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六

藥研藤四郎的不成氣候的抗議,當然不會獲貓咪接納,其他刀劍亦不會,也不打算去理解,所以他只能無奈地看着貓咪(人類模式)撐着加州清光風格(with刀紋)的雨傘去做新的「每日任務」。


「吶呢,藥研哥哥,我看到論壇上說不一定要用走路的方式去散步呢。」亂藤四郎遞上平板電腦,指指上面的討論:「車、船,飛機也可以耶,你這個笨蛋哥哥不要虐待主人好嘛。」


「甚麼虐待?」藥研藤四郎瞪大眼:「走路就叫虐待?你對虐待的定義也太寬。大將平日太懶,多走動對她有益。」


「可是嘛,我看到其他審神者都是用交通工具解決這個問題呢,藥研哥哥卻要主人走路追上別人的進度太苛刻!」


「我何時說要追上進度?」藥研藤四郎一臉茫然,要說他迫那隻貓咪多走路沒問題,但追上進度這種話他從來沒說過,而且自知根本無法追上,所以也有叫她適可而止,不要過於勉強,只不過是要有最低要求,不能裝辛苦偷懶而已。嗯,而已……應該沒問題吧?看着亂藤四郎質疑的眼神,藥研藤四郎很自然懷疑自己的想法和決定。


「藥研哥哥快點批准主人坐車去做這個日課!」

「車?這是大將的決定,我不能多加意見。況且,要有需要才要坐車不是嗎?」

「吶呢,坐車上班不是需要嗎?」

「拜託……這個麻煩你跟大將說,用哪個出口過去是大將自己決定,我沒強逼過,是她貪睡多幾分鐘,所以才選她眼中最適合的出口位置。」話一說出口,藥研藤四郎立刻發現自己太多嘴,立刻別過頭停止爭論。


「真是的,想不說你是笨蛋哥哥也不行呢!」亂藤四郎鼓起腮,雙手叉腰:「不會和主人約會嗎?難得有藉口耶。」


「大將要上班,怎可能去約會?」看到那個笨蛋哥哥真的笨得無藥可救,亂藤四郎忍不住跳起,雙手握拳往他的頭敲下去:「笨蛋哥哥!就叫你去約會也不懂,笨!」


「大將說過很多地方要用身份、疫苗識別文件進去,我沒有相關證明,怎可能和大將約會。」用字看起來是反問,但語氣是絕對的肯定,亂藤四郎這次送藥研藤四郎一腳:「會叫主人在現世努力走動的笨蛋哥哥,我相信不准主人逛街免花錢呢,既然如此,當然可以陪着她喔。我有看過論壇,雖然不同審神者有不同說法,但普通在街上走絕~~~~~對沒問題呢!快去約主人,笨蛋藥研哥哥!」


「哦。」藥研藤四郎隨便應聲,沒把事情放在心上。


現世的天氣逐漸放晴,有些事,不是短刀想「逃避」可以逃得過呢。


約會,總是有機會(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