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六O‧五

事件的翌日,兩刀在起床後向燭台切光忠請求借用廚房。收到別人的大禮,縱然是賠禮,亦應該回禮以表達感激之意。由於源清麿暫時因為外面的人潮而難以親自出門選購,又擔心臨近聖誕、年末,致送貨時間大幅延誤,所以天保組決定親手製作點心送過去(材料託亂藤四郎幫忙買,製法則向小豆長光請教)。

然後他們就在午飯後,先向山鳥毛約定適合和一文字則宗見面的時間,再把他們製作的曲奇帶去一文字則宗獨居的房間。

「不方便說嗎?」聽到源清麿的自白後,一文字則宗苦笑:「是老爺爺不值得信任?」

「清麿並非那個意思,請則宗大人不要誤解。」水心子正秀見源清麿開始想逞強,立刻把他拉到自己的身上:「清麿說過,他暫時無法再提過往的事。惟一希望澄清的事,大概只有事情不如則宗大人剛才所說,是在我們離開時之政府,配屬到本丸後發生,而是任職期間受害。」

一文字則宗毫不吝嗇他的反應作為回應,作為善意的回饋,沒漏看對方反應的源清麿勉強自己的承受能力,抬起頭給予更多資料:「不只是暫時沒心力說,亦是不知道。他們不只覆蓋了臉,也用咒封鎖他們的靈力氣息無力讀取,但仍能運……」

「清麿,不要再說,你臉色已變。」水心子正秀打斷源清麿,用點力壓他的臉到自己的肩上:「要停了。」

「……抱歉。」

「不用跟我或者則宗大人道歉。」

「呀,無需和我道歉呢。」

水心子正秀和一文字則宗同聲秒回,一文字則宗頓了頓後續道,手裡想搖扇子,可惜伸手過去拿才記起已贈給眼前兩刀:「難怪我那個當家的會說你們是受傷的雛鳥……被折去翅膀還在逞強,若不是先前的事讓你大爆發,甚至現在仍無法痊癒,相信大家仍被蒙在鼓裡呢。無法自愛,又如何去愛人和被人所愛?再封閉自己下去只會讓自己靈力耗損至無法維持人形,你已發生過一次,再有下次無法保證你們之間的愛的力量足以叫你回來……嘿……連我的人都敢動,無須知道是甚麼事呢,我一定會找他們出來,再用好方法好好招呼他們,哇哈哈哈,就要他們知道我對自己的人愛得多深沉耶。」

「請不要,我怕會讓他們追蹤上水心子……呃……」

「老爺爺的手段可不少,請你們放心呢。」一文字則宗輕笑,眼睛盯住源清麿掛在鎖骨位置的鍊咀:「好東西呢,可惜是未成事的照片……還是年輕人會有好消息讓老爺爺高興一下?」

昨夜兩刀最後選擇用來做鍊咀的照片,是他們在拍婚紗照時掀起頭紗的一幕。

源清麿朝水心子正秀點頭,請他老實回答。水心子正秀嘆一口氣,附耳說了句「不用太退讓,也請一會兒不要搶着認罪」後,老實承認兩人已私下發誓結緣,而且註明是他的要求,在源清麿幾乎消失的那天正式決定。

「呀,被瞞了很久,似乎老爺爺的觀察力還未到家。」一文字則宗搶先制止他們道歉,溫和地笑笑:「改天會請人送上賀禮,希望你們不會嫌老爺爺出手太慢。已承諾的事不會改變,就請你們安心沉浸大家的愛之中療傷,有甚麼需要儘管使喚一文字家的人。」

「這實在太客氣……」

「不准拒絕,這是命令。」一文字則宗輕笑:「就當是老爺爺無法讓自己的人安心,亦沒有保護周全的補救手段,若然你們客氣,我會視為看不起身為監察官的老爺爺以及一文字家喔。」

「是……感激不盡。」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