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二‧五

「很精彩喵,沒想到是開開心心的演出呢喵!」表演結束後,審神喵第一個感想就是鬆一口氣:「難得不會讓貓哭慘的故事呢。」

「不,妳有哭。」整場表演坐在她身邊的短刀秒回:「不要說謊。」

審神喵一愣,過了幾次才明白過來,立刻一尾巴拍到藥研藤四郎身上:「那是笑哭,不同,喵!」可惜辯解沒被接納,反而被駁回:「喲,都是哭,有分別嗎?大將。」

「當然有呀喵!」

「喔?可是大將只說哭,哭的定義好像是流淚吧?」

「喵喵喵喵喵喵喵!」

「哈哈,看來有貓咪無法辯過我,所以決定只說貓語呢……啊喂!咬人是犯規!大將學壞了!!」

一貓一刀的「爭執」,引起哄堂大笑,為了顧全審神喵的面子,也想抒發感受,所以不只一刀紛紛接下貓咪的話題,大讚這次表演的有趣之處。

「大家應該要學習他們努力做內番,以報答主上的恩惠。」

「嘛,長谷部竟然連看劇也不放過工作,你不會放過大家嗎?」

「要你管!」

「吶呢,不要談那個無聊的話題耶,談一下原來在本丸做一場正式的音樂劇表演原來不是可能不是更好嗎?」

「沒錯!沒錯!亂先生說得對!沒想到除了歌唱的stage外,我們……我們原來有更多可能!以後一定要挑戰更多的stage!」

「是!是!放心呢,只要沒有任務在身,籠手切先生拜託我和浦島幫忙,我們一定會答應呢。」

「亂,我還沒答應呀!我不擅長表演啦!」

「浦島可以幫忙後台工作啊,沒有工作人員,演出絕不可能順利呢。想想看,他們的衣服能換得這樣快,後台一定有不只一個人幫忙喔。」

「好!我一定會幫忙!」

「說起換衣服,從沒想過Leadrer的速度在換衣服也有效!」

「哈哈……這個嘛……哈哈……」

「一起挑戰吧,Leader!」

「好,當然好!」

「那位水心子可以在表演時露出臉,很罕有呢。」

「清麿,有需要時我也會,那是對自己被託付的任務負責的表現。」

「嗯……可以不要嗎?可是,這樣不就沒機會看水心子的表演耶……相信我的水心子的表演一定非常,非常精彩呢。」

「……清麿如果想看……請給我時間準備,只給清麿欣賞的表演倒是未嘗不可。」

「BL話題到此為止!」近侍刀喝停越來越歪的討論:「大將快失血過多!」聽到這話眾刀立刻望向主位,看到一隻貓咪已掛着輸血袋,臉上露出腐無可腐(?)的腐喵表情,用僅有的意識說了一句:「謝謝……招待……喵……」

「哎呀,我還沒機會說希望比試寬衣……是指更換表演服飾的速度呢。」笑面青江不忘最後一擊,直接讓貓咪進手入室,啊……是房間才對:「不過嘛,只會和我的御神刀大人比。」

「……我改天和你手合,先失陪!」藥研藤四郎狠狠瞪了故意作亂的大脇差一眼,笑面青江維持一副淡淡的笑意,揚手請近侍刀抱走貓咪:「美好的夜晚不要浪費呢,我是指請主人好好休息,明早要上班喔。」

「之後,是貓咪不宜的大人們聊天時間呢,我是說大家可以盡情聊天耶。」

「哈哈,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