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二‧八

第二天早上,水心子正秀少有地比源清麿早起床。難得看到對方的睡臉,水心子正秀的心裡不自覺泛起陣陣暖意。

就算已坦白當時之情況,源清麿亦願意開始待在水心子正秀身邊熟睡,不會每每因微小的動作、聲音驚醒,也減少了刻意晚睡和早起的次數,但水心子正秀可以看到源清麿安心、熟睡的臉的次數仍是寥寥可數。即使在源清麿心理、精神狀態最壞,甚至影響身體的時候,源清麿依然會盡他全力掙扎起床,至少醒來坐在床上休息,讓水心子正秀感到心痛。

不過,即使如此,已是進步了很多,所以當今天看到源清麿窩在自己懷裡熟睡,水心子正秀會覺得感動是很自然的事。

「清麿……很漂亮……」輕揉對方的髮絲,水心子正秀難以自控地撫上對方的臉,或是動作越來越不客氣的關係,源清麿終於微微動了動,但不像水心子正秀預計般,如平常般睜開眼慢慢起床,而是把臉埋到水心子正秀的胸口,喃喃地說:「……不要吵……睏……」

第一次看到對方不自覺地向自己撒嬌,水心子正秀高興得差點叫出來,幸好及時掩住嘴巴才沒有吵醒對方。等到情緒平伏下來,水心子正秀放輕手腳調整兩人的姿勢,希望可以讓源清麿睡得更沉,當源清麿睡醒時,已比平日起床時間晚了超過一小時。

「抱歉……我貪睡誤了水心子的時間……」源清麿立刻爬起來,在他預備翻身上床的一刻被水心子正秀拉回去。看着對方驚訝的眼神,水心子正秀在源清麿的上方笑了笑,輕吻對方的眉心後,再深深吻下他的唇,和對方的舌頭交纏。意外地,源清麿沒有因此放棄下床,只是理由有變:「請讓我先梳洗……」

「為甚麼?」水心子正秀躺回旁邊,抱住源清麿不放手:「可以再睡一會,反正已錯過早飯時間,多休息一下,出門時直接早午餐一起吃。」

水心子正秀記得當日看過紅茶室那兒有這種特別的「早午餐」,名稱很怪,但份量、食物等似乎很吸引。

「我的意思是,如果水心子要做,我要先清洗……等等……」一下子被抱得更緊,嚇了源清麿一大跳:「現在不行,會弄髒水心子……」

「我沒說要做,那個是早安吻。」水心子正秀戳戳亂想的妻子:「留今晚,清麿今晚想外宿嗎?」

「照水心子意思就可以呢。」

「不。」水心子正秀搖搖頭:「想聽清麿的想法,真心的,而且我尚未決定。」

聽到這話,源清麿垂眼思索片刻,以極微小的動作點頭,水心子正秀沒錯過這個細小的動作,亦沒逼他說出口,爽快地答應。

「但……這幾個月好像花了很多錢……好像不大好。」

「出門一天的錢總有,我們以前很少花錢,偶爾可以讓自己放縱亦是一種放鬆方法。」為免對方誤會,水心子正秀很快補充:「只要不過度放肆,量力而為,出門放鬆是為了之後有更佳狀況去工作。」

「是,果然是水心子呢,思考得非常周全。」

兩刀相擁歇息一會後梳洗更衣,出門前交待今天不用為他們準備午飯和晚飯,順便申請外出許可(結果被近侍刀直接踹出門,說大將早說過不用申請),然後到早幾天去過的紅茶室。

「早上吃蛋糕?」

「如果清麿想吃是可以,但原來有很多豐富的餐點,這時間好像可以點一種叫『早午餐』的套餐。」

「好像很有趣,就依水心子……我是有興趣試呢。」很快察覺到水心子正秀眼神的變化,源清麿立刻改口,然後直接在餐牌上點他覺得特別的套餐。

「請給我這個,對……拜託了。」難得對方搶先點餐,水心子正秀亦很快決定自己的餐點,兩刀順便點了紅茶。

烤得鬆軟、香噴噴,而且是剛出爐,看起來沒吃過的麵包、超級豐盛的炒蛋、火腿、沙律等等組合成一大碟,擺放得非常精美,而且除沙律外,每一款食物都冒着熱氣,看着叫人口水大作的早午餐,再配有乳酪和水果,源清麿開始擔心沒辦法吃光,但美味的食物卻有一種魔力,令人不知不覺間把整份「早午餐」吃光。雖然看起來和平日在本丸吃的特別版早餐有點像,但那個香噴噴,咬下去鬆脆無比,又香濃好吃的麵包,還有所有熟食都熱烘烘,不會像本丸裡因為要同時準備給大量刀劍吃,所以這類早餐大多數食物最多只是微溫的早餐相比,實在是極品。想起早幾天吃過的蛋糕,兩刀不得不相信介紹他們來這家店的加州清光的眼光。

吃飽飽後,水心子正秀拉着源清麿逛了一會兒街,像最初兩人約會般買了情侶款的小飾物,然後,就是愛染國俊上次帶他們去玩的地方。

「今天是我們的比賽,不准放水喔,清麿。」

「如水心子所願。」

兩刀投籃越玩越激烈,陸續吸引其他客人圍觀。水心子正秀察覺源清麿開始變得緊張,結束那局比賽後打算離開,沒想到有刀站在打地鼠機前不動。

「好,再比賽多一局。」

一局後又一局,然後換其他遊戲,看得出完全投入去玩的源清麿臉上的笑容越來越閃亮,尤其勝出時得意的眼神比平日更吸引時,水心子正秀很自然把兩人份的代幣投進投幣處。

花費稍比想像中多,但仍在預算內,況且沒有其他事比看到源清麿真心、閃亮的笑容更有價值。

之後換一家店吃下午茶,然後再去其他地方邊逛邊玩,到了Love Hotel時,兩刀已經累得只想躺在床上。

「清麿……今天滿意嗎?」

「原來約會可以這樣有趣,不愧是水心子,很厲害……呃……」猛然想起自己未有梳洗的源清麿立刻爬起來:「我立刻去洗澡……咦?水心子?」

「累可以先躺一會,今晚睡一覺好的,明天再想。」水心子正秀把源清麿拉進懷裡:「我已預先延長時間,退房時間會是十一時。明早睡飽後在這兒吃早餐,然後慢慢回去不用趕時間。」

「可是,水心子今早不是說今晚要……做嗎?」

「清麿不想做、太累可以不做。」水心子正秀在源清麿耳邊低語:「我很喜歡就這樣抱着清麿。」

「……嗯……」

「休息一會再梳洗,然後點想吃的宵夜?」

「如水心子所願。」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