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二‧五

「所謂的研究,一定要有對象甚至實驗品。」南海太郎朝尊先說出在他眼裡最基本概念:「當然,研究的主題很重要,只是嘛,沒有觀察的對象或者實驗品,再好的主題也沒有任何研究的空間。」

「請老師快說重點。」肥前忠廣開始覺得不耐煩,制止對方繞圈子,不過會不會聽是另一回事。南海太郎朝尊輕笑,繼續他的「演講」:「請問肥前君有沒有看過上面那個資料庫、圖書館等地方有多少刀劍男士的研究報告?」

「不好意思,我沒那種學識去看,如果是殺人技巧的參考資料或者都會看看。」

「不是說內容。」南海太郎朝尊搖搖頭,推一下眼鏡:「我是說數量。」

「能有多少耶?大家都在忙,哪兒會有人可以讓他們觀察或者做實驗?」肥前忠廣不大滿意地反駁,但很快被老師的眼神嚇了一跳:「喂……老師,你不會說有很多吧?」

「身為學者,再多的研究報告、資料亦無法滿足我的求知慾。」南海太郎朝尊搖搖頭,看到肥前忠廣像是放心似的鬆一口氣,無奈地正色道:「以學者的觀點來說,我不會說『很多』這種空泛的形容詞,而會選擇說『遠超他們可以擁有人數的觀察和實驗數據』。」

「等等,老師,說簡單一點!」對脇差來說,打刀說的話遠遠比自己那個「很多」難理解太多。南海太郎朝尊「呵呵」地笑了兩聲,很簡單地說:「這兒只有我們兩個人,無論是可以被觀察或做實驗的人數最多是兩個人,肥前君應該懂,對嘛。」

「那當然。」

「實際上,不可能全部人都有空閒的時間接受觀察,或者去幫忙做實驗,那段日子我們大部分時間都被上面的工作追着跑。」對南海太郎朝尊的話,肥前忠廣不自覺地點頭贊同,收到對方的回應,老師繼續「講學」:「有十分一,不,百分一刀劍男士可以參與已經是很大型的研究,尤其涉及會傷害刀劍男士的靈力和身體的部分,更不大可能有詳盡報告。可是,偏偏有遠遠超過我剛剛說的人數的研究。」

前面那段肥前忠廣還覺得有可能是南海太郎朝尊的估計過於保守,但之後那句卻讓他知道事情有多嚴重。

「包括身體器官在人體適應程度的研究。只不過我無法接觸實際數字,那是從其他研究、報告引述的案例、數字去推斷。」

「人體研究?」肥前忠廣瞪大眼:「怎可能,人類是人類,我們是刀劍男士!」

「如果我說連肉質的口感和味道也有時,肥前君怎樣看?」

「噁心!」肥前忠廣叫停,不讓南海太郎朝尊繼續說:「老師應該知道誣蔑上層有甚麼後果。」

「成為被研究的實驗品的一份子?」南海太郎朝尊回答的語氣略為輕挑,但很快收回笑臉:「不能再多說,會知道、看到那堆東西,我當時用了不少辦法。人類不是有句話叫……呀,『好奇心害死貓』嗎?有些事不知道反而會較幸福。」

「老師,你懷疑上面的傢伙?」肥前忠廣的問題讓南海太郎朝尊一愣再一笑:「肥前君,記得我說過『我們為何在這兒』的話嗎?」

「我記得當時有提醒老師我們是被配屬到本丸。」肥前忠廣點頭,亦方便南海太郎朝尊繼續他的話:「不論是我們、遡行軍,還是檢非遺使,究竟『我們』為何會在這兒……好問題,吧?呵呵,我們所受的教導是因為得到人類的靈力而擁有肉身,無論身在政府,還是被審神者召喚,這一點說合理不算過份,可是,我們的敵人又從哪兒得到肉身一事,又該如何解釋……更重要是……」

「為甚麼是『刀劍男士』?」

「我不懂,老師請詳細告訴我。」

「對於那些問題,很抱歉,我仍在尋找答案。」南海太郎朝尊苦笑:「連人數相差之問題還未找到解答,更深入的疑問相信無法短時間內找到答案。」

「我或者……知道多出來的人從哪兒來。」

「喔?肥前君竟然知道我不知道的事?快說,快告訴我。」南海太郎朝尊雙眼頓時一亮,立刻逼近對方,快要將肥前忠廣壓在電腦桌上。脇差紅着臉推開快貼上自己的打刀,藉機錯開避過對方的「糾纏」:「源大人有警告過不要犯錯,有次看到老師的牙印後他和水心子大人都非常緊張,像是覺得被發現會有嚴重後果……嘖,他們連婚也訂了,一個牙印又驚訝甚麼。」

「牙印?」南海太郎朝尊反問。

「就是你買手錶給我的第二天,說起來還沒說老師,那天你害我做夢被肉包咬!明明應是我去吃肉包,竟然變成我被肉包咬,差點以為會被吃。」肥前忠廣又嘖了一聲:「他們說會有懲罰,不會是被命令去做實驗吧?」

「打聽師匠的事,我認為暫時並不合適。」剛「逃出生天」的南海太郎朝尊就算想體驗火的力量,也不希望「夢想成真」:「肥前君對牙印的感想只有那麼一丁點?」

「還是老師要我咬回你報仇……」話說出口才覺得羞恥,肥前忠廣紅着臉扭過頭不忿氣道:「我沒那種變態的癖好,要吃東西會正經地吃。」

「實在令人失望,雖然觀察到肥前君的變化,但還是無法理解肥前君的想法。」南海太郎朝尊搖搖頭,迅即被肥前忠廣回嗆:「又拿我做實驗?」

「說是實驗沒錯……」打刀再次壓向脇差,摘下眼鏡認真地望向他雙眼:「只限肥前君一人的實驗。」

「喂……老師……」眼前的臉越來越大,最後溫暖的觸感壓在唇上,肥前忠廣愣了一會兒才記得開口:「你認真嗎?」

「不知道。」

「喂!不知道亂吻個甚麼?」有刀氣得跳起來,可惜很快又被壓回去。南海太郎朝尊朝肥前忠廣輕笑:「肥前君願意和我一起找答案嗎?或者,可以正式稱你做忠廣沒?」

「……嘖,反正不准還是避不過,隨便老師。」

「呵呵,那至少這部分的研究可以開始呢,以後請多多指教,忠廣。」

「就說不要拿我做研究!!」肥前忠廣條件反射地秒回後才發現自己說錯話,迴避對方的視線紅着臉回應:「呀,多多指教,老師。」

「不打算叫我的名字?」

「不要,我不想大家知道你這種變態的研究。」

「……好吧,我尊重忠廣的意思。」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