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七

「貓不管,貓下班了,甚麼也不管,喵!」有隻貓咪下班回本丸後變成撒野的小鬼:「累,貓只想吃呀喵!」

「哎呀,那今晚的火雞怎辦?」感恩節那天會由近侍刀和他的配偶(亦即是貓咪)分派火雞和配菜+醬汁是本丸的「傳統」,沒想到有貓今年會當壞貓咪在撒野。燭台切光忠柔聲提問,希望審神喵改變主意,可惜有貓就是壞,繼續撒野不聽:「不要,不要……睏,喵。」

「燭台切大人,就請放過大將。」近侍沒像往常般「提點」貓咪要注意言行,反而為她「求情」:「大將最近體力較差,下班後需要多加休息,不適合站在餐桌旁分派食物。」

「既然主人身體需要休息,勉強反而失禮。」燭台切光忠施禮後退,說今晚可以安排預先拆肉的火雞和配菜、醬汁讓大家自己取用。

「喵!不要!」有貓又撒野:「不要不要不要呀喵!火雞要整隻放出來,喵!」

「啊喂,大將,不要太過份!」藥研藤四郎見有貓得寸進尺,終於忍不住教訓她:「我替大將說話不代表我會放任!妳自己說妳不去幫忙,又怎樣處理!」

「喵!找其他人!」快要在地上滾的貓咪坐好,乖乖地說出她的想法:「沒說過一定要我們啊喵!」

「那請主人指定人選。」燭台切光忠趁機插入對話之中,以免一貓一刀吵起來,溫和的聲線和眼神,絲毫不像有心打岔:「以往由主人負責,我認為請主人決定人選比較理想呢。」

「喵……一雙一對的夫夫就可以……喵!先請清光和安定,清光是初始刀,第一組去負責最合情合理呢喵!」

「我總覺得大將是為妳的奇怪腦補找材料。」藥研藤四郎毫不客氣地吐槽,被某小子搶了工作當然不可能服氣,但讓他更看不過眼的事是有隻自稱很累沒精神不想動的貓咪,現在雙眼閃閃發亮,絕對滿腦BL,正精神翼翼呢。

「要你管,喵!」果然很精神,有貓立刻吐出舌頭裝鬼臉,一旁兩個小刀靈忍不住搖搖頭,不過其中一個好像很快也變成和她相同的眼神,雙眼閃閃發亮地期待着之後的BL大餐。

燭台切光忠打算去告知加州清光審神喵的決定時,貓咪突然舉爪叫住他,很順爪地加了一對幫手:「也請水心子和源去輪流幫忙吧,其他人去幫忙也可以,若大部分人拿過,可以麻煩燭台切像最初說般,把所有肉肉拆下來方便大家拿嗎?」

明白貓咪主人想看一會她常說的BL,滿足過後不會再鬧,燭台切光忠欣然答應。

「喲,大將。妳猜猜妳的『命令』,會不會叫沖田家那兩位打起來?」藥研藤四郎一副等着看戲的表情,畢竟切下火雞肉和放置配菜、醬料的「人選」的意思,在本丸裡基本上全部人都知道,以沖田組兩刀的個性,大概可以肯定為誰可以切火雞的事吵起來。

「喵……不會吧?」貓咪後知後覺地呆住。

「妳說呢,大將?」藥研藤四郎狡滑地笑,期待一會兒可以在手入室「處置」加州清光作樂。至於大和守安定嘛,因為短刀很肯定加州清光捨不得向大和守安定出手,所以受傷的人永遠只有他一個,就如平日他們的「日課」一樣。

可惜(?),藥研藤四郎期待的事沒有發生。聽到燭台切光忠轉達的「命令」後,未待加州清光反應過來,大和守安定已「霸佔」分派配菜和淋上醬汁的工作,以包含「警告」的方法:「清光不要以為我幫忙做主人平日做的事,是承認我是清光的妻子啊,我們都是男人,怎樣說都只會是稱呼相同的伴侶。如果清光敢因為這事佔我便宜,就算是說嘴上說說,我也一定要你首落做賠償。」

