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九

「喵喵喵!喵喵喵!」大廣間很快準備妥當,待午飯後,審神喵就被大家「抬」到大廣間「邀請」她教大家做手工配飾(當中包括明明自己很會做配件的加州清光),抵不過大家的可愛的懇求眼神(他們出動的「人手」大多數是短刀),貓咪放棄掙扎,舉爪投降說回房間拿基本材料後會過去教他們做簡單的首飾。

「吶,我們要幫主人拿東西呢!」

「是!」

你們這種叫搶掠呀喵!!!

審神喵在心裡吶喊不可能被聽到,加上早已看一大堆材料塞着地方看得很不高興的藥研藤四郎的「背叛」,可愛的短刀們很快就成功搬走一堆貓咪堆在角落舖滿塵的材料包。自知自己的短刀沒有「繳出」礦石類材料的貓咪,乖巧地自己去挖人造「寶石」和UV膠+模具套裝,自己往大廣間的方向爬。

由於貓咪的爬行速度比石切丸的機動低的關係,到審神喵爬到大廣間的時候,大部分物資已被分發,外加少量「爭執」。

「這個只有一個,我想要耶。」

「吶呢,不可以呢。只有一個嘛,要給源先生……啊……這個很好看呢,那要給水心子先生,讓他做首飾給源先生。」

「嘛,是給他們的話,我惟有放棄呢。」

「哇!請不要!已經很多!」「受害者」水心子正秀似乎已被「欺負」太久,所以童稚的聲線和臉蛋已無法收起來,只顧得上瘋狂揮手拒絕。不過,瞄到審神喵出現,言行表情立即換回符合刀設的形象:「呀……我的意思是希望諸位不要浪費我的……我們的主人之物。諸位對清麿的盛情和厚愛叫我非常感動,我等會銘記於心,請諸位別再過於客氣。」

「喵,有人說過你的正經程度要超過長谷部嗎?」審神喵馬上吐槽,可惜下秒已顧不上更多:「喵呀!不要,不要搶呀喵!」

會聽貓咪的話才怪呢(笑)。

「哇!是網絡上介紹的,現世手工材料UV膠呢!」

「這不就是現世美甲saloon的原料嘛,我不做首飾了,想做一套新的指甲!嘛……大變態,我相信妳會批准耶。」

乖巧的貓咪從來難以拒絕可愛的刀劍,現在來一個雙倍攻擊,能勝過才怪。

「喵,貓拿過來就是給大家用呢喵!」

「雖說是主人的一番美意,但要用贗品去做飾物實在太失禮。」和上次一樣,虎徹家的真品打刀立刻作了一個決定:「浦島,請你去我的房間拿我的寶石收藏來!」

「不用呢喵,貓這次的配件是很久以前沒多少錢用時買,有機會變質和壞掉呀!不要浪費你的寶石呀喵!」貓咪制止無效,大廣間很快出現一個寶石箱。幸好,亂藤四郎用了一個足以誘惑對方做和自己相同選擇的理由,令蜂須賀虎徹自己拿回寶石箱收好:「吶呢,雖然成品會是膠,但是呢,只有這方法可以親自調自己想要的寶石色彩,而且可以做出混色『寶石』的效果呢。不只是可以做出代表自己和另一半的獨特色彩,一家人的代表色可以同時出現在一顆石裡,成為一家人彼此的證明呢。親手製作嘛,特別有意義耶。」

大家目睹蜂須賀虎徹飄着櫻吹雪,究竟他是想到和長曾禰虎徹做一顆贗品寶石,還是一家三口(?)的「寶石」,相信很快便會知道。

「我可以補充一句,要做成特別的指甲花紋也可以喔。」加州清光接着開口:「那瓶東西很神奇,在網上看過很多次,可惜只有現世能買到,大變態……我是說主人啦,願意拿出來給大家用,也是一種很大的賞賜呢。」

看來那瓶UV膠今天會壯烈犧牲。

審神喵為自己的錢包心痛半秒,請藥研藤四郎把房間另外正在用那半瓶UV膠都拿過來:「喵,貓這次只出這些,大家要分享,不要獨自一個人用光呀喵。」

「呀……那我的指甲片怎辦?」加州清光悲鳴。

「你只准做一套,喵!」貓咪秒回:「總之,再多貓這次也不拿新的出來,不是說做手工嗎?到時候,輪流讓那些東西照紫外光燈也照半天的話,很難在今天裡完成呢喵!不要忘記,膠水也要花時間乾透喔。」

「知道/是!」在場的刀劍齊聲應道,既然已經分配材料了,應該可以開始上課吧?大概。

不管了!再拖下去,今晚的晚飯不用吃了。總之,現在開始上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