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八三‧五

「早……抱歉,我們遲到呢。」天保組剛走進小茶室,看到裡面已準備好所有材料,加州清光正在分裝材料,而亂藤四郎則在旁邊幫忙,源清麿近乎以條件反射的速度道歉:「請不要怪水心子,早飯後我因為太累所以……」


「沒遲到怎麼道歉耶?」加州清光打斷源清麿的話,以很平淡的語氣反問,並很自然地再次制止準備道歉的紫髮打刀:「身體不大好要休息可以理解呢,不,應該說休息日我有時候也會在白天補眠呢,那是美容的基本喔。」


「……謝謝……」源清麿不笨,當然知道對方為自己放好下台階,所以點點頭,輕聲道出感謝的話。水心子正秀察覺源清麿眉宇間那絲緊張感,瞄瞄被分隔起來的迷你酒吧區後,壓低聲音說可以幫忙先請南海太郎朝尊離開,日後再向他道歉。


「不用呢,會影響水心子……」源清麿的話被酒吧區內的聲音打斷:「總之我保證你們離開前,老師不會有機會說奇怪的話。你們呀,麻煩想想我要壓制老師多困難好嘛,現在不讓他實驗個夠,他一定會炸了我的房間。」


「那好像也是我的房間呢,忠廣只擔心自己嗎?」


「你的空間被炸掉叫活該,敢再出聲今晚不用指望我准你用蠟燭。」肥前忠廣頓了頓後補充:「是其他事也不用指望,麻煩合上你的嘴,老師,否則不要怪我用物理方式叫你閉嘴……唔……喂!……唔唔……我不是這意思呀!」


「我看審神者論壇裡的物理方式是這種呢,難道我誤會了甚麼?」


「嘛,不要理會他們,我剛剛要他們來的時候,差點被他們閃死。」加州清光要天保組坐下,亂藤四郎站起來為源清麿拉好椅子,得到他的同意後拍拍他的後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先等他坐下才坐到旁邊的座位裡,嘴巴則以可愛的聲線接下加州清光的話題:「吶呢,我也可以做證人呢,他們兩個就像是拿着主人愛看的本本來演,不用理會他們呢,否則只會眼痛喔。」


「眼痛?」水心子正秀的嘴巴比腦快,衝口而出地反問,源清麿則已收拾心情,柔聲制止對方追問:「相信不是有趣的事情呢,水心子還是不要理會較好。」


「嗯,我的確不想知道。」想想一分鐘前肥前忠廣的慘叫,水心子正秀決定放棄理解:「打擾了清光君的上課時間,實在非常抱歉。」


「你們兩個有這樣喜歡道歉嗎?」加州清光搖搖頭,未待他們回答或者再次道歉就把拿出兩包東西分別放到他們手裡:「這是你們訂的東西。啊……水心子,我稍為改了你訂的精油做稀釋版,那邊的店員聽到我說是第一次做蠟燭,擔心原精的味道太濃烈會很容易蓋過其他精油的味道,建議用植物油稀釋成20%版本的油方便調配,差價的錢我也放在袋裡了,你可以點收。」


「啊……麻煩你了。」水心子正秀點點頭,接過加州清光交給他的精油組。


源清麿聽到後不自覺地往水心子正秀的手望過去,看到他拿出比自己小瓶的精油不自覺一愣,加上片刻前加州清光的話,意識那不是普通的精油,略帶擔憂的輕聲問:「水心子……不會是買了很高價的東西吧?加州大人不是說……」


「買給清麿,我認為值得。」水心子正秀拿起最小的一瓶仔細端詳,嘴角很自然地勾起,露出滿意的笑容:「很期待成品的味道,希望適合清麿。」


「吶呢,很有愛呢。」亂藤四郎輕輕拍拍指尖表示讚賞,也避免發出更多聲音,順勢接着道:「是甚麼味道喔?聽起來很特別呢,我平日有時也會用精油喔,但很少買要稀釋的版本耶。」


「呀呀,只是名字聽起來很漂亮,味道感覺會適合清麿的東西。」水心子正秀沒正面回答,源清麿略為不安地反覆看自己手裡的精油,為自己選擇的精油和水心子正秀貴重程度有差距又一次道歉,惟說了半句就被水心子正秀按住嘴巴:「價錢不是用來評估心意的標準,我期待知道在清麿的眼裡,我會有着怎樣的氣味、感覺。請問那些氣味是不是清麿特意為我挑選?」


