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六九‧五

從山上回來,走進房間關上門的一刻,源清麿急不及待拉過水心子正秀接吻,兩人的隨身物隨意丟到地上,一面擁吻一面往房間內的迷你浴室走。


會這樣熱情,就是一整天要「守校規」有關。上山的時候,原本以為「礙事的」短刀們都跑遠,所以兩刀放心地和古備前兩刀一樣,牽着手往山上走。沒想到沒走太遠就受到「伏擊」:「吶呢,老師們真的在拍拖呢!」


可憐的他們,又一次被「拆散」,眼角瞄到比他們稍快一步的南海太郎朝尊和肥前忠廣似乎都遭到同一命運,而且遭遇更「悲慘」,不只一振短刀跳到肥前忠廣的身上「強抱」,硬把他們兩個擠開。


接下來的時間,短刀們有意無意擠到「老師們」之間,所以今天是所有「老師」都遭殃,無法好好和自己深愛的人親熱。要說嘛,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已受到「優待」,不像大包平直接被短刀們拉去和山伏國廣等刀比試,或者和他們玩遊戲,完全無法接近教另一批短刀品茶的鶯丸,兩刀還總算一直保持着不到半隻手臂的距離,而且態度相對「和譪可親」。要說痛苦嘛,可能也算呢,因為明明是伸手可以牽上的距離,但總是因為有短刀們在「監視」,所以難以接近。


水心子正秀有試過「反抗」呢,趁他們沒注意時悄悄伸出手試圖勾上源清麿的手指,可惜,機動永遠佔優的極短們很快察覺,每次手指剛碰上就被那些狡滑的笑容嚇得立刻分開。


明明近在眼前,可是偏偏難以觸摸彼此,勉強找到機會伸手相觸亦只能輕碰指尖,那短短一瞬間的碰觸不但無法緩解他們希望相擁的心情,而且加深對對方的渴求。


兩刀就是在這種越來越強烈的渴求中渡過大半天,早察覺他們心情的亂藤四郎趁給源清麿遞上自己做的朱古力和一期一振做的雞蛋布甸時輕聲在他耳邊道:「吶,請忍耐一下呢。有時候喔,這種安全的難以觸摸的情況,反而會讓感情升溫呢。」


現在就如亂藤四郎所說,天保組兩刀幾乎無法忍耐至回到床上。若不是水心子正秀擔心源清麿會着涼,盡全力壓下自己的衝動,沒受源清麿的引誘,有仔細為兩人擦乾身體,幫對方吹乾頭髮,才到床上開始纏綿。


「水心子實在非常溫柔呢。」這是源清麿「淪陷」前作的評價。


「清麿……抱歉,似乎令你太累。」到兩人的渴求得以滿足後,水心子正秀拉過源清麿,讓他枕在自己的臂彎上,一面以指尖梳理對方的頭髮,一面柔聲道:「今天在外面和大家玩鬧了大半天,回來仍……」


「……唔……累……但很高興呢……」源清麿下意識埋臉到水心子的身上磨蹭:「……怎麼辦?我比想像中還喜歡水心子,完全不想分開耶……」


「呀,那請清麿永遠待在我身邊。」水心子正秀輕吻源清麿的頭頂:「我也是。原以為平日在外面時和清麿不一定會很親近,所以當最初亂君說那個規則時,即使覺得古怪,但會認為不會有問題。只是,沒想到被禁止親近後,反而……反而很想接近清麿、想抱着清麿不放。」


「嗯……如水心子所願……」兩刀一吻再吻,那小小的「無法碰觸」,讓他們清楚看到對方在自己心裡的份量,也了解到自己在對方心裡有多重要。源清麿哄上水心子正秀的耳邊呢喃:「吶,也請水心子永遠不要放開我。」


「當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