認真的眼神,刻意散發的殺氣,嚇得加州清光甚麼也沒做也乖乖合掌道歉:「我不敢我不會,拜託安定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要首落我。」

「還在說無聊話嗎?再不快點大家都肚餓了。」大和守安定白了加州清光,率先往剛推出來的巨型火雞(其中之一隻)走:「清光先去找水心子先生他們,主人說要他們幫忙接力,去談談時間分配比較好耶。」

「知道啦。」沒想到,加州清光之後帶着天保組兩刀過去:「他們說沒試過幫忙切火雞和分配菜,所以想來學習。」

「我們都是第一次做,沒辦法教耶。」大和守安定眨眨眼,然後輕笑:「反正就是一個把火雞切成小塊,另一個放配菜和淋上醬汁,不會太難。」

「安定不要打算隨便丟上去,那會一點都不可愛!」加州清光立刻抗議,然後換來大和守安定不懷好意的反駁:「我有說好如果是我分配菜的話,我也不算清光的妻子,但清光要搶來做的話,我今晚一定會叫清光做好太太呢。」

「喂!安定這樣可是不公平!」

「妻子?啊……很抱歉,打擾兩位實在不好意思。」水心子正秀插話:「記得曾聽過大家提過這問題,但不懂內裡詳細規則,可否請教兩位指教?」

「直接問就可以呢。」加州清光笑起來,覺得水心子正秀一本正經的表情很好玩,簡單解釋後提醒:「向朋友問簡單的問題時太客氣,會以為你當我是外人。」

「呀……」有刀立刻炸毛,逗得加州清光大笑,一如他所料,水心子正秀下一句就是那種很「見外」的語句:「很抱歉,剛才是我失禮,請加州大人……呀……清光君見諒。」

這下子,連大和守安定也忍不住跟着笑起來,不過他倒記得提醒他們要快點去準備分火雞的工作,以免大家餓壞。經過商量後,沖田組先分火雞,半小時後再到天保組,再半小時後就請燭台切光忠「處理」剩下的火雞。

沖田組時,大致上相安無事,頂多有隻貓咪甩着尾巴過去要求加一份BL糧,然後被加州清光輕輕鬆鬆打發,反倒是天保組去分火雞時,南海太郎朝尊和一文字則宗先後以拿食物為名過去打擾,前者未正式作怪就被肥前忠廣用過肩摔直接丟回他們原本的座位去,絲毫不差地落座那種,後者則是加州清光快步過去攔下,藉詞拖他回到一文字家的座位。

察覺他們被針對,沖田組兩刀之後的時間不敢離開天保組太遠,一直守在附近,結果最後天保組沒在長桌那邊待上半小時便被心思細密的蜂須賀虎徹硬拉長曾禰虎徹過去接下「工作」而結束。加州清光並不放心讓他們兩刀回到他們原本的座位獨自進餐,和大和守安定很有默契地一起把自己的座位搬過去,在「宴會」的餘下時間守在他們身旁,即使他們想輪流出去拿食物,兩刀都輪流陪同在側,以防任何一位有機會被其他人纏上。在遠處的亂藤四郎隱約察覺奇怪之處,很快讓他們連出去拿食物的機會也「失去」。

「兄弟們,加州先生還有水心子先生那邊很缺乏食物和甜品呢,大家知道要怎樣做嘛?」

「是!」熟悉的回應,足以讓天保組知道今晚不要打算有機會靜下,但要說也是一件好事,他們很清楚自己還未有辦法妥善地面對某些人。

麻煩大概在沖田組那邊出現,加州清光面對滿桌的食物慘叫:「救命,這樣多怎可能吃得下?」

「一切拜託清光呢,我吃不了這樣多。」大和守安定淡定地回應,然後源清麿輕笑,道出相若的句子:「拜託了呢,水心子。」

「是……」被指名的兩刀苦笑,今晚肯定會吃得很飽(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