「嗯……當然呢。」


「那就足夠。」


加州清光不知何時「變出」一副太陽眼鏡阻隔耀眼的閃光,見他們終於願意停下才摘下:「嘛,恩恩愛愛的事請結束後回到房間再繼續呢,要開始上課喔!」


「呀……是!請多多指教!」


所謂上課也不過是簡單地跟着加州清光說的份量,把大豆蠟、植物油脂和植物油依比例放在容器裡隔水加熱,然後處理棉芯,調配味道,再把蠟液倒進容器裡。


「提醒一下呢,雖然味道濃會較吸引,會忍不住越倒越多精油,但一定要小心份量,寧願少一點也不要太多呢。以比例計,一般3-5%已經是極限,過多會因為太刺激的關係而灼傷皮膚……呀,不是說熱力的灼傷呢,總之受傷就不好耶,新手寧願少下一點精油,日後慢慢調整,也不要貪心喔。」


「知道!」大家(南海太郎朝尊除外)同聲回答,肥前忠廣加一句:「老師,你的回答去哪呀?」


「忠廣不是說不讓我說話嗎?」

「有時間說廢話,麻煩先回答加州大人。」

「呵呵,是,了解呢。」

「嘖……喂!就叫你要計算,不要亂倒呀!」

「吶呢,請放心呢,有我在不用擔心南海太郎大人亂來喔。」


聽起來,酒吧區似乎會安全完成……吧?讓亂藤四郎在正式上課後在酒吧當助教,實在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決定。要在高等極短的眼+手下亂來,以打刀來說絕無可能。


「果然如描述說很誘人的香氣呢。」水心子正秀打開有稀釋的一瓶的精油,小心翼翼地滴精油到蠟液裡,瑰麗的香氣因為蠟液的溫度而散發,吸引附近的人的目光。


「呀,感謝清光君的先見之明,精油雖已稀釋,但氣味亦比想像中濃厚,一旦使用100%原液,怕會如你所說難以調制味道。」


「嘛,那應該多謝店員呢,多得他經驗豐富,注意到氣味和比例的問題。」加州清光輕笑:「報答他們的最好方法就是以後多光顧。」


「是!」



「啊,對了,他還提醒即使是稀釋版也要注意用量,因為像網站所寫,過多有機會令身體不適。」


「謝謝提醒,這點我一定會注意,因為那是準備送給清麿的禮物。」


「嘿,那請加油呢。」


「我會。」


有加州清光的指導,以及亂藤四郎的防守,蠟燭課總算圓滿結束,啊,對某喵來說不算。


「喵喵喵,聽說有蠟燭班,所以貓過來……」蠟燭班在早上舉行不是沒原因(其實十時開始已不算早)呢,因為這個時間是懶貓的睡覺時間。當她從床上爬起到知道下面有love love的BL班,急急抱着「珍藏」多時的精油往下衝時,一切為時已晚。


「不好意思,他們已拿着剛做好等凝固的蠟燭回去呢,大變態太懶,所以沒機會看到喔。」加州清光落井下石地大笑:「沒機會聞到某個傻瓜難得體貼地準備超~~~~~精緻,香氣迷人的蠟燭,是妳腐女失格呢。」


「嗚喵……貓不依,貓要看BL,貓要聞BL呀喵!」可憐的貓咪沒機會撒野太久。


「喲,原來大將一醒來就到這兒當壞貓咪嗎?有時間哭就麻煩去辦公室工作。」


「不要,不要呀喵……」審神喵的聲音隨着被拖走而遠去,剩下的加州清光忍不住拍手。


「偶爾要放過他們,讓他們有時間恩恩愛愛呢,大變態。」


P.S.:幾經追問下,水心子正秀終於願意回答那枝擁有迷人,讓人一聞難忘的香氣的精油是有安撫,放鬆身體和安眠作用的晚香玉(水心子正秀本來想說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作用,但最後沒說出口)。

P.S.2:因為天保組(還有其他人)都各自買了不同的精油,在細心又聰明的加州清光的設計下,小盒裝的蠟燭設計讓他們可以嘗試用其他人的精油混合作自己的蠟燭,令各人滿載而歸(請放心,大家都知水心子正秀那枝晚香玉無論價錢和意義都非凡,所以就算南海太郎朝尊也不敢打它主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