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九

幾近變成爭吵的翌日早上,水心子正秀又一次比源清麿早起床。以往對他來說,可以看到對方的睡臉是很幸福的事,但今早好像因為昨天的爭執而令他突然泛起一陣傷感。

閉眼熟睡的妻子容貌秀麗,雖然比自己高,骨架也略大,但以刀劍男士而言也算是纖細的身體,卻偏偏要背負沉重、痛苦的過去。原本打算守護、愛惜他,卻偏偏因為自己不成熟和焦躁,令他似乎開始對自己有所畏懼。

不是說過要珍惜他、愛護他,讓他得到幸福嗎?你到底在做甚麼,水心子正秀!

水心子正秀的腦海突然浮現這道問題,悲哀、內疚的感覺瞬間湧上,不知不覺間落下眼淚,嚇得他不斷遞上手努力擦去,只是因為眼淚越流越多,而且無法止住,沒多久吵醒了身邊人:「水心子……唔……水心子?!」剛睜眼的源清麿看到水心子正秀的眼淚後立刻清醒,急急爬起來捉住他的肩膀緊張地問:「水心子?發生甚麼事?」

「沒……沒……」水心子正秀緊緊抱住源清麿,一面道歉一面說出那些突然升起的感受、想法:「答應過愛惜清麿,但偏偏一再嚇怕清麿。現在清麿看我的眼神越來越常看到恐懼、害怕,我竟然變成傷害清麿的人……」

「沒這回事……沒有……」剛睡醒,加上眼前人是他最重要的人,源清麿馬上意識到自己無法向對方「說謊」,亦明白這樣只會令對方更內疚:「是說沒問題呢……我是水心子的妻子,敬畏丈夫是應份。水心子不過是為我好,所以才用嚴格的方法作指導,沒關係呢,我會加油順從水心子的指導,注意不會因為失誤而惹惱水心子呢。」

「不……」水心子正秀現在才發現,「妻子」這個身份不知不覺成為對方的枷鎖,逐漸明白不少已結緣的刀劍都選擇以「伴侶」互相稱呼的原因:「不用順從,清麿請不要順從我……對不起,我不是要清麿順從……」

「無需……不,讓清麿感到畏懼是我的錯!」

「很抱歉。」源清麿的瞳孔微縮再回復:「無法當一個讓水心子高興的好妻子是我的……啊?」

「對不起,對不起……明明是希望清麿知道,清麿對我有多重要,現在變成清麿受到委屈的源頭。」可能是既已被發現,所以無需隱藏,或是聽到對方繼續退讓,水心子正秀索性伏在源清麿肩上哭出聲:「我很想念以前偶爾會跟我開玩笑,會和其他人捉弄我,想辦法要我拉下衣領的清麿。清麿自從和我在一起後,越來越乖巧順從,我希望清麿成為我的清麿,不是要清麿放棄自己……對不起,對不起……」

剛起床就看到眼前的畫面,源清麿完全嚇壞,兩人不斷道歉,直至發現再耗下去不是辦法時(亂藤四郎等刀有到房間外「了解」過,但沒人敢貿然打斷他們的傾談),水心子正秀僅剩的意識突然閃過一段日子前,當妻子被道具嚇壞後,審神喵為他們留下,之後沒特別收回的「通訊權」。

抱着姑且一試,也是一時間沒有其他辦法的心情,水心子正秀向已到現世上班的審神喵/者送出訊息。幸好對方真的沒有收回通訊權限,所以訊息發送成功。

審神者起初以為他們兩個又被「欺負」,緊張得差點要從現世趕回來,看到水心子正秀陸續送出的訊息,理解他們的情況後,澄清她對「幫忙券」的說法:「不是要複雜,或者很特別的事,而是一點很小的幫忙也可以。例如,幫忙搥肩膀、按摩、收拾房間、代替家務……甜蜜一點可以是一個擁抱、牽手、親吻等等。」「喵。」似乎有人最後才記得自己的設定是貓,所以最後的「喵」字是傳了一堆話後,再特別送出去,過了片刻又補充:「事情小一點有時是好事,因為有些事情太小,平日不會主動開口去要求……你們很努力,太努力、認真,貓擔心你們有一天會因為過度努力令你們出事,喵。」

「接下來是命令,今天不准工作,冬至宴會的事貓會吩咐藥研找人幫忙。黃昏,下午早點去貓的浴池正式地泡柚子澡,認認真真去休息。聖誕禮物的事,貓回來後會給你們材料,你們親手做一件『禮物預告』的禮物給對方。亂有跟貓商量過,貓有很特別的材料在路上,也正打算訂一些很特別的東西。一隻貓用不了太多,但材料一定要買一整份,所以早打算到時再找你們當作驚喜……」

「抱歉。」

「萬分抱歉。」

看到訊息欄立刻出現兩句道歉,審神者再沒心情工作,走到隱蔽的地方用語音柔聲回覆:「不用道歉,你們現在都很辛苦,對嘛?明明大家都很喜歡很喜歡對方,可是卻無法拿捏相處的方法、距離……回憶一下你們最初交往時怎樣相處,當好友時怎樣相處,不要被『夫妻』這個身份綁住。現世,不,就算你們的時代,每對夫妻都有不同的相處方式,請不要太執着其他人、人類所說的『模範』的模樣,回到你們最自在的方法開始一點點嘗試好嗎?」

「應。」

「不要當成命令!」審神者的聲音有點大,引起同事們的注意,她立刻向他們賠罪說和友人有點小爭執,大家見佳節將至,所以很諒解地笑笑,請她繼續,在假期前和朋友和好。為免再出現類似情況,她再次用文字訊息傳送她的話:「每個人都要時間摸索自己適合的方式,貓只是建議。總之,今天只能休息,還有和對方談談你的想法、理解,就這樣。下班後貓會儘快回來。」

「是。」

「貓要回去工作了,其他事貓會請藥研處理,你們安心休息,記得預留多一點時間泡澡。」

「是。」

「換個語氣,貓說過不是命令。」

「謝謝主人。」

「感謝我的主人。」

「就這樣,晚點見,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