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二‧四

出乎天保組預料,第三天的「監察者」就只一振刀。

「提醒一下呀,我不會像加州大人那樣會出錢,所以今天請帶夠去玩和休息,甚至外宿一天連吃飯的錢。」愛染國俊以燦爛的笑容預告他會帶天保組去花錢,不過經過昨天,兩刀倒是對花錢的事不算太在意,甚至盤算着把昨天理應花上的錢,請眼前的那振古刀,但個性很可愛的「小孩」玩也是一個不錯的想法。

有這麼容易嗎?嘻,當然不耶。古刀就是古刀,刀生經驗就比他們豐富,尤其是行程是他安排的時候。

「之前去玩的時候換了一堆代幣呢。」到達目的地後,愛染國俊搖搖手裡的錢包:「不要說要付回錢,我是要麻煩你們幫忙用完,而且陪我玩。唉……說起來就慚愧呢,自從早陣子阿螢因為輸得不甘心在這兒發脾氣後,他已被暫時禁止進來玩,只有我一個玩又太無聊,所以想請你們今天先當我的玩伴。」

「玩伴的意思……呃……」源清麿本要解釋玩伴的意思,但想想對方是短刀,而且自己的丈夫又在身邊,不其然「煞停」。愛染國俊笑了笑,搖搖手裡的錢包,爽快地說:「那個我當然知道,好歹我是短刀。不過嘛,小孩子之間也是叫玩伴,所以請源先生不用擔心。在這個好玩的遊樂場,就請兩位當我的玩伴,和我比賽玩遊戲!嘻嘻,這種特別的祭典可喜歡嗎?」

「怎可以,把古刀當成小孩……」水心子正秀後半句話因為紅髮短刀熾熱的眼神自己止住話,點頭同意「小孩子」的要求。

果然,要勝過極短絕不容易。那些代幣不多,但足夠他們玩不少遊戲。愛染國俊全部挑選簡單,但全部要用技巧玩的遊戲,例如打地鼠、射擊、射籃等等,聽說都是他之前很喜歡玩,而且很擅長的遊戲。兩振打刀第一次接觸,連遊戲方法都未弄清已開始比賽,愛染國俊很快因為對手太弱而覺得沒趣:「喂呀,不如你們真的跟我二對一好嘛,反正剩下的代幣不多,也可以省一點。」

「嗯。」

「而且……我不想再看到源先生只顧看水心子先生,白白浪費代幣呀!」

「很抱歉……一會兒我買一份代幣給國俊君作補……」

「真是的,不准說補償。要補償就和我比賽,我很久沒盡興地玩呢!」

「嗯,明白。」

可惜到一局射籃比賽,大家很看到源清麿只負責把「籃球」遞給水心子正秀,自己沒丟出過一顆。

「喂喂,不算呀!源先生根本沒玩!」愛染國俊善用短刀的「優勢」,鼓起腮不服氣地看着他:「不行!這局不算!源先生要一起丟才計!嘛……真是呢,這樣怎可能叫做比賽和玩?祭典是要參與其中,不是站在旁邊看呀!」

勉強逼源清麿玩上幾場,逐漸令他投入其中。之後愛染國俊沒阻止天保組換新的代幣和他繼續「比賽」,只是大家裝作沒發現大家只顧玩,根本沒人計分。

「喲嗦~~要去下一站呢,有個任務要拜託你們完成喔!」雖然他們提早吃過午飯出發,但現在已接近黃昏時間:「最後任務,到了我再告訴你們要做甚麼。」

兩刀怎樣也沒想到,短刀會帶他們到Love Hotel的門前。紅髮短刀揉揉鼻尖輕笑:「嘿,裡面最短要租兩小時,最長是過夜,時間你們自己決定。我的任務是要你們租一個你們覺得有趣、特別的房間,然後進門時拍一張房間內部的照片給我。很簡單吧?順便說一句,這家不但以房間設計特別出名,而且裡面的餐點都是以便宜又好吃,而且賣相非常吸引聞名呢!聽說在瘟疫發生前,不少審神者會只為吃裡面的美食,約好幾個同伴在裡面辦大食會呢!嘻嘻,所以嘛,就算要過夜也不用另外買食物去呢。」

「這怎算是任務?」水心子正秀一臉愕然,但愛染國俊立刻反駁:「當然算,這種任務我還給過主人呢!不信你們可以回去問她。」

「怎可能……」無論是相信他會要求審神喵做這種事,還是去問審神喵這種事,水心子正秀都認為不可能,反而源清麿死心似的拉水心子正秀進去,希望可以儘快「解決」。

「嘻嘻,我先撤退呢,打擾有情人,而且是正緣之人相愛會遭天譴呢!」愛染國俊愉快地轉身,回去為他們兩個申請外宿。

沒人能抗拒有趣又舒適的房間和美食,短刀敢肯定他們今晚一定會選擇外宿。

正如愛染國俊所料,房間內部照片很快收到,而且不只一張,帶有遊戲室設計的房間,每個部分都有清楚地被拍下。傳來的訊息補上一句請他回去,他們今晚決定留宿。

「嘿,好好玩一晚喔。連玩都要找人教,看來做公務員很辛苦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