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六八

「便當!便當,拜託呢。」小刀靈們左右各一拉着藥研藤四郎一角的衣服,雙眼閃閃發亮地向他撒嬌:「爸爸/Papá。」

「行,行,我現在先準備明天的溏心蛋。」幾經艱苦,以「向燭台切光忠討教」去換取兩個「孩子」的信任讓他準備便當的短刀,一再請他們先回去等失敗後苦笑:「你們不放手,我很難準備。」

「不行,如果我們放手,爸爸/papá一定會亂加調味!」兩振模造刀小刀靈異口同聲地反擊:「燭台切老師/哥哥有教過我們做呢,我們要監視爸爸/papá!」

「好,好……」孩子控,尤其是女兒控的藥研藤四郎不得不投降,乖乖「拖」着兩個小刀靈去準備明天「學校旅行」用便當中的涼菜部分。

因為第二天是「學校旅行」的關係,晚飯後的廚房很多刀劍男士在忙。

「吶……水心子……明天想吃三文治。」雖然答應了和粟田口的刀劍燒烤(在亂藤四郎熱情的邀請下),但因為亦答應他們準備一些小食作分享,所以現在源清麿現在難得趴在水心子正秀的背上撒嬌:「上次水心子做的三文治很好吃呢。」

「……呃……清麿想吃我一定會加油……不過,請清麿先鬆開手。」水心子正秀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道,他實在不好意思說上次的三文治不過是依照食譜,把材料丟到會自動製作的麵包機裡製作,然後第二天再抹上同樣跟隨食譜調的醬、夾上餡料做出,說不上甚麼技巧:「那個……然後回去等可以嗎?」

「我想看水心子把材料放進去耶……」源清麿用眼神示意旁邊已準備好的麵包機:「很期待呢。」

「呀!!!!!」水心子正秀嚇得呆毛也繃直:「清……清麿知道?哇……對不起,上次騙了清麿……」

「騙了我?是水心子放進去不是嗎?」源清麿鬆開手,站回水心子正秀旁邊呆望着他:「聽說現世人類大都用那東西幫忙做麵包,很正常的事呢。如果放錯份量一樣會失敗,所以,放材料是非常重要,一定要交給水心子呢。」

「……交……交給我!雖然這次要用那機器,不過,我一定會學好技巧,下次親手做麵包給清麿吃!」「嘻,水心子很厲害呢,我很期待喔。」好,看來這邊也會順利呢。然後嘛……

「一期哥哥,明天想帶便當……可以嗎?」一期一振身上掛了一堆弟弟,雖然他有提醒他們明天打算燒烤,但不只一振短刀撒嬌:「大家也說會做食物一起分享……如果只是燒烤……」

「對不起,是不是太……要求太多?可是……亂哥哥說,是家教……家教的表現……對不起,太多嘴……」

「吶呢,的確呢,所以我在做明天分給大家的朱古力……喂,厚哥哥,不准來搗亂!」亂藤四郎一面做朱古力一面回答:「漫畫、電視都有說啊,現世的人類小孩、老師,會看看同學的家長會自己的孩子準備甚麼食物,從而暗暗為那孩子的家教評分呢。一期哥哥,看看連藥研哥哥都被拖去準備,你應該相信吧?」

「我沒說過我是為評分!」藥研藤四郎立刻反駁:「但,現世的『學校旅行』的確有部分會要求家長準備食物,我只是遵從大將的意思。」

「……不做也不會太大關係吧?」厚藤四郎問:「不明白為甚麼燒烤也要預先準備,明天打獵也可以顯示我們的實力啊!」

「明天是學校旅行,不准打獵!」藥研藤四郎隔着一段距離「提醒」:「要照現世的規矩,釣魚、採集野菜也不可以!」

「……是。」

「沒……沒關係,我們既然有烤肉,這兒有雞蛋、牛奶和糖,相信做雞蛋布甸沒問題。亂……啊……前田,請問可以幫忙找一下食譜嗎?」

「知道。」

「其他人幫忙準備方便攜帶,但又不要壞的容器。」

「收到!」

「呀!找人幫忙綁起鶴!以免他……」

「一期,你是這樣看我嗎?這下可嚇壞我……哇呀!救命!!」不好意思,鶴丸國永已以不方便公開的方式被搬離廚房。

「是時候展示我們粟田口的合作精神呢!」

「是!」

據說這晚和第二天清早,廚房裡的刀劍都非常忙碌。另外,據聞三条家那邊忙碌的程度也不遑多讓,只是無法證實(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