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六五

「吶呢,買福袋!」

「福袋呀喵!」

「嘛,可愛的運試時間。」

「嗯……那個……福袋呢。」

「喵,精神一點!」

「請我的主人不要強逼……呃……」

「沒關係呢,嗯,福袋,呢。」

「……喵,算了,總之,我們一起買買買呀喵!」

「好!/嗯。」

新年去初詣太普通(相信這句會令貓咪被近侍刀拖走),對很會「引進」現世「風情」的審神喵來說,趁新年買福袋這種「熱潮」,就算萬屋不推行,她也會找辦法和大家一起買買買。不過,和早兩年瘟疫橫行,商店街把大部分福袋都放在網上讓大家搶購的情況不同,今年因為現世已經不少地方放寬防疫限制,所以商店街、万屋亦悄悄「回復」以前的做法,在新一年開始的當日在店裡推出各種福袋讓大家搶購。

而為甚麼現在審神喵會和刀劍們一起在她的房間準備「作戰」嘛,要從大家起床後說起。

昨晚……或者說今天清早,不少(刪)吃喝至天色放亮(/刪)守歲的刀劍收拾東西回房間休息,而昨晚當乖寶寶提早回房間休息的刀劍則起床接力……喔,或者說普通地起床,準備下一輪洗劫,咳,就是討御年玉啦!新年不是應該說點富麗堂皇的話嗎?怎麼總是說了真心話?

總之,可愛的「小孩子們」從「老爺爺」……至少自稱是長輩的刀劍們手上拿到一筆豐厚的零用錢(咦?),加上為今天作準備的彈藥後,開始盤算資金的用途,甚至實際去運用。放心,今天金融市場休息,所以(刪)炒賣(/刪)投資活動暫停,會運用彈藥就只有買買買的人。

「吶呢!誰要去買福袋?」亂藤四郎在庭院裡「慫恿」幾振和他較親密的刀劍一起去買買買:「商店街今年宣傳有很多福袋賣呢,很久沒去現場感受氣氛。」

「嘛……要人擠人,滿身大汗太不可愛耶。」

「我記得有化妝和飾物福袋,連十份一價錢也不到呢。」

「去,一起去!」加州清光馬上改變主意。

「吶呢,要一起去買嗎?源先生。」察覺有刀露出一絲興趣,亂藤四郎立刻遊說:「會有很多好東西耶,當去散心也不錯喔。」

「但……」

「清麿還是不習慣人多的地方。」在源清麿猶豫是否答應亂藤四郎的請求,嘗試逼自己習慣人群,水心子正秀打斷他的話代為拒絕。

幸好機靈,偵察又高的亂藤四郎猜到源清麿有興趣湊熱鬧,所以立刻改變行程:「吶呢,那今年我們不如繼續一起上網搶購,我知道有一個網站每年也有福袋喔!而且,好像還有可愛的衣服店也有網上福袋呢!!」

「嘿,好吧,我也不想跟那些可怕的審神者和他們的長谷部擠呢。」加州清光順勢接話,轉眼他們就決定「挑戰難關」,去「請」審神喵起床和他們一同搶福袋。

結果就變成現在三刀一貓在電腦+平板電腦前拼命的畫面,而某短刀則被丟到一角。呀!還有一打刀一脇差各自站在其中一刀後面。

可惜……

「喵!怎麼都賣光?」

「呀……慢了一步呢,我已經放在購物車去結帳也來不及。」

「我不知道想買甚麼……抱歉……」

「清麿不需要道歉。」

「但若不是因為我……」

「吶呢,不用道歉呢,因為是我說要上網買嘛。」

「嘛,沒錯耶,我很怕跟人擠。」

「不過……」

「就說不用道歉呢/耶!」

「喵……如果不一定要福袋,貓知道有一個現世的網站長期有很有趣,而且極大量不同可以做飾物用的材料網站呢喵。」為了化解越來越尷尬的氣氛,審神喵出賣自己的私喵寶庫:「有手工材料組、有漂亮的礦石、有配件……也有成品喵。」

