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六‧五

十月二十日,是猫丸之主和她的近侍結緣紀念日,以及可愛又乖巧的少主小藥顯形日,簡稱生日的日子。

然後嗎?

「嗚哇喵~~~~~~~~~」

嗯,日課是必須。

「沒請假的貓咪麻煩乖乖上班。」藥研藤四郎使出投擲技,將審神喵丟成流星降落至現世(咦?),以免有貓撒野不上班而遲到。

「吶呢,藥研哥哥今天好像出手比平日狠呢。」亂藤四郎眺望已遠飛的貓咪,作出由衷感言:「不怕她生氣嗎?記得今年的情人節已經惹哭她,連結緣周年也弄哭主人,小心她不要你喔。」

「嘿,那時的事就請不要提。」藥研藤四郎苦笑,然後攤手:「那請問要怎樣『請』大將出門才是符合風情?」

「至少要和主人一起出問吃早餐耶。」亂藤四郎眨眨眼,很快意識到一個重要問題。

「看來亂都想到。」藥研藤四郎半瞇眼,壓低聲音問:「那再問一句,有甚麼方法可以肯定可以準時送大將到現世上班?」

「……除了丟貓咪外,好像沒第二個辦法呢。」亂藤四郎同意地點點頭:「記得以前主人還算懂得自己出門,現在好像越來越懶……」

「既然知道,麻煩不要再為丟大將出門的事質疑我。」藥研藤四郎拉拉外套轉身要走,卻被亂藤四郎拽住。

「那至少要為小主人的生日會的事找你這個笨蛋哥哥麻煩呢!」亂藤四郎抑起鼻子挑挑眉:「孩子的生日會,身為『爸爸』不可能不幫忙耶。」

「等等……我還要工作……」

「長谷部先生他們答應今天幫忙代班,所以藥研哥哥絕對可以專心幫忙。」亂藤四郎奸笑,用力拍拍「笨蛋哥哥」的背,害他往前跳了幾步,再他抗議前「下命令」:「麻煩藥研哥哥先幫忙搬桌椅到庭院~~~」

「不要打算逃走呢,我已取得主人許可,如果藥研哥哥不聽話,可以隨便教訓你呢!」

藥研藤四郎很吐槽無論有沒有許可他都會照打,但性命和面子要緊,乖乖聽話才是最重要。

總過大家一番努力,審神喵回本丸時看到已佈置成生日會會場的庭院,以設計論比平日簡單,而且嘛,有點意外,真的沒半分結緣紀念日的元素。

慶祝孩子的生日較重要呢,何況過幾天蛋糕到爪後會補回,所以審神喵沒甚麼意見。

香甜美味的蛋糕、布甸,當然不會少了香噴噴的肉和魚,呀!還有菜,飲食均衡是很重要呢。正當審神喵悄悄溜出餐桌打算不知第幾次偷魚魚吃時,被近侍拍走伸向魚的爪:「喲,大將。我說過很多次,要吃甚麼和我說就可以,請不要出來和大家爭奪食物免生危險。」

「他們今天有讓貓。」審神喵不服氣,又伸爪向魚魚,這次藥研藤四郎讓她拿,但之後貓咪再求情想多拿幾款都不准要趕她回去,貓咪不甘心地指向戰況最激烈的甜品區,小藥和妍還沒走過去,本在打架扯頭髮甚麼也做齊的短刀們立刻放手,整齊地往兩邊分開讓出路:「孩子們在那邊也可以像分紅海一樣,貓再貓咪也是主人,不會有事喵。」

「小藥是主角,大家當然讓他,而妍嘛,大家爭着疼愛,當然和……」

審神喵盯着自己的短刀,看看他打算怎樣圓他的話。

「呃……總之,不要冒險。」

「藥研剛剛的話沒說完喔喵……」貓咪趁機擠回長長的餐桌邊:「不說貓繼續拿~~~~」

「大將,不過是小事,就請不要追問……」

「快~~點~~說~~喵!」

「之後再說!今晚請讓我盡責服務大將!」藥研藤四郎努力擠出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結果被審神喵拿來反擊:「好啊,那先打扮成執事再說,喵!」

亂藤四郎聽到。

粟田口家極短們聽到。

加州清光聽到。

壓切長谷部聽到。

巴形薙刀聽到……

嗯,藥研藤四郎被押走更衣,同樣聽到這句話的妍開心地拍手,小藥扶額,希望「爸爸」一會兒不要食言。

之後整場生日會裡,審神喵高高興興當懶貓指揮藥研藤四郎,不只是拿食物,還要求行禮和各種各樣古怪的services,啊……對呢,最重要是不准他叫她做大將,而要叫「大小姐」。由於畫面難得,不只一振刀偷拍,亂藤四郎甚至直接偷錄,據說會送給貓咪作留念(刪)以及日後拿來捉弄某笨蛋哥哥(/刪)。

甚麼?貓咪的結緣禮物?當然不需要耶,有甚麼禮物比一振聽教聽話的執事短刀好?沒有吧?

不重要的一提,因為短刀的禮儀實在……仍需努力(委婉),壓切長谷部和燭台切光忠多次過去輪流「指導」,聽聞日後或會為他安排相關課程(極大誤)。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