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五‧五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而且看到大家遠去後,獨自往辦公室的方向走,並截住完成了今天任務,簡單整理戰果後甩着尾巴打算回房間休息的審神喵:「我們的人最近麻煩主上照顧,實在不好意思呢。雖然主人對大家關愛備至,但有些事請主人不要過度照顧,否則反而有誤本丸的發展。」


最初審神喵聽不懂一文字則宗的話,但金髮的太刀監察官明示暗示他在指天保組,而且語帶可惜地說兩位優秀的刀劍男士因為情愛而評級一落千丈,直接戳爆貓咪。


嗯,當時有貓發很大脾氣。


「主人為他們生氣是對他們愛的表現,可惜愚昧的愛只會寵壞原本有實力的人。」一文字則宗見成功逗貓,立刻藉故試探:「還是主人知道他們出現異樣的原因,所以對他們特別關愛?」


貓咪一點也不聰明,而且超級衝動,但是,偏偏腐女的自知之明這次救了「她」,或者天保組「一命」,無論一文字則宗怎樣試探,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禁止天保組兩刀對她洩露一字的決定,沒想到會在此時派上用場:「不知!人類會生病,人類會精神不佳,他們也會!貓怎知道原因,喵!」


多番試探,用盡觀言察色的能力亦沒發現明顯的破綻,一文字則宗相信眼前的「貓咪」確實不知情,反而她身旁的短刀的反應比較令他感興趣,可惜曾為織田信長的護身刀的藥研藤四郎不算是容易洩露想法的人,尤其當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安全帶走「他的大將」時,胡亂招惹可能帶來後患這種事他絕對清楚,惟有在臨走前輕巧地落下一句:「愛惜刀劍的主人,竟會做出不關心口中生病的刀劍的無愛決定,在我眼內實在匪夷所思……怕會影響日後對本丸的評級呢,希望主人能及時做出合適的決定,改變我的想法。」


最後審神喵幾乎用髒話罵刀,若不是藥研藤四郎及時發揮她的機動掩住她的嘴巴,大概不堪入耳的現世髒話大全會傾巢而出。


制止了貓咪罵監督官,自然要承受「反噬」,畢竟沒有報告重要事情的「證據」直接被人甩到臉上,受到教訓也很正常。


「所以,清光他們知道?」


「則宗大人在出陣時不只一次試探,加州先生他們有告知源先生和水心子先生。由於則宗大人暫時沒特別的行動,所以只能當作『過度關心』,不敢妄動。我已請亂和前田多點過去陪伴和照顧他們,而加州先生那邊則會嘗試牽制則宗大人。」


「……源,沒問題嗎?」審神喵擔心告訴他一文字則宗對他們「起疑」的事,會刺激他的情緒。


「亂和前田會注意,加州先生跟大和守先生出陣回來後都會經常過去陪伴。」藥研藤四郎低聲解說現時情況:「是有影響,但聽那小子的語氣,大和守先生在讓源先生說出真心話,接受他人幫助的能力出乎意料地強,源先生似乎較願意接受他的開解。」


「咦?」審神喵難以置信地瞪大眼。


「聽說他們性格差異很大,但偏偏因此給予源先生一個好機會細想更多可能。」藥研藤四郎搖搖頭:「請大將放手讓大家去做,不要再追問,今天妳能擺脫那個人,正正是因為妳不知道,所以無論他用甚麼方法追問、打聽,都無法從妳口中問到一絲實況。」


「喵……好吧,但有事請早點告訴貓,今天差點被他嚇死。」


「了解。」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