「雖然沒有現世的金錢,但看看也不錯,麻煩交出來呢,大變態。」加州清光伸手。

「吶呢,乾媽會告訴我們,是不是代表可以買耶……好看的東西不可能只看喔。」亂藤四郎更進一步撒嬌哄貓,牽着貓咪的爪搖搖搖。

「不准打大將主意!」一直被晾在一旁至快要失去存在感的藥研藤四郎開口。

「對……每次也要主人花錢實在太不好意思。」源清麿低頭附和。

「清麿,既然我們的主人會說出來,相信有自己的想法,我認為先請我的主人……呃,我們的主人說明。」

「你那個主僕遊戲還沒玩完嗎? 我快以為自己在聽急口令。」加州清光笑着吐槽,逗得天保組兩刀臉紅耳熱,然後收回遞出去的手:「喂,大變態,不能只說不讓我們看。就算不買也交出來,我相信商店街的代購管道或者有辦法,真的非常喜歡嘛,價錢貴幾倍我們也可以試試用我們的錢買。」

「貓……有買了一些在路上,但送貨可能要再等個多月,喵……」審神喵自首,偷瞄一眼藥研藤四郎後續道:「可以讓你們看看有甚麼東西,然後再……」

「偷買的貓咪好像故意在我面前加單。」藥研藤四郎不識趣的話,成為被亂藤四郎和加州清光圍毆的理由(笑),他們在「收拾」過於吵鬧的短刀後,當作沒事發生般回到審神喵身邊:「吶呢/嘛,可以安心看好東西呢。」

「……這樣真的沒關係嗎?」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這次近侍刀被打的原因似乎多少和自己有關,源清麿多少感內疚。

「沒事,放心,絕對沒事呢。」機動較高,所以第一個走過去打爆藥研藤四郎的亂藤四郎愉快地笑:「那個笨蛋哥哥被打習慣了喲。」

「沒錯!」浦島虎徹用力點頭:「而且蜂須賀哥哥說過,不可以隨便打斷別人的說話!」

「嘻,所以是活該呢。」

「哦……」不知如何反應的源清麿很自然地「哦」了一聲,水心子正秀立刻笑起來:「清麿的反應很可愛,我很喜歡。」

「喵,謝謝福利……」吃了一堆BL糧的貓咪心情大好,用爪背擦擦鼻血後,立刻打開那個網站:「喵,是這堆,喵!」

「好像有點歷史的東西……」意料之外,第一個回應的刀劍是水心子正秀:「實在不可思議。」

「相比你們,他們的歷史短太多呢喵。不過,可以經歷一段時間仍然維持質素的配件、串珠,貓相信是質素的保證喵!況且,就像你們的外貌、大小等等有不同的地方,我們也可以從他們的特徵猜到那些日子的流行喵。」審神喵努力擠出「偉論」:「總之,貓買了這些,大家覺得可以做甚麼?貓准你們預訂這堆……呃,記得留一些給貓,喵。」

「好像有隻大變態不大捨得呢,現在先不搶……喔?等等呢……下面回應裡有很多有趣的照片!」加州清光一面安撫貓咪一面看着亂藤四郎在滑動的畫面:「停一停……對,類似這個底座我在万屋有看過!過幾天我們不如去買回來,用自己的配件做好嘛?」

「吶呢,我看上這款呢,沒想到這種混合的串珠方式原來一樣可以很漂亮耶……」亂藤四郎指指評價裡的買家展示的照片:「我有一些珠因為每款只剩一點,不知要怎樣配襯,看來不只是買東西,這網站還是找靈感的好地方呢!」

「喂,大變態……下次不如等我們出材料吧,再壓搾妳我怕我們在夜晚會被那邊的小子偷襲。」加州清光瞄了瞄不服氣在鼓腮的藥研藤四郎一眼:「在這邊買不用大變態的錢,雖然好像不一定能在現世用,但在這邊戴也不錯呢。」

「嗯,好呀,我有不少零碎的材料呢,下次換我們出!」

「……不好意思呢……我不肯定買甚麼材料較適合……」源清麿想跟上話題,但被兩刀駁回:「若只由你們出材料實在太不好意思,請讓我幫忙。」

「嘛,材料就不用了,我們會解決。」加州清光再次拒絕:「我記得有人做了曲奇給一個老頭呢……」

「嗯嗯,那天我有幫忙買材料。」亂藤四郎點頭。

「我們決定日子後,就請你們做一些曲奇給大家當點心,請問覺得這主意如何?」

「……嗯,麻煩你們。」

「說『謝謝』。」

「是,謝謝。」

「大變態,就請妳等着我們的手工活動吧。」加州清光輕笑:「保證夠可愛。」

「對呢!」

「喵,貓會期待着。」

一個不知何時會實行的約定就在這一年定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