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八

「喵喵喵,喵喵喵,貓的新東西到呢喵喵喵。」有隻壞貓咪抵着背後的短刀的怨氣,梳洗過後開開心心地拆她的「新玩具」:「比想像中快到爪呢,可惜另一包似乎不會有蹤影喵。」

「雖然我很想問另一包的事,但大將,請妳先解釋這兩箱是甚麼回事?!」早幾天已經收了一箱巨型的人偶用品,聽到貓咪說那是超特價的福袋,而且給他其中一隻貓偶換上超好看又適合的髮型,藥研藤四郎勉強接受她那個大大的「驚喜」,但不到一星期,又出現包裹,而且不是一箱,是兩箱,而且聽到原本還有第三箱時,額角冒點青筋是正常不過的事。可是嘛,會作死的貓咪就是會作死,審神喵甩甩尾,若無其事地糾正:「是一箱加一包,不是兩箱呢喵。」

有短刀很想捏貓臉,雖然以量詞來說,用極小型的文件袋緊緊包起來的一小份,量詞用「包」才算正確,但以郵件計算,仍然要計一份,不能說它個子小可以放過。當他看到有貓咪郵包未拆完已去搬那個頂着他的臉的人偶來,說要給他做手作禮物時,妒意為怒火添加新的燃料。

「開……也纏得太緊呢喵。」看到層層包裹,膠紙緊纏的包裝,藥研藤四郎很想吐槽到底有甚麼要用如此寶貝的方法包裹,但到拆出來後,不其然因為眼裡之物而愣了愣:「寶……寶石?」

「喵,等級大概算不是寶石喵。或者,貓連是否真正的礦石也不敢肯定,雖然價錢比平日買的小東西貴,但以這種礦石來說……這價錢也太便宜吧,搞不好是合成。喵,貓說錯,合成要做到這種如此接近真品的效果,價格和真貨也不會有太多相差……大概有機會是用次貨加工當成高檔品推銷,但做人偶的首飾來說已算上品呢喵。」審神喵拆了小包裹後,飛快地拆開紙箱,拿出裡面用來做首飾的配件:「不愧是日本製呢,就算是配件,精緻度也較高,而且價錢不算貴。」

看到有貓打算黏黏貼貼,為人偶做一對閃閃發光的耳環,不吃醋就不是藥研藤四郎:「啊喂,妳送東西給他,不管我嗎?」

審神喵上下打量自己的短刀,氣定神閒地回了句:「你像這人偶般有耳洞嗎?沒有就沒辦法啊喵。」

「喂……這……」

「如果藥研願意穿耳洞,貓很樂意為藥研做一對耳環呢喵。」有貓奸笑:「要嘛,貓可以立刻下單買工具,或者學貓以前聽到現世的老人們的說法,拿一片薑磨耳朵,然後一根針和線用力刺進去……」

「……放心喵,不會很痛,然後藥研的耳朵就會掛着一根線……喵喵喵……」

明明只是談穿耳洞的事,但聽在藥研藤四郎耳裡好像比形容遡行軍如何攻擊更令他冷汗直冒。

「要、做、嗎?」貓咪的笑容在那一剎有比惡魔恐怖的感覺,藥研藤四郎連忙搖頭,但無改他吃醋的想法:「總之,不可以只有他有!」

「那貓看看那堆贈品和原石裡有沒有東西可以做點小東西吧。」

「等等,妳的意思是我的禮物是順便?」

「那藥研自己答貓,你會不會戴寶石?」審神喵眨眨眼,好像說他問了一個蠢問題:「你不戴的話,貓浪費石石做甚麼?以礦石計再便宜,也是接近寶石的東西呢喵,不要隨便浪費。」

「啊喂……」看來有刀不服氣,一貓一刀快要「打起來」的一刻卻感到門外有一道視線望着他們,停下動作回頭,發現溫和的視線是來自源清麿:「不好意思,似乎打擾主人和近侍大人恩愛呢,我是來向主人請准更動這幾天的內番安排,休息了幾天麻煩了大家,希望至少替回大家的工作以表心意。」

「狀態不好,多休息幾天沒關……喵……」審神喵定睛望向打刀,突然蹦出一句和主題不符的問題:「源,你的耳環是夾款,還是耳釘?」

「欸?」源清麿一愣,手很自然地隨貓咪的話摸上耳廓,輕聲確認問題:「主人是指它們?」

「嗯。」審神喵用力點頭,藥研藤四郎趁機插嘴說不要一有機會便性騷擾下屬,誰知道卻換來貓咪一句:「不是啦,如果是耳釘,貓大概可以做一些很迷你的疑似寶石的耳環送你呢喵。」

「……我想我一定會吃醋,大將。」藥研藤四郎立刻展現醋意:「大將寧願做給人偶和源先生,都不做給我嗎?」

「貓還是那句,藥研願意打耳洞再說。」貓咪秒回。一貓一刀的鬥嘴逗得源清麿輕笑,柔聲拒絕貓咪的要求,而且提醒她自己的耳環和自己的靈力、神通力有關,不是可以隨便更換的東西。

「咦?所以脫不下來嗎?」有貓咪的問題去了另一個奇怪的方向,源清麿倒是沒關係地回答可以脫下,甚至真的要換其他款式是可以,但首飾這類貼身的飾物,始終不適合隨便接受,即使是主人也不可以。

「的確呢……貓又不是水心子……」審神喵立刻接受這個答案,不過作為腐喵,當然不會放過下一條問題:「換句話說,源的耳環是可以送給水心子,當作在水心子身上留下標記也沒問題?」

「大將,妳的問題已是性騷擾!」藥研藤四郎出手制止,掩住貓咪的嘴巴,並為看管不力向源清麿道歉。源清麿不介意地笑笑,一如平日般柔聲回應:「這事從沒想過呢,似乎很有趣。」

「這可以向所有人表示你霸佔水心子呢喵!」為了BL,貓咪可是會有反制極短的能力:「如果真的不方便,做一對情侶首飾一人一件也可以……藥研,不要阻止貓!」

「我和水心子已有定情戒指,相信已符合主人的說法。」

「貓是指親手做……不要攔住貓,喵!」一貓一刀似乎又要「打起來」:「心意很重要,很久以前,本丸有過教做禮帽的課,當時大家都是為戀人、伴侶做手工禮帽當作定情……」

「聽起來值得期待呢。」源清麿笑得很甜:「若然主人有空,可否向主人請教?」

「當然可以,喵!」審神喵不知道,這是一場「惡夢」的開始。

本丸手工藝班,看來很快又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