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O‧五

「喵喵喵,大家很恩愛呢喵。」原本每天下班後,回到本丸都是只剩半條貓命的審神喵,這星期可是進門前是呆貓,進門後是精神貓,到處找糧賞BL,要近侍直接扛她回去梳洗才勉強制止第一回合的腐喵發作。重覆相同的「工作」接近一星期,再好的耐性也不夠貓咪消耗,所以今晚在貓咪第二次「作亂」時,不只把她丟回房間,而且關上房門後,鼓起腮直接表達不滿,看得貓咪呆了十數秒,之後才試探地問:「藥研……不高興喵?」


「看大家的BL就算了,甚麼南泉先生的頸圈很好看,下次買配件時記得買一份給大俱利先生、虎徹家一家四口很萌很可愛,亂是我的弟弟呀!還說下次多買一些調色的顏料給他們……然後嗎?源先生和水心子先生的胸針很好看,早知道委託源先生做一個給妳、之後嘛……為甚麼連最小那隻人偶都有首飾,我甚麼都沒有?」


噢,有小鬼吃醋。


審神喵甩甩尾,思索怎樣反擊,見有刀的腮越鼓越脹,眉頭越擠越貼近,表情越來越可愛,在安撫對方前,禁不住先取笑對方:「喵,小心一會兒把腮鼓到撐破要手入喔,到時候貓一定公告全本丸藥研受傷的原因呢喵。」


「大將!」藥研藤四郎充滿怨念地瞪了貓咪一眼,半秒後低聲抱怨:「我沒有……」


似乎是超出吃醋的範圍,心情是非常的差呢。審神喵笑了笑,走過去爪尾並用地揉揉短刀低下來頭:「喵,因為貓很想藥研用的寶石不是便宜的東西,所以暫時只能讓人偶用呢。藥研忘記貓有一件很犯規的能力嗎?」


「欸?」藥研藤四郎猛然抬頭,見貓咪過去拿起戴着耳環的人偶,心裡泛起當日被「支配」的恐懼:「等等……大將,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讓她施術可是會被強制套上和人偶相同的打扮呀!


「喵喵喵……喵!」以前貓咪施這術不用唸咒,今天為了有戲劇效果刻意喵幾喵,幾秒前還在吃醋的短刀現在冷汗直冒,不斷搖頭說不,可是事情不是他所能拒絕。淡淡的光芒包圍短刀後散去,藥研藤四郎不敢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反而是審神喵非常好奇咒術的效果,要藥研藤四郎蹲下讓她看清楚:「喵……成功呢,藥研現在戴了耳環呢。」


「拜託還原,我不生氣了,剛才我有點過火,對不起。」藥研藤四郎合掌求饒,可惜貓咪搖搖頭,反問一個完全無關的問題:「藥研知道甚麼是誕生石嗎?」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


「是現世流行,呀……或者說西洋的傳統已有這種說法,現在現世很多地方也很流行喵。」審神喵側起頭,思索怎樣解釋會較易讓對方理解:「總之,很簡單來說,雖然有以日子計算的誕生石,但大多以月份計,當中或者因為歷史、商人等等因素有輕微增減,但大致上維持歷史流傳的樣貌,而且算是現世公認的說法。」


「所以……」藥研藤四郎意識到貓咪話中有話。


「大顆,可以配得上藥研的這種石嘛,貓可是買不起,嗯,要花很大份的工資才能買到裸石,未計算找人正式做鑲工的錢喔喵。」審神喵轉去拿一塊手鏡過去讓短刀看清自己現在的樣子,這次貓咪施術只針對耳朵,所以藥研藤四郎的改變就只有耳朵上多了一對閃耀着幻彩光芒的寶石耳環:「這是貓的誕生石呢,所以大家求貓也不會讓他們用。讓他們看照片沒關係,那天貓之後也補上其他同時買回來的礦石分散他們的注意力,甚至那天拿一些過去給他們,但,這種石嘛,只要是貓自己買回來,就只會給藥研做,給藥研用呢喵。」


「……謝謝……」藥研藤四郎覺得異常感動,不過要吃的醋仍然要吃:「我比較想大將儲錢買一顆我專屬的寶石送給我。」


「哇!貓沒錢呀!!!!」


「少買一點BL本,少買一點玩具,總會拿得出來吧?」短刀賊笑:「不用很大顆,小小的就可以。」


「……貓……之後再說,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