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六六‧五

「抱歉我讓主人誤會水心子的誠意……」回到房間後,源清麿第一句話就是向水心子正秀道歉。


水心子正秀回到審神喵房間接刀時,被狠狠……以源清麿的標準,被審神喵「教訓」了一頓。貓咪主人一再強調就算他們兩個不打算去人多的地方,也可以到後山、海邊等等地方玩,或者找一個較特別的地方喝茶吃點心作休息。


水心子正秀當時一反常態,除點點頭外再沒其他表示,沒有答應或者否決,審神喵怕他這個反應是因為最近「強逼」他花錢太多而感為難,所以立刻提到可以支援一部分金錢,水心子正秀未待她說完就回答:「謝謝我的主人的好意,清麿看起來很累,請先准我帶他回去。若然我的主人有要事希望商討,待清麿睡下後再請教。」


說得如此嚴肅、正經,純然要談BL的貓咪自然不好意思繼續,再三提醒這幾天不是不准許他們幫忙其他人,但希望他們抽出更多時間相處。


「清麿為甚麼道歉?」沒有和平日一樣直接說不用道歉,水心子正秀反問過於習慣每事道歉的對方今次道歉的理由。


「……就是回答不夠恰當,令主人誤會水心子未有善待我。」源清麿低下頭,語氣、表情盡是歉意和內疚。


「我的主人並出言責怪,請清麿理解。」水心子正秀仔細觀察源清麿的反應,發現他比片刻更退縮,低聲續道:「若我的主人有對清麿說出責備的話,請清麿如實告訴我,我定會向我的主人澄清。」


「……算不上責備……是我未盡本份,抱歉呢。」源清麿的話間接證明審神喵有責備過他,水心子正秀心痛之餘,多少猜到理由。要他「學懂」自己的回覆在他人眼裡是多令人擔心,可能要用「心狠手辣」的方法。


「有本……我的主人的本子想請清麿看。」水心子正秀從衣服裡抽出一本「偷」回來的書:「我的主人那天表示此書不適合我們,不過既然已放進小書房,相信代表可以外借。」


源清麿頓時愣住,以他所理解,丈夫為人不會做出這種偷偷摸摸的事,尤其那書是主人之物,她之前有「命令」說他們不適合看,自然任何理由下都不去看……但……


「事先告知清麿,故事是悲劇,而且我相信是審神者的創作。」水心子正秀按住源清麿準備打開本子的手,要他先聽完自己的話:「但,借我的同體的口,說出我的心聲。」


故事和大部分本子愛描寫的悲劇相似,只是這個故事的「取材」來自天保組。因為任務失利導致故事裡的源清麿無法修復,而屬於他的水心子正秀有嘗試保護他不至折斷,但付出過多令他同樣陷入折刀邊緣。


想救的人最終失救,那位源清麿的靈識臨消散前有請那位水心子正秀忘記他過幸福的生活,但結局嘛……


「我說過,我的清麿就只有你一個。」知道對方已看到結尾的水心子正秀說出他說過不只一次的話:「我會承認是我的妻子的『源清麿』,就只有你一個。一旦我的清麿折斷,我一定會折刀尾隨。」


平靜的語調,有別漫畫裡的角色悽厲的哭喊,但源清麿不知不覺間將兩個「水心子正秀」重疊,腦海泛起他被配屬到的水心子正秀因為自己折斷而哭叫、自盡的畫面:「不……不要……水心子……」


反應之大出乎水心子正秀意料,他立刻伸手抱緊對方並柔聲在他的耳邊安撫、道歉。雖然理性上,源清麿很清楚剛才看的「只是一個故事」,但感性上他此刻很清楚知道,一旦他有事,不,貓咪主人說過他看上去像心已死的種種反應,會讓最深愛的人有多痛苦:「對不起……抱歉呢,我……我好像一直讓水心子難受……對不起,對不起……」


兩人互相道歉不知多久,直到門外不知何時出現的小茶几和已冷掉的晚飯被他們發現,才為對方擦乾眼淚,牽手出去拿晚飯一起吃。


「清麿……」飯後,源清麿罕有地讓水心子正秀從背後抱住自己,而且不是要故意滑下身體方便自己可以隨時望到對方的臉的抱法,而是兩人身體緊貼的擁抱。水心子正秀第一次正式可以從背後把頭擱在妻子的肩上和對方談心:「記得我答覆清麿時的話嗎?我說過不懂可以去學……我因為清麿學會甚麼是喜歡,還有愛……可以再給我機會學如何和清麿戀愛嗎?我很努力,很努力看了很多不同的書。我的主人的珍藏不少提及兩個人如何相處,怎樣約會,還有體諒、愛惜……可以嗎?請問可以給我這個機會嗎?」


「我是水心子的妻子,只要水心子不放棄,永遠都是機會呢。」源清麿柔聲回答,惟習慣讓他苦笑一聲後續和平日相似的話:「水心子不介意我是不及格的妻子就可以。」


「怎!……抱歉。」水心子正秀條件反射地想反駁,幸好及時收回,否則源清麿的耳朵肯定要受罪。深吸一口氣,在臉頰上落下「啾」的一吻,水心子正秀再次抱緊對方:「沒關係,我也是不及格的丈夫,我們一起學。」


從一開始被教育「付喪神是物品」、「物品不會有感情」的他們,有重新去學習的理由,也有互相體諒、扶持的「藉口」。


「嗯……」源清麿主動覆上水心子正秀抱住自己的手:「如水心子所願……不……我們要一起加油呢。」


「是!」


「吶……所以水心子是不是已決定?我說約會……」


「如果清麿喜歡,我會努力!」


「嗯,就請水心子加油。」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