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八‧五

一周之始(星期日),

一隻貓咪在跑。

一隻貓咪被追着跑。

一隻貓咪被不只一振刀追着跑。

一分鐘。

「嘿,就是跟大家說大將跑不動,不要太勉強她。」看完戲的近侍往「戰場」走去,很順手地拎起貓咪就扛到肩上:「連我也拿不到的東西,你們不會以為你們有辦法吧?」

「吶呢,藥研哥哥又不打扮,拿不到很正常。」亂藤四郎眨眨眼秒回,附上挑釁笑容那種:「主人很可憐呢,想看笨蛋哥哥打扮,知道問笨蛋哥哥沒用,所以只能轉而求人偶……」

有刀演戲是整套去演,不只語調悲傷,還佯裝搥胸抱不平,他身邊的初始刀也不惶多讓,直接甩藥研藤四郎一個外母的臉色:「你這小子竟然欺負我努力養大的好姊妹,害她只能找人偶抒發感受,要我承認你絕不可能!」

審神喵想反駁,但現在仍在喘氣的貓咪沒這種能力。況且,這事是藥研藤四郎惹出來,讓他受點苦很應該。

事情要由昨天,或者前晚談起。前晚審神喵開開心心拆包裹,順道向剛巧來訪的源清麿介紹。雖然身為好刀刀的源清麿沒洩漏半句首飾班、寶石的事,但因為星期六那天貓咪甩着尾巴出門說要看特別場的電影拿特典而丟下她的短刀,造就藥研藤四郎「抒發」「被遺忘心情」的機會,很順道連有貓買了很漂亮的寶石做首飾給她的人偶,也不留給他一點的槽一起吐,但又沒提他今天夾在衣服的新呔夾從何而來。

追問當然有,大家很快知道近侍刀的新配(呔)件(夾)是貓咪親爪製作,雖然只是加點膠水再隨隨便便地把一顆質素只能算還好的「石頭」黏上去的程度,但有刀一副只顧吃醋,沒一絲感謝態度的模樣,激發大家「修理」他的想法,為免被圍毆(某刀原話是自行抗辯),藥研藤四郎把某隻貓咪買了很迷你,但色彩斑爛,即使是他都會被吸引的「寶石」的事爆出,轉移了大家的視線。

不只一刀非常好奇連不懂風雅(自稱)的刀也稱讚的寶石的樣子,審神喵回本丸後抵擋不住不只一刀在群組裡的撒嬌,心忖放個照片沒關係,結果就變成現在的情況。

「貓……就說一顆石石是你們……你們的尾指指甲一半也不到……放過貓的寶貝好嗎?」「死」在藥研藤四郎肩上的貓咪終於「回魂」可以說話:「最多貓拿其他給大家用……喵。」

「大將太寵他們,難怪他們會找妳撒嬌。」藥研藤四郎甩了貓咪一下,某喵的靈魂似乎又一次飛走,所以乖乖靜下來:「我沒有的寶石,他們也不可以有。」

「吶,我們不過是看看,藥研哥哥保護太過呢!」亂藤四郎鼓起腮抗議。

「讓你們看只會得寸進尺,之後的事我應該不用明白地說。」藥研藤四郎冷冷地白了自家弟弟一眼,然後狠狠瞪了初始刀一眼:「喂,她買的東西輪不到你。」

「……不要再吵喵……最多貓出配件,貓有舊的,雖然質素就喵……但可以教大家做小手工,求大家放過貓的寶貝石石……貓,沒太多錢再買。」被「壓搾」剩餘財物的貓咪死心地提出「贖金」:「讓貓休息一會,下午,喵,下午一定教你們……」

「是大變態自己說,我們沒強逼。」加州清光回瞪藥研藤四郎:「目的達到了,我們走,記得通知源大人。」

「是(大心)。」

就是說,猫丸手工藝班不得不開班呢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