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二‧六

「今天要為主上訂購備用的酒,請兩位現在準備出門,半小時後我來接兩位。」「特殊出陣命令」第五天早上,兩刀才剛剛梳洗完畢,早飯還未去吃,壓切長谷部已在門外「宣布」今天的安排。


源清麿下意識倒退一步,轉到水心子正秀背後,而水心子正秀很有默契地擋在源清麿前方,往後遞出一手和他相握:「長谷部大人早安,請先讓我和清麿用餐,我保證會盡力在半小時內完成出門準備,但若清麿需要休息,請恕我們今天要失約。」


「嘿,真是啦,長谷部又嚇着人。」豪邁的笑聲、高大的身影轉眼在他們面前出現,遞上手就往壓切長谷部的頭上亂揉,在他罵人前用力摟住他的肩膀開口:「不用焦急啦,長谷部的話不用太在意。買酒的事確是事實,因為存貨快被喝光,一會兒有客人來無法招呼就太失禮。只不過是我順手預訂了一個試酒時段,試試今年的新酒,要來嗎?反正在時段裡可以讓1-4人參加,酒的份量是固定,你們不來我可以多喝點,哈哈。不過喝酒人多會較高興倒是真,來吧!」


水心子正秀拽了拽肯定準備開口說違心話的源清麿的手,制止他開口,而自己出聲代答:「清麿不適合喝酒,我酒力有限,請容我們婉拒日本號大人的好意。」


「就是你亂說,令他們不敢去!」壓切長谷部馬上教訓日本號:「你現在是在丟我的面子!也有違主上的命令!」


「嘛,他們又沒說不出去。不喝酒也可以陪我們去一趟幫忙看,挑幾款無酒精的仿酒類飲品都要他們意見。」日本號無辜地眨眨眼睛,然後展開一個奸詐的笑容:「可愛的長谷部為甚麼覺得我丟你的面嘛~~~難道是想我現在喊你一聲主人?」


「沒!有!」壓切長谷部的臉一秒紅透,可惜敵不過日本號的狡猾的腦袋,沒幾秒就被喚了主人又被戳臉,逗弄得頭頂噴出蒸汽。在旁邊看的天保組留下來不是,走也不是,但看着看着,水心子正秀多少被挑起競爭意識,尤其當他聽壓切長谷部那句「喊我主人的傢伙,現在是在自把自為,不放我在眼內嗎?」


「我的主人,請你決定現在要怎樣做。」姿態端正,語調一本正經,沒有一絲多餘的語氣,但又不會予人一種強硬、失禮的感覺。聲音吸引了黑田組的一刀一槍的注意力,把他們爭執的重心換了重點。


「看看別人家的部下禮儀用字多端正,拜託你學一下。」壓切長谷部以眼神示意,要日本號向水心子正秀多多學習。


「拜託……那不就多一個你嗎?多無聊。」日本號抓抓頭,沒好氣地頂撞回去。


「還敢頂嘴?」


「兩位不好意思,感謝長谷部大人的讚賞,惟我的主人有話要說,可否耽誤你們片刻?」


「啊……失禮了,請。」壓切長谷部做了個請的手勢,源清麿朝他點頭致意後開口:「抱歉,我們希望先失陪呢,吃過早飯後會盡快準備出門的事。請問可否通融至九時三十……不,九時集合?日本號大人說已預約品酒時段,可以的話想稍作打扮以免失禮。」


「清麿!不……我的主人,你打算去試酒?」水心子正秀很快收起開頭那驚訝和表情和「不合禮儀」的稱呼,壓低聲音暗示他應該推辭。


「水心子,你有意見?」源清麿挑眉,提醒對方現在「只是」他的部下。


「是,即使清麿……不,我的主人要怪罪,我亦要直言。我的主人不適合喝酒,請主人拒絕有關邀請。」


「嘿……我可愛的長谷部主人,請問你是否要我學他?」對日本號的挑釁,壓切長谷部嘖了聲當回應,想起片刻前水心子正秀確有以「不適合」作為理由拒絕日本號的邀請,兩者比較下不希望強人所難:「不用理會那傢伙,他自作主張,乘為主上辦事之便偷偷加插自己私事,我沒教導他是我失禮在前,請源先生按自己的意願作決定。」


「嘛,就說他們不喝我可以多喝,怎麼說得像我在強逼他們?」日本號雖然這樣說,但語調倒是不以為然,甚至透着一絲捉狹:「喂,主人不要怪我沒提醒,這次試酒會包括蜂蜜酒,如果主人覺得加插這個活動是失禮,我自己一個去也可以。」


