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二‧二

「吶呢,我們是去玩,不是出陣呢!」第二天早上,天保組的房間傳出亂藤四郎「退貨」的聲音:「重新換一套衣服,否則我當你們今天的任務失敗喲~~」


無奈要他們兩刀會輕鬆打扮,似乎有點強刀所難,所以嘛,亂藤四郎看到他們只是褪去披風和戰甲後,索性進去替他們配衣服……嗯,大概。


「吶呢,這些衣服比較像出門做公務耶,真的是便服嗎?」亂藤四郎呆望衣櫃裡的衣服,感到一陣頭痛:「水心子先生就算呢,為甚麼源先生的衣服都和水心子先生一樣太正式?」


「亂,水心子先生就算那句似乎有點失禮,還是不要說比較好呢。」到房間幫忙的浦島虎徹低聲提醒,沒想到卻聽到亂藤四郎的反駁:「我說的是事實呢!他們的衣服嘛,不是現世那種一本正經的上班服,就是出席正式場合的西裝套裝呢……要說耶,他們的內番服還比較像便服……」


「很抱歉……」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即使不清楚問題在哪兒,但乖乖同聲開口道歉。


「吶……我不是教訓你們呢……」亂藤四郎叉起腰嘆氣:「穿內番服出去,我知道今天要做甚麼呢,就是和你們買衣服!」


「但……內番服太不正式,好像不大……」被亂藤四郎「兇惡的」視線死瞪,水心子正秀語氣越來越猶豫,聲音越來越低,沒想到對方接納他的建議:「好啊,不過穿着、打扮的方式要聽我的話,這樣可以嗎?」


「……是。」


會聽話?不好意思,不容易呢。


「我、說、過、不、准、把、下、襬、塞、進、褲、裡!」亂藤四郎看到他們再次換上衣服,氣得亂跳!「拉出來!水心子先生,衣領的鈕扣立刻鬆開!立刻呢!否則我跳高扯開喔!」


「可……可是……」


「水心子,既然是主人的命令,還是聽一下比較好呢。」源清麿動手解開水心子正秀的衣領:「我不希望水心子被我以外的人解開鈕扣……」


啪啪啪~~


天保組兩刀呆望突然拍掌的亂藤四郎。


「吶呢,難得的獨佔宣言呢。」亂藤四郎笑得很高興,反而被「讚美」的一方以為自己態度過火立刻道歉。可愛的短刀馬上搖搖頭,回以欣慰的笑容:「我是真心稱讚耶,不用道歉喔。如果太過霸道,令另一半覺得有威脅、過度管束當然不是好事,但,少少的醋意是很好的調劑之餘耶,也是減低其他人胡來的方法呢。」


「但……」源清麿想反駁,但被水心子正秀的話打斷:「剛剛清麿說的話我很喜歡,所以請清麿多點表達你的想法。」


「……嗯……」奇怪的發言被讚賞、被需要,源清麿不知是否應該相信,不過沒時間讓他細想,因為他們轉眼就被一短刀一脇差拉出門。


「請放心呢,因為我們也擔心源先生的精神狀態,所以只會在附近走走,稍為心情有變就會立刻回本丸。」亂藤四郎出門的一刻作了承諾,久未正式出門的源清麿柔聲說相信稍為多逛一點地方不會有問題,立刻被可愛的短刀提醒:「請不要太遷就其他人呢。我知道源先生很努力,希望可以儘快和以前一樣,但,在肯定源先生好轉前,我建議一步一步慢慢重新適應呢。」


「如果源先生樂意,以後我和浦島可以每星期和源先生出門一次,慢慢去更多更多有趣的地方呢。我保證,有些特別的地方,是我和浦島的秘密約會的地點。」


「那會太麻煩……」


「清麿。」水心子正秀一句話,立刻讓源清麿乖巧閉嘴。亂藤四郎搖搖頭,輕聲說源清麿繼續說:「不要緊呢,源先生可以繼續說,但我希望不是因為客氣才拒絕喔。」


「……秘密的地方,還是留給你們較好呢。我……」源清麿頓了頓,突然發現自己沒有特別原因拒絕對方的好意,惟有道出自己很直接的想法:「好像搶佔你們的約會地方不大適合。」


「不會喔。」亂藤四郎搖搖頭:「雖然說是秘密地點,但其實是任何人都可以去的地方呢,只是很少人會想到約會時去外,平日很少人會過去。因為不算是交通方便的地方。」


「嗯,日後再向亂君請教呢。」本丸附近的店舖集中地轉眼就到,只有幾家店舖和一家細小的万屋,提供一帶本丸基本需要,偶爾會有類似市集的活動,不過不是今天。亂藤四郎指向一家服裝店:「今天先在這兒買衣服吧!」


「說起來,也要買一點秋裝,甚至可以配襯用的基本冬裝呢。」浦島虎徹用力點頭。


「吶呢,浦島一起看吧,很久沒逛這種賣日常款式的服裝店呢!」


亂藤四郎很快發現,在水心子正秀輕易挑選一些很符合他個性,一本正經的衣服時,源清麿會不時望向水心子正秀,像是為了配搭對方所挑選的衣服才作出選擇,或是待他給予意見、反應,不像為自己挑選。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耳語幾句,脇差很快拉水心子正秀到另一邊看,而且似乎談了些甚麼,而亂藤四郎則走向源清麿,瞇起眼笑着說:「今天是希望源先生為自己選衣服呢,所以,不用問水心子先生的意見呢。」


「可是……」


「就當給水心子先生驚喜,讓他看看源先生的新造型?」明白無法焦急的亂藤四郎用另一個方式給予意見:「不要去想水心子先生喜歡哪種衣服,而且想想自己適合、喜歡甚麼,或者試試哪種質感會令自己覺得輕鬆……或者,會令他有驚喜呢。」


「但……我不知道。」


「就像那次和源先生上網買東西,我們慢慢來?」亂藤四郎朝源清麿遞出手:「請問,我可以當源先生逛街的同伴嗎?」


「謝謝。」像上次一樣,源清麿覆上亂藤四郎的手,惟一不同的地方,是他們這次在現實世界逛街:「嗯……就聽亂君所說,給水心子驚喜。」


到水心子正秀和浦島虎徹回來時,他們已買上一些衣服,亂藤四郎牽源清麿過去,把他的手交到水心子正秀手上:「還給你呢。」


「謝謝,剛才麻煩亂君。」水心子正秀早在被浦島虎徹「帶走」的時候已知道他們的想法,對他們希望給予機會源清麿學習為自己選擇的想法深表讚賞,所以和他們「合作」,放開對方一段短時間。現在看到自己最寶貴的一位在得到他人協助下,買到他想要的衣服,心裡大感安慰。


「回去後才換喔,時間不早呢,吃點東西就要回去,否則大家會擔心。」


「啊……是!」水心子正秀緊扣源清麿的手:「回去後請清麿換給我看可以嗎?」


「如水心子所願。」聽到後面的對答,前面兩刀明白改變需要時間,不過嘛,有好的開始已算不錯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