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九‧五

黃昏時間,天保組如貓咪所言收到審神喵交給他們的材料包和借給他們用,包括UV膠等份量較大的材料和工具,貓咪再三提醒:「那些膠不用客氣,儘管用吧。用法貓在材料包裡有寫,這些貝殼粉、閃粉都給你們,用完才還貓。不用閃粉或者細碎配件,找陸奧守幫忙縮小你們的合照再印出來做飾物也可以,他一定會很樂意幫忙呢。」

近來一直接受大家的幫助,天保組今天的感受特別深。在貓咪主人回到本丸前,就如她所說,近侍刀在中午左右去找他們,除了詳細交待審神喵的安排和要求外,也認真地表示他的關心。

「大將除了我以外,從沒向其他刀劍公開這個權限如此長時間。事實證明大將的選擇是正確。」藥研藤四郎的眼神溫譪,和平日差別很大:「寒冬不但氣溫會影響心情,加上日照不足,以及年末的種種節日的氣氛、壓力等因素下,會在不為所知的時間裡影響情緒。請兩位不要最近的情緒波動、心思變化而過度內疚或者不安。對你們而言,這或是一個好機會給你們靜下來傾談,了解彼此的想法。記住,不只是對方的想法,還有自己的想法。」

「謹遵近侍大人指導。」

「啊喂……」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嘆一口氣:「我那隻貓咪沒說過不用道歉嗎?她應該有說只是建議不是命令。宴會的事不用擔心,大將已改動一部分宴會的安排,今晚你們會坐在接近她的位置,旁邊會是沖田家的兩位,減少你們的壓力。」

「感謝萬分。」

直到黃昏的宴會前,他們花了不少時間整理情緒、想法,途中不少刀劍過去看看他們有沒有需要幫忙之處,較深交的幾位甚至輕抱他們,告訴他們可以倚靠他們。

不要讓自己孤軍作戰。

不只一振刀劍如此提醒,深深感動兩刀。即使到了晚宴(冬至+新人歡迎會)時間,新來的人間無骨在向審神喵敬酒後,亦走到他們桌前問候他們,縱然沒說上太多,但已足以表達他的善意和關心。

「好像……最近的新人都很在意我們。」人間無骨回到座位後,源清麿記起之前笹貫的歡迎會上,笹貫亦以新人的身份過去探問他們的情況:「我們的情況,好像已壞得讓大家無法不注意……」

「清麿,我認為說關心就可以……」水心子正秀正要說教,卻被附近爭執的聲音打斷,抬頭一看發現審神喵正和一文字則宗鬥嘴,「吵架」的內容前半部分因為注意力在妻子身上,所以沒聽清楚,後半似乎是和他們有關。

「喔哈哈,不過是問候一下,主人實在過慮。」一文字則宗沒理會審神喵的制止向天保組走過去,水心子正秀立刻站起來擋在源清麿前面,對此一文字則宗沒太大反應,維持難以看透的笑容:「表情有比較好呢,不要忘記要愛惜的人還有自己喏。」

「咕……」水心子正秀不敢妄動,怕胡亂應聲會洩漏兩人,尤其是源清麿的情況。一文字則宗沒把他的敵意放在眼內,抽出紙扇輕搖,語帶笑意地道:「稍為安心呢,早幾天看到你們時,以為你們快要折斷……慈悲為懷的時之政府不會任由他們的刀劍隨便折斷,有決定可以找我呢。」

「包括舉報、報仇的事。」一文字則宗往自己的座位方向走上幾步又停下:「既然能原諒背叛的刀劍男士,你們的戀情我相信同樣得到體諒,否則……至少這事我會保住你們。不,大概更多的事也可以呢,哇哈哈,前提是,小伙子們要先告訴老爺爺發生甚麼事。」

「不知道就不要亂說!」水心子正秀氣極回嗆,源清麿立刻伸手拉住他,可是,那隻顫抖着的手卻令水心子正秀有充份的理由繼續生氣:「清麿,你的手很抖,竟然一再嚇怕我的清麿……」

「我沒事,沒關係的……」

「怎可以沒關係!」水心子正秀習慣回咆,但很快因為源清麿的眼神而冷靜下來,回望一文字則宗:「不准再打聽我們,尤其清麿的事。我的主人、本丸的刀劍們是值得交託的對象,則宗大人何解會作出此舉我不敢妄加猜忖,但提醒則宗大人一句,信任已配屬到的本丸的審神者是刀劍男士的操守,希望不要僭越我的主人的權力。」

「既然說到這個份上,不得不理解呢,果然是有趣的小子。」一文字則宗臉上的笑容無改,見氣氛越來越壞,近侍刀朝審神喵點頭示意後站起來制止鬧劇:「相信則宗大人沒忘記早陣子源大人因為相助白山處理咒術的事而同遭反噬的事。雖然神刀們認為源大人身上的咒術已大致上淨化,但身體因為對抗咒術而變得虛弱,需要時間調養。若然你對大將當日的解釋有疑問,請另擇時間請教大將,而非在大將宴請各人,酬謝他們一年的辛勞時質問。關心他人請注意時地人,也請留意對象。」

山鳥毛示意日光一文字出去「迎接」一文字則宗,而沖田組則過去照顧天保組,暫時平息緊張的氣氛。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