「喂……」看來某打刀被某槍玩弄在掌心。


「蜂蜜酒……」另一方面,某紫髮打刀好像被內容打動,他的黑髮部下沒看漏他的表情變化,再次提醒:「清麿喝酒會影響情緒和做惡夢的事,希望清麿會記得,不要冒險。」


「但……」


「請先去吃早飯,我怕清麿站太久會頭暈。」水心子正秀為了可以儘快帶源清麿吃早餐,所以沒時間「修飾」自己的遣詞用字,亦懶得必恭必敬地跟在他身後,而是主動拉起他的手要他往飯廳走:「既然希望可以和長谷部大人他們九時集合,請儘快用膳。」


「呵,走了呢,再見也沒說。」日本號本想反擊多一句,但瞄瞄壓切長谷部的臉色,機靈地自覺打住,等對方整理好思緒。


「會影響情緒、惡夢,你那個活動可以取消預約嗎?」


「嘛……取消會影響店家,畢竟部分酒會預先拿出來。不過我贊同不要讓他以為那是今天安排的一部分。」日本號點頭,然後抬起頭輕嘆:「真頭痛耶,喝酒反而會心情變差。這種慘事千萬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你這個因為喝酒而被送走的傢伙,還不算是慘事?」話說出口才醒覺不適合拿來當反擊,壓切長谷部隨之道歉,結果又被揉頭。日本號爽朗的笑聲大大減輕對方的罪疚感:「嘿,那種事沒關係啦,總之我會為『主人』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


聽到「主人」兩字被加了重音,壓切長谷部悄悄從後踢踢日本號的小腿:「如果我不滿意,看我怎懲罰你。」


「呵,就等我期待一下。」


出門前,他們很快討論出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方案。因今天可作試飲的蜂蜜酒是味道較淡的類型,所以請店家先讓日本號、壓切長谷部和水心子正秀試飲,而源清麿在店外等待,而水心子正秀可以在試飲後回覆是否有興趣一起合購和給予意見,讓他們可以協助決定新訂讓大家一起喝和備用的酒裡有沒有蜂蜜酒。之後,水心子正秀出門接源清麿到非酒精區走一圈,研究有甚麼適合為本丸添置的非酒精飲品,亦可以順道為自己訂購,到時一同送貨,店家會在有關飲品上標註為誰人的訂單。本丸所需的數量不需要填寫,只挑款式就可以,壓切長谷部和日本號試飲後會再決定詳細數量、項目。


完成這項「工作」,兩刀就可以隨時離開。就如審神喵的「命令」般,只要有出門就可以,時間不限。因此,他們有出幫忙給意見已屬完成今天的任務,可以回本丸休息或者自由活動。


「喔?似乎打算去約會。嘿……看來心情沒因為今早的事變壞。」從試飲區的落地櫥窗望出去,看到天保組兩刀牽着手往本丸相反方向走,想起那邊有一家出名的紅茶店的日本號不禁失笑:「幸好沒說那小鬼多喝,他的酒量和那隻惡貓咪可以比。」


「詆毀主上的說話麻煩你收回。」壓切長谷部低聲提醒。


「我只是說實話,稍為喝酒就變兇變聰明的貓咪……等等,我好像很久沒見她喝。」


「最近食量似乎變少,讓人擔心。」壓切長谷部點頭:「希望不是有甚麼事。」


「那小鬼會照顧她啦……大概。」日本號瞄瞄壓切長谷部的表情,突然拍拍他的背:「要約會嗎?」


「誰要跟你約會?」


「不要只給機會別人去約會而忘記自己……」日本號用力摟摟壓切長谷部的腰再放開:「否則,總有一天會後悔。」


「……先完成主上的交託再說。」


「我當長谷部答應呀~~」日本號竊笑:「喂,這次的蜂蜜酒滿意嗎?滿意我多買幾瓶給你,不能讓那小鬼專利。」


「……隨便你。」


「好。」日本號以完美的姿勢躬身:「就照主人吩咐。」


「喂!別鬧!」


「嘿,喝多了會亂說話一事,可愛的長谷部不是最清楚嗎?」日本號輕巧化解前一秒會對他人造成的誤解:「既然主人要求要買酒備用,就請長谷部加油。」


「不用你提醒,再吵之後的約會取消。」


「呵呵,知道~~」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Yorumlar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