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五‧五

「等等,真的是散步?」結界維護一結束,審神者趁着在現世(刪)薪偷(/刪)偷閒的時間,一面用電話傳送出陣指示,一面細心閱讀時之政府發佈的公告:「現世的?喂?等等??貓有看錯嗎?」

「大將,妳的聲音有點大,小心身邊的同事們發現妳在當懶貓。」聽完「貓咪」焦急得趕不及用文字輸入而出現的語音訊息,在本丸辦公的藥研藤四郎忍不住笑了笑,悠悠用手指輸入文字:「以後妳沒機會偷懶不運動呢,大將。」

可憐的貓咪(現:人類模式)在哭喊無效後,當晚下班後被迫「加班」,到她完成當日任務回本丸的時候,眼角好像有點淚:「喵,很冷,喵,下雨,喵,餓。」

「喲,大將,我好像還沒為妳的雨傘生氣,妳竟然先裝哭嗎?」藥研藤四郎倚着剛關上的大門,笑容明顯帶有一份不滿:「有普通雨傘不用,竟然用那小子的嗎?」

「嘛,大變態就是覺得我可愛,所以要『我』送她回來,你這小子沒資格吃醋。」加州清光上前撈走貓咪,明明本丸不像現世和外面般下雨,卻像親暱地為審神喵撐傘:「我們回去,不要理會外面又冷又下雨時,卻要大變態在外面東奔西跑,就是為了多拿一丁點點數的大壞刀。」

嗯,沒錯呢。審神喵撐着回來的雨傘,上面是加州清光的刀紋,時之政府搜掠審神者們現世金錢的物品之一。大和守安定在一旁看着,難得沒有追殺加州清光之餘,還補上一刀:「清光雖然很失禮,但今天天氣很冷,主人的衣服似乎不大夠呢。近侍大人還要求主人在寒風細雨裡只為一點兒路程走動,冷壞主人可是變成罪人喔。」

「沒錯,大和守說得對。你要主上運動也請看看時間和天氣。」壓切長谷部用力點頭附和,順道教訓藥研藤四郎幾句。接下來換審神喵協助補刀,開心地說了句謝謝後補充:「不愧是以忠誠在審神者之間聞名的長谷部呢,雖然暫時未有機會拿出來用,貓那次買的那系列雨傘另一把可是你的刀紋喵。」

壓切長谷部櫻暴雪,藥研藤四郎的臉色比晚間的天氣還黑:「大將!」

「藥研如果生氣麻煩去問上面,為甚麼不出你的雨傘,這不是貓可以控制喔喵。」

「主上……如果明天下雨,但又被迫出門……」

「可以考慮呢喵。」不等壓切長谷部說完,審神喵立刻點頭,有刀又一次櫻暴雪。

「要勸主人手下留情,近侍大人不如先考慮不要讓主人太辛勞呢。」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一刀一邊準備送審神喵回房間梳洗:「辛苦工作後,竟然聽到要在寒風繼續加班,換作是我會非常生氣。」

無辜被圍攻的短刀洩氣,連背景都掉色。

「……這種任務,為甚麼要冬天才拿出來?」即使再希望逼貓咪運動,在冬天丟貓出門會讓四周的人埋怨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他其實不是很想做。

可是,為免有人佔有貓咪的下班時間,藥研藤四郎表示他不會讓出這個機會給任何刀劍。

隨便妒忌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