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二

「你果然在研究他們。」肥前忠廣隱藏氣息,輕易走到南海太郎朝尊的背後而不被發現,低聲警告:「希望老師記得兩位監察官和主人的立場,不要拿他們作為你的觀察對象。」

「我在想肥前君要多久才找過來呢。」南海太郎朝尊輕笑,從電腦桌前抬頭望向自己的脇差拍檔:「正在整理檔案,肥前君既然來了就請過來幫忙。」

「就叫你不要研究他們!被大家圍攻的時候,我救不了你。」肥前忠廣壓低聲音再次提醒,眼神不自覺地瞄瞄(刪)研究室(/刪)房間的間隔的外面:「相信老師看到那天大家為源大人受驚的事如何對待鶴丸國永,若非老師最初道出有人借後不還,被綁到火上烤的刀要多加你一振。」

「呵呵,不過是遠遠掛在火上烘烤,不摔下去折不了。」打刀的語氣一副就算綁他上去都不要緊,甚至有幾分躍躍欲試:「刀劍男士的身體有比人類更強的承受能力,可是有不同研究證實過,可惜未有機會身體力行去體會。」

「不要開玩……」肥前忠廣的話被南海太郎朝尊遞起手的動作截住,打刀推一下眼鏡,回望電腦螢幕:「要看嗎?」

「……嘖,隨便老師,我沒說要看。」早就知道對方會給出這種傲嬌的答案,南海太郎輕敲鍵盤,播放了好幾段刀劍們 看到機關時的反應,像是單純嚇一跳,看清楚後就很快冷靜下來、轉眼砍碎機關、尖叫後逃走,再帶人回來「殺敵」,發現是道具後一起大笑……

「何時拍下?」脇差很快明白眼前的畫面全是今年萬聖節時期的影像,他雖然有份幫忙製作機關,但從不知道裡面藏有整組拍攝工具。南海太郎朝尊滿意地點頭,以一貫的笑容和學者語調回應:「是從陸奧守大人告訴我的一家很有趣的攝影器材專門店找來,內有靈力感應裝置,只有擁有靈力的生命體在前面經過、出現才開始拍攝……體積細小,鏡頭感光能力媲美極短,抗擊能力則超過特上‧盾兵,最重要是內置記憶體最高可以記錄數百小時……」「夠了,說一堆我不懂又不能吃的東西也沒用。」肥前忠廣打斷對方的話:「所以,那有甚麼意思?」

「看完這段,大概可以解答肥前君的疑問。」南海太郎朝尊這次不再任由肥前忠廣站在自己背後,伸手拉他到自己身邊半蹲,要他安靜地戴上一側的有線耳筒和他一起看。

「不要……不要過來……」

「別看!快走……我……我沒事……」

「閣下,請放過水心子,只要閣下放過水心子……要怎樣對我也可以……對不起,剛剛實在太無禮,請閣下嚴厲懲罰……」

「不要!水心子,不能拔刀,不能背叛呀!」

「不要……不要殺人……水心子會被他們找上呀……不可以的,快逃呀水心子,我會說人是我殺的……」

「這反應……」不論是畫面還是聲音,都和肥前忠廣印象裡的源清麿完全不同:「和平日的源大人很大分別。」

「肥前君弄錯重點。」南海太郎朝尊重新播放其他刀劍的反應的片段,肥前忠廣起初不懂老師為甚麼要他一看再看,但多看幾個人的反應後,開始發現一件事:「他……沒發現是道具?怎可能?不……那東西被砍碎後也沒發現,太不正常。」

「看來肥前君發現了。」南海太郎朝尊收起笑臉,眼神凝重地道:「我承認我的設計很精細,但在陽光下任何人應該可以一眼看出那個只是機關人偶,我認為即使主人弄掉眼鏡,人偶被斬成碎塊後,她亦能分辨出那一堆並非人類屍體。」

「不可能……我不懂……」

「我的推測,是源大人那刻的『時間』並非『現在』。」

「請老師說清楚一點!」

「噯呀,太大聲會被外面聽到。」南海太郎朝尊確定肥前忠廣可以保持安靜後繼續解釋:「我認為那時候源大人的腦海被昔日之事蒙蔽,令他失去判斷能力,作出和以前發生相若事件時的自然反應。」

「那種……」被瞪了一眼後,肥前忠廣立刻「降低音量」:「那種反應怎樣看都是不自然……本丸有哪些事會令他會變得那樣怪?」

「你搞錯一點,不是本丸。」南海太郎朝尊搖搖頭:「他們比我們遲配屬到這兒,會讓他有這種可怕的反應的事不可能一點風聲也沒收到,比較相近是他在粟田口家的劍的事發生的情況,但現在看來亦和現在一樣,是以前的事所引致的結果。」

「不在本丸……老師,你的意思不會是……」

「無需說出口。」南海太郎朝尊定睛望向肥前忠廣:「記得我剛開始時的話嗎?很多研究都會顯示……有能力從事刀劍男士大量研究的機構……」

「時……」知曉答案不能洩漏,肥前忠廣立刻掩上嘴巴。

「看來傳聞是真實存在,那些讓人不得不質疑刀劍男士存在理由的傳聞。要聽嗎?」

「老師,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