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六一‧五

平安夜,當然是派對之夜!!Let's party!!

和冬至的(刪)正襟危坐(/坐)勉強算是一本正經模式的宴會不同,與其說是宴會,大家覺得更像現世說的派對。有大量供自取的西洋風格為主的美食、有表演,最重要,也是大家最期待,是有抽獎!!每年必備,由最初大家各自拿出禮物一起抽的「交換禮物」,到現在由貓咪出資,每人都有一個抽獎機會。雖然禮物有可能只是親爪寫的心意卡、現世的零食,但由於抽獎代表運氣,大家倒是樂在其中,加上貓咪容許他們事後交換抽獎回來的禮物,所以收到即拆,大家一起叫囂的事時有發生,氣氛熾熱得難以形容。

不過,今年似乎有一丁點兒特別。

審神喵一家留在小茶室(連酒吧那個)裡用餐是意料中事,近月幾乎每星期,甚至隔天就聽到她叫喊現世的公司有同事染上瘟疫,即使大家已習慣那個越來越像感冒的瘟疫,但裝模作樣的「防疫」仍是需要。順帶一提,冬至那天貓咪的飯桌是有透明擋板,嗯,又是一個做做樣子的設計。

只是讓天保組和沖田組一同在小茶室裡用餐的事,好像又和保障大家健康的想法相違背。不過,大多數刀劍男士都認為一方面是主上的要求,不應干涉,另一方面想起早幾天宴會時的情況,就算之後一文字則宗和天保組都有澄清他們並沒有任何爭執,沒刀會覺得事情己經完結,所以認為把他們「藏起來」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機靈的亂藤四郎今晚幫忙到小茶室送餐,燭台切光忠有試過去幫忙,但被藥研藤四郎用奇怪的表情「請」出去:「大將今晚是我的,不准進來打擾。」

「哎呀,看來有人妒忌燭台切大人長得帥,打扮得和電視上看到的紳士一樣呢。」次郎太刀呷一口酒,把短刀趕刀的事當成戲看:「吶,小豆,一會兒甜品和調酒由人家拿進去就可以呢。」

「拜託了,次郎。」

吃飯的時間縱然有不少奇怪的部分,但仍不及之後的抽獎時間般奇怪。

「甚麼?他們不用抽?」聽到審神喵宣佈有幾振刀會直接得到她直接送出的特別版禮物,不少刀劍覺得驚訝。

「欸,主上大人不公平耶!」

「祭典就是要緊張刺激才好玩,他們怎麼可以直接得大獎?」

「想要特別獎,可是好像會讓主人為難……對不起呢。」

「初始刀大人就算耶,可是為甚麼亂會有,我們又沒有?我們都是兄弟啊!」

「為父認為要公平對待孩子們呢。」

「哈哈哈,看來老爺爺不受小姑娘青睞,可惜可惜。」

「喵!只是因為貓有些實驗品未到,那是做實驗的預約邀請信為主的禮物啦喵!」審神喵被迫急,自爆禮物裡最重要的內容:「雖然有一個人有特別的東西,但最特別是因為要找熟悉做手工的人和貓一起試新材料,所以才找他們喵!」

「特別的材料?」不只一刀被貓咪的內容勾起好奇心。

「是很奇怪的黏土……南海老師,不准盯着貓,叫你用黏土貓也怕變成炸彈,不可以,喵!」審神喵拼命搖頭,誓死(?)抱住爪裡未及送出去就被懷疑的禮物包:「貓有做特別的飾物,親爪做的飾物,混在那堆抽獎的禮物裡,喵!這邊沒有,絕對沒有!因為要他們幫忙研究,他們要研究成功才會有今年的禮物,喵!」

「喔?所以說,失敗會沒禮物?」一文字則宗今天看來心情不錯,挑挑眉後直接「重擊」:「很沒愛呢,此乃另一種偏愛,令所有人都認為自己不被愛,實在很愚蠢,哇哈哈。」

「喂!」藥研藤四郎立刻出聲護貓,但被審神喵的尾巴拍回去:「貓相信那實驗不會大失敗呢。只是材料有限,費用有點高,所以實驗只能挑極少高手。」

「我不認為水心子大人是高手……」不只一刀反駁,他們都是有參與上次製作飾物的刀劍們。

「只請源……大家會覺得那禮物最後會誰是收禮人?」貓咪的耳朵和尾巴都無力垂下地反問。

「呀,的確。」沒刀不知道答案,不知不覺間開始認同審神喵的分配。至於被當成話題的水心子正秀則臉紅耳熱,反觀源清麿輕鬆地笑,輕聲在水心子正秀耳邊道:「大家都知道水心子值得寵愛,實在太好呢。」

「……應該是清麿要記得寵愛自己,呃,算了。」想想到時可以再為對方親手做特別的飾物,水心子正秀覺得這個分配倒合他意。

「總之,貓分了這幾包後立刻抽獎,貓親爪做的飾物大獎在裡面,大家想要嗎?」

「想!」

「那貓先把這些給了他們……源,最大袋這個是你的,其他都一樣,所以沒關係。」

「嘛,換我問為甚麼源最大份。」現在到拿到邀請信的加州清光吃醋。

「除了聖誕卡和邀請信外,裡面是水心子的應援套裝,遲點現世的表演不是有水心子嗎?這次現世突然推出相關應援物,貓很努力才搶到水心子的……打算到時看源怎樣努力甩呢喵。」

「……原來又是BL。」加州清光的醋意半秒變成吐槽:「不愧是大變態,任何時間都會想到BL的超級大變態。」

「是喔喵。」看到有貓直認不諱,全場都忍不住大笑,沒刀在有興趣繼續計較貓咪這次會有這種分類的原因,呀,應該說沒刀想成為被腦補的一個。

「好,現在開始抽獎,大家準備好沒?」派出特別版禮物後,審神喵振臂高呼。

「準備OK!」

「那,開始了,喵!」

「是!」

興奮的時刻開始,早點抽完獎,早點開始今晚真正的節目,等待聖誕老人VS假裝聖誕老人。

今年大家也要加油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