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六一

平安夜,嗯,日那天,審神喵一如既往地被丟出門:「藥研……記得把禮物分好呀喵……」呀,算是有勉強留下一句話。


「由昨晚起已經說超過十次,不可能忘得了呢。」藥研藤四郎無奈地說出感想,然後轉過頭吩咐:「要改設計要加裝飾麻煩快,今晚就是聖誕宴會。」


「啊……是!」


因為是遷就冬至的祈福等等儀式,所以一般都會在冬至後第二天開始佈置聖誕裝飾(當然,總有部分地方會提早做)。原本以大量極短的速度,裝飾可以不到半天內完成,可是嘛,當有不只一刀對裝飾有很多想法時,因為不斷改變設計而導致延誤可是很「正常」的事。


那棵冒充聖誕樹的櫻樹,這兩天已換了快十次裝飾。


他們這樣可以稱為虐待樹木嗎?


藥研藤四郎望着那棵被折騰多次的櫻花樹,不其然嘆一口氣,眼神悄悄飄向今天出門幫忙的天保組,尤其源清麿身上。冬至的宴會上的事件,當晚加州清光傳來消息告知一文字則宗的取態和決心,請審神喵和他不用過於擔心。聽到有刀押上自己的名字、靈力去作保證,自然亦不便再作追究,只能當作某些長期居於主管位置的人不懂得溝通。加上第二天源清麿親口承認得到一文字刀派的承諾,若繼續追究就會連帶得罪一文字家。


不知該說是薑還是老的辣,還是他真心想代他們出頭。


藥研藤四郎突然發現自己被瞪。


「吶,水心子,不要緊呢。近侍大人不過是擔心我。」源清麿溫和的聲音隨之響起,把快要暴衝的水心子正秀往後拉:「早兩天的事,相信難以讓人相信,若不是初始刀大人當中斡旋,大概已生出不少麻煩。抱歉我們過去對則宗大人過度防範,致使橫生枝節……」


「我認為你們提高警覺是合理而且適當。」藥研藤四郎打斷源清麿的話,低聲確認對方的想法:「源先生真心認為則宗大人值得相信?」


「是否值得相信並不重要。」源清麿一笑:「作為付喪神,近侍大人或者很明白自行對自己用上咒去約束行為的力量有多巨大。則宗大人為了展示誠意交託了那份貴重的信物,即使無法完全相信他的目的,我大概仍會選擇信任『言靈』的約束和那東西作為籌碼的份量,以及由山鳥毛大人開口,押上一文字刀派聲譽對我們所作承諾。」


「無可否認是那都是強大的籌碼。」藥研藤四郎點頭,順道轉移話題:「今晚還有宴會,你們趁現在多休息。」


「今天體力還可以,希望多點幫忙。」源清麿搖搖頭,無視水心子正秀想趁機拉他回去的動作:「近幾個月……近半年都在麻煩大家,不作相應的回應會過意不去。」


「我不希望用命令請你們回去。」藥研藤四郎從一開始已看到源清麿的臉色依然蒼白,繼續幫忙對他絕無好處,只是他不想用太強硬的方式:「況且,這邊的裝飾在這兩天已換了十次,拜託放過這棵櫻花樹。」


以為會被責的源清麿頓住,有一剎那覺得自己聽錯:「十次?」


「你們再弄就很有可能是第十一次。」藥研藤四郎木然地回答,令源清麿的幫忙佈置的興致消失。縱然猜想到是短刀希望自己去休息的用的藉口,但很自然地抬頭細看眼前的櫻花樹,了解,上面確實有不少因為多次被更換裝飾而遭刮傷的痕跡:「感謝近侍大人的提醒,我們先回去休息。」


「大將有提過曾向你們透露過你們的禮物,不過,仍然值得期待一下。」藥研藤四郎換上溫和的微笑:「她昨晚準備得很晚,精神充足才可以有精力欣賞她的心思。」


「清麿,我們的主人既然花上不少心思,不如早點回去休息,否則今晚精神不足就是我們失禮。」水心子正秀趁機插嘴提醒,輕輕拉住源清麿的手:「走吧,今天有點清涼,回去加件衣服喝杯熱茶休息。」


「嗯。那就請近侍大人轉告,我們很期待今晚的宴會。」


「一定。」短刀目送他們遠處,不自覺地低聲續道:「你們能夠平安健康,對大將來說已是很好的回禮。」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