,這種做法是侮辱『愛』!!」

「那敢問師匠,你又有甚麼看法?」南海太郎朝尊托托眼鏡,帶笑追問,有水心子正秀開口前,源清麿及時掩住水心子正秀的嘴巴,冷冷瞪了他們一眼:「肥前大人,既然你決定不聽我們勸阻,我們亦再無話可說。水心子,很抱歉呢,打斷你的話,而且對你的『徒弟』無禮。學者希望做實驗,我們阻止相信會變成主人提過,『妨礙學術自由』的壞事。作為胸襟廣闊、有智慧的人,水心子一定會理解,對嘛?」

「南海視『愛』為實驗,清麿……你為此受苦……不覺得受辱嗎?」

南海太郎朝尊挑眉,他想知道的事似乎可以有辦法探聽出答案,而肥前忠廣的眉快要皺成一團,未牽着手的一側,拳頭握緊得快要被指甲刺穿掌心。

答案很明顯,源清麿受到上面嚴重傷害,很大機會是那些實驗品中的其中一個。

瞄到雙方的表情、動作的細微變化,源清麿選擇轉身要水心子正秀陪同他離開,沒有回答水心子正秀的問題,當水心子正秀賴死不走並一再追問,他才淡淡地回答:「愛在每個人眼裡有不同定義,有不同的份量,請水心子明白其他人有其他選擇,不要再作讓其他人多作評價的討論,拜託。」

水心子正秀至此才明白源清麿急於離開的理由,然而,一切已經「太遲」,正要邁步離開,兩刀被肥前忠廣叫住:「老師的無聊說話可以不理。源大人,之前提過的約定會一直有效,但可以告訴我發生甚麼事嗎?」

「我要知道你『提醒』我的理由。」擔心有刀不耐煩立刻離開,肥前忠廣馬上補上他知道的事作交換:「老師說過他曾用特別方法偷看不少和刀劍男士有關的研究報告,而且相信裡面的實驗體的數目沒被計算在上面在用的刀劍男士的數字中,源大人曾經是其中一個,對吧?」

「……我不懂你說的話,作為瑕疵品,沒有被研究的價值。」聽到妻子悲哀的回覆,不用源清麿催促,水心子正秀回頭瞪了他們一眼後,立刻帶源清麿離開。南海太郎朝尊會意一笑:「忠廣,你的問題逼急他呢,難得聰明一次。」

「這種稱讚不值得高興。」

「請你吃東西?」

「我要吃商店街那個特盛二人套餐!」

「我吃不下特盛……如果忠廣願意連我那份也吃大半,我會很樂意。」

「那立即去,然後回來再談剛剛的事!」

「呵呵,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