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六

藥研藤四郎的不成氣候的抗議,當然不會獲貓咪接納,其他刀劍亦不會,也不打算去理解,所以他只能無奈地看着貓咪(人類模式)撐着加州清光風格(with刀紋)的雨傘去做新的「每日任務」。

「吶呢,藥研哥哥,我看到論壇上說不一定要用走路的方式去散步呢。」亂藤四郎遞上平板電腦,指指上面的討論:「車、船,飛機也可以耶,你這個笨蛋哥哥不要虐待主人好嘛。」

「甚麼虐待?」藥研藤四郎瞪大眼:「走路就叫虐待?你對虐待的定義也太寬。大將平日太懶,多走動對她有益。」

「可是嘛,我看到其他審神者都是用交通工具解決這個問題呢,藥研哥哥卻要主人走路追上別人的進度太苛刻!」

「我何時說要追上進度?」藥研藤四郎一臉茫然,要說他迫那隻貓咪多走路沒問題,但追上進度這種話他從來沒說過,而且自知根本無法追上,所以也有叫她適可而止,不要過於勉強,只不過是要有最低要求,不能裝辛苦偷懶而已。嗯,而已……應該沒問題吧?看着亂藤四郎質疑的眼神,藥研藤四郎很自然懷疑自己的想法和決定。

「藥研哥哥快點批准主人坐車去做這個日課!」

「車?這是大將的決定,我不能多加意見。況且,要有需要才要坐車不是嗎?」

「吶呢,坐車上班不是需要嗎?」

「拜託……這個麻煩你跟大將說,用哪個出口過去是大將自己決定,我沒強逼過,是她貪睡多幾分鐘,所以才選她眼中最適合的出口位置。」話一說出口,藥研藤四郎立刻發現自己太多嘴,立刻別過頭停止爭論。

「真是的,想不說你是笨蛋哥哥也不行呢!」亂藤四郎鼓起腮,雙手叉腰:「不會和主人約會嗎?難得有藉口耶。」

「大將要上班,怎可能去約會?」看到那個笨蛋哥哥真的笨得無藥可救,亂藤四郎忍不住跳起,雙手握拳往他的頭敲下去:「笨蛋哥哥!就叫你去約會也不懂,笨!」

「大將說過很多地方要用身份、疫苗識別文件進去,我沒有相關證明,怎可能和大將約會。」用字看起來是反問,但語氣是絕對的肯定,亂藤四郎這次送藥研藤四郎一腳:「會叫主人在現世努力走動的笨蛋哥哥,我相信不准主人逛街免花錢呢,既然如此,當然可以陪着她喔。我有看過論壇,雖然不同審神者有不同說法,但普通在街上走絕~~~~~對沒問題呢!快去約主人,笨蛋藥研哥哥!」

「哦。」藥研藤四郎隨便應聲,沒把事情放在心上。

現世的天氣逐漸放晴,有些事,不是短刀想「逃避」可以逃得過呢。

約會,總是有機會(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