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三‧二五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然想回到房間拿換洗衣服去梳洗休息,但又不放心獨留對方一人,怕他會去找天保組麻煩。幸好?大俱利伽羅剛好出門蹓(刪)貓(/刪)南泉一文字,看到自己家的貓咪,一文字則宗忍不住走過去逗貓和貓奴,見太刀已離開,長曾禰虎徹和蜂須賀虎徹對望一眼後亦往房間走,惟蜂須賀虎徹回去前禁不住回頭再三確認一文字則宗是否仍在逗貓,直至他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


「噯呀,不多留一會嗎?」頂着大俱利伽羅的怨念,一文字則宗一面逗玩其實不大願意跟他鬧的南泉一文字(可惜有刀就是敗在逗貓的手法上),一面偷瞄四周的情況,到其他同行的成員遠去一段時間就開喃喃說出對另外兩刀來說意義不明的話,南泉一文字不大服氣地吐槽道:「是御前要我留下來呀喵!」


裝模作樣地糾纏一「貓」一刀(咳),問了些令他們尷尬到爆的問題(只限南泉一文字,大俱利伽羅的表情沒太大變化),最後還是逼得貓咪的照顧者默默撈起自己的貓咪帶回房間休息後,一文字家的御前大人整理一下衣裝,用神通力卸甲後就直接往天保組的房間走去。


「呵,小子們的動作挺快呢。」看着空無一人的房間,一文字則宗甩甩他那頭金髮,興緻越來越高:「可愛的小傢伙們,看來藏着有趣的事呢,可惜現在去打擾會惹人嫌,懂得適時忍耐和後退是一種愛呢。」


同一時間,屋頂上的兩刀望向一文字則宗離開的方向:「果然,他在懷疑你們。」

「說不上懷疑,我們受他們監管,有異樣會來視察是人之常情。」

「我勸你不要過於天真,若果只是為了掩飾心裡的擔憂,也請找一個不會洩漏你們身份的理由,即使在我面前。否則嘛,老實一點較好。」

「很抱歉,這一點我實在及不上我的清麿。我一定要追上去才有辦法保護他,感謝初始刀大人的提點和你們及時告知並暫時帶走清麿。」水心子正秀點頭,同時補充他剛才那番話的意思:「剛才的事,我是有意告知初始刀大人,近日你們要和他一同出陣,有一個心理準備比較適合。」

「嘿,謝謝你們的信任呢。」


兩刀會在屋頂觀察,要從沖田組回到本丸開始說起。兩刀在庭院時邊吵邊說要到辦公室一事其實是假,往辦公室走上一段路後,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就快步往天保組的房間走,在虎徹組的「協助」下,拖延了一文字則宗往天保組那邊走的時間。直接向他們明言一文字則宗似乎要找他們麻煩,並為了詳談和安撫被嚇一跳的源清麿,他們兩刀分別帶天保組兩刀各自去不同的地方;加州清光拉着水心子正秀到方便觀察附近的情況外,也可以有一個較安全的地點傾談;大和守安定則帶受驚的源清麿到他們的房間,即使一文字則宗找上門都只會看到空無一人的房間。


沖田組之間沒有在事前討論過任何「行動」,只憑他們對彼此的認識和默契,成功拖延一文字則宗找上天保組的時間。


「初始刀大人,請問可以詳細談則宗大人試探你們的事嗎?」看到監察官二號貌似放棄,往自己的房間走而沒再去找其他人,水心子正秀總竹算稍為安心下來:「清麿最近的狀態時好時壞,我不放心他一個人,若果可以,拜託儘快說明。」


「安定會照顧他呢,就請水心子放心吧。」加州清光望向水心子正秀:「嘛,你打算用甚麼身份和我說出那些事?」


「咦?」


「我的意思是……」紅色的打刀狡黠地笑了笑,緋紅色的眼珠透着一絲邪氣,但又不失可愛,可愛又淘氣的笑容向眼前的政府刀:「要繼續叫我做『初始刀大人』,還是『清光君』?」


公事還是私事二選一,可惜這並非水心子正秀擅長的事。


「只能選一個喲,這種事不是可以隨便一個人我都會回答呢。」加州清光的眼神充滿笑意:「請問希望我以怎樣的身份回答?」


「拜託了……」無論如何都要一個答案嘛,為了最深愛的人,一定要給予最適合他的選擇。水心子正秀思考片刻後向加州清光開口:「初……不,清光君,請問可以幫助我們嗎?我不希望清麿再陷入危險,或者受到不必要的驚嚇。」


「我想保護他,可以嗎?」


「嘛……你要保護源,沒人會阻止得了。」加州清光輕笑:「既然是朋友,當然不會袖手旁觀,對嘛?」


「感激不盡。」


「如果認為我們是朋友,說『謝謝』已經足夠,太客氣會讓令人覺得見外呢。」加州清光慢慢道出在出陣時一文字則宗不只一次的試探情況:「……無論如何,我和安定會注意,希望可以反過來套取他的取態。」


「拜託了。」


「包在我們身上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