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五七

經過一番「調教」後,藥研藤四郎總算學懂如何在不到現世的食肆等地方,依然可以陪貓咪散步和約會,公園那些就可以嘛(笑)。

午飯前出門,稍為陪貓咪在現世的公園走走,順道買他們+小刀靈那份午餐回來,這種偶爾拒絕廚房組午飯的理由,燭台切光忠可是無任歡迎,甚至有種「學生成材」的感覺:「近侍大人終於學懂哄主人,不枉我們的苦心。」

嗯,今天藥研藤四郎的打扮,總算符合燭台切光忠等刀劍的審美觀。要知道,他們花了很多心血一再指導,但有刀就是轉眼就忙,看到他終於有一次不用強迫,也無需審神喵指點才換上好看的衣着,有老懷安慰的想法也不足為奇。

然而,新增現世散步的日課,不代表時之政府在其他工作上放過審神者們,連隊戰如期出現,而且嘛。

「為甚麼這次出陣的御歲魂這樣少?」審神喵發出悲鳴,藥研藤四郎好整以暇地應了句:「是少了,無論審神者論壇還是刀劍論壇均有提過此事,以及比較兩者差距,不過以時間而言尚算足夠,所以不用過於焦急。」

「無論如何也是要多花時間和小判的時間呢喵!」審神喵握拳,似乎想把改動「收獲」的主事人找出來打一頓般,但很快洩氣:「喵,那個新人不是藥研的舊識嗎?藥研看起來一點不緊張。」

「嘿嘿。」有短刀奸笑:「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盡全力逼迫大將完成任務。」

「去死,喵!」

正如藥研藤四郎所言,他除了監督貓咪做運(散)動(步)外,就是盯着貓咪完成每日連隊戰的最低目標,終於,在星期日的晚飯時間的前一刻,新人人間無骨到爪,在本丸裡顯現。

「呀!飯!飯呀喵!今天有沒有準備多一份飯菜?!」未待新來的槍自我介紹,在傳送器旁的貓咪突然大叫:「燭台切、太鼓鐘……喵喵喵喵喵!!」

「大將,說人話。」藥研藤四郎馬上提醒,順便和新來的同伴打招呼,畢竟是認識的人,自我介紹可以省一截,只是說一下那隻正在發瘋的大貓咪是本丸主人的同時,是他的妻子就好(當然不會省卻介紹「孩子們」的環節,但現在最重要是阻止貓咪暴走)。

沒有維持戰力重要因素的事會難倒燭台切光忠為首的廚房組,他們早就和藥研藤四郎計算過連隊戰的進度,所以早已知道今天晚飯時,吃飯的人數會+1,並且早作準備。

「主人請放心,人間無骨大人的飯菜已準備妥當,今晚亦為辛苦出陣的大家,以及深信一定會到臨的人間無骨大人加菜,而且還有小豆特製的甜品。雖及不上正式的宴會,但仍希望大家喜歡。」

「嘿,保證有酒!」日本號推出幾箱酒:「早猜到我們的貓咪會像以前般,在相若的時間接新人來本丸,當然會事先準備!」

「是我提醒你才知道,不要搶功。」壓切長谷部立刻戳爆日本號的細心之「謎」:「主上的事是本丸上下所有人的事,事必注意是基本。」

「是,是,說出來不要緊,但可愛的長谷部繼續皺眉小心手入也無法回……哇!竟然出手,哈哈,實在太有趣。」

看來不用擔心新人來到會立刻捱餓呢。審神喵覺得自己可以放心,不用擔心新人到來後會照顧不周。

(刪)沒有忘記的事怪!(/刪)

當貓咪再一次大聲叫喊:「呀!忘記冬天用的特厚被舖!!喵喵喵喵喵!!」本丸又一次忙亂起來(笑)。

沒關係,吃飽飯再想,對嘛?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