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九‧五

「很意外呢喵。」技巧的事,審神喵不會懷疑上次有參與的刀劍們,或者說多少會了解他們的「實力」,尤其像加州清光這種手藝高超的傢伙,做了一套比專業人士還要精巧的樹脂指甲這種事,完全是意料之內。意料之外是屬於源清麿:「手工很纖細喵……完全看不出打擊62呢。」

會提到打擊62,是因為在源清麿手旁的水心子正秀的手工,或者說攻擊比較貼切,完全反映在拼合材料上:「哇!」看來又有刀折斷配件呢。審神喵嘆一口氣,提出建議:「喵,水心子不如試試只需要黏合的做法吧,看來要用扭轉的做法不適合你呢。」

一下把金屬幼條扭斷,相信是技能的一種。

「對……對不起!!呀……很抱歉,我的主人,是我的過失,浪費了我的主人的材料,希望我的主人見諒。」可憐的打刀立刻道歉和「求饒」,貓咪心忖她平日應該沒演壞貓角色,不用用這種台詞。

「源……你教水心子好嗎?你的手工在貓之上耶,很厲害呢。」審神喵這隻貓咪不過是掛着「老師」的名銜,實際上不少刀劍的手藝都比她好,她最重要的「作用」大概只有被壓搾物資和提供一些較現世設計的意見。不過嘛,源清麿的靈巧、細膩的動作在她或者不少刀劍眼裡,仍然出乎意料地賞心悅目。指尖的動作優雅、精細,扭轉、屈折各種配件時的力度恰到好處,彷彿是一個熟練的職人,指尖的舞動讓人目眩神迷。

「不過是熟能生巧,相信主人若有時間多加練習,絕對會做得比我好呢。」源清麿溫柔地予貓咪主人一個下台階,並不忘讚美水心子正秀:「以水心子第一次試做來說已經很厲害呢,水心子非常聰明,我知道他一定會很快作出非常出色的作品。」

「清麿……我已經弄壞好幾個配件。」水心子正很想哭,過度的稱讚除了會帶來壓力,還會令他感到羞愧:「不值得讚美。」

「放鬆點……嗯……水心子平日抱我時很溫柔呢,以同樣的心意去對待每件配件、材料……主人?」

「多謝招待。」看着源清麿溫柔地握上水心子正秀的手教導,再配以上面的「台詞」,足以讓腐喵腦補至鼻血直流,旁邊的加州清光一手拉開滿腦BL的貓咪,順手貼一塊手帕到她臉上讓她自己擦鼻血,隨之塞她到看不過眼,已自動站起來讓出座位的大和守安定的椅子裡:「嘛,幸好剛完成基本的繪花丟去照燈,否則真的不想救妳這隻大變態呢。」

「嘻嘻嘻……」腐喵傻笑:「清光只顧做指甲,這次不為安定做飾物嗎?」

「鼻血還沒止還想討BL糧?」加州清光瞪大眼:「大變態果然是大變態!」

藥研藤四郎一直看着,見貓咪被她的好姊妹兼初始刀教訓,毫不客氣地當着貓咪面前大笑,氣得貓咪爬下椅子,蹬蹬蹬走過去用力踩他一腳:「喵!」

「力度太小,沒作用呢,大將。」

「喵喵喵喵喵!」

「不懂說人話就只會是普通的貓咪,不可以留在這兒妨礙大家做手工呢。」藥研藤四郎壞笑:「我說得對嗎?大將。」

「貓今晚才找藥研算帳,喵!」審神喵的反應和表情實在太讓人拍案叫絕,眾刀劍男士都忍不住大笑,包括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可憐的審神喵發現自己成為被「圍攻」的一隻,惟有乖乖喵一聲後,繼續做「正經事」,教大家做簡單的首飾和其他手工。

不能吃BL糧,而且是看到他們一雙一對互相為做首飾也只能不能吃很慘。貓咪悄悄打開記憶體(誤),暫時記住眼前的畫面,留待之後慢慢腦補。

絕對不可以再被發現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