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二‧三

「嘛,新衣服呢。雖然不夠可愛,但出門的話確是剛剛好。」第二天的「任務」,似乎是要求同樣高的「隊員」:「昨天和那個挺可愛的小鬼一起選的嗎?他的眼光確不錯呢。」

「加州大人早安。」已換上昨天買的衣服的天保組同聲向出現在門外的打刀招呼。

「清~~~光~~~~~~」加州清光拉長音節,不大滿意地盯着他們兩個看。

「加州……君?」以為對方希望不需要太正式地被稱呼,快一步反應過來的源清麿輕聲換了個稱謂作試探。

「嘛,沒聽到嗎?」加州清光白了他們一眼:「清、光,就這樣。」

「我勸兩位聽清光的話呢。」門外傳來另一把可愛又輕快的聲音,大和守安定從門的另一側轉身而出:「今天之內,請學我叫清光做清光,至少是清光君,否則我擔心今天內無法出門呢。」

「安定,那隻大變態好像說是由我負責,你怎麼一下子就給他們優待耶?」

「喂,主人好像有把我編進部隊裡,所以我也算一個喔。」

兩振沖田組的打刀毫不客氣的鬥嘴,聽起來有點像吵架,但語氣裡的笑意卻讓聽者的心情都變得輕快起來。兩刀「吵」了一會後,雙雙望向天保組,待他們重新跟他們打一次招呼。

「嘻,不說對不准出這個房間喔。」加州清光竊笑:「就算你們出動大變態最喜歡的『不做甚麼甚麼就無法離開房間』,只要內容不對,我也會不為所動呢。」

「也不可能可以打贏我和清光呢~~~」大和守安定甜笑,露出一副想試可以儘管來的表情。

「是,不好意思。」源清麿回以輕柔的笑容:「今天請兩位多多指教,清光君,安定君。」

「(請)先收回『不好意思』,才算及格呢。」沖田組異口同聲地笑着回應,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惟有當「好孩子」,依他們的意思打招呼,然後一起出門。

「嘻嘻,我已經和燭台切先生交待過,今天不用準備我們的午飯。我們現在先隨便逛逛,然後再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吃午餐。」加州清光像是奇怪的推銷員推介行程之餘,還加一些莫名其妙的稱讚:「保證是一個很可愛,而且很有氣氛的地方。我已經訂位喔,所以你們如果無法成功出門,我一定會生氣呢。」

「那個……」源清麿急急打開銀包:「我擔心我們沒帶上……」

「我好像沒說要你們付錢耶。」加州清光眨眨眼:「我有打劫大變態啦,雖然只搶了一點錢不算很足夠,但那邊我已經訂了套餐喔,到時你們再在裡面挑選你們想吃的東西,肯定在預算之內。」

「要我們的主人和初始刀大人出錢,實在……」

「清、光,我今天說過甚麼?」加州清光立刻訂正水心子正秀的話:「再說一次,清~~~光~~~」

「是……萬分失禮,清光先生……」

「清!光!」加州清光瞪了水心子正秀一眼:「你想令我生氣,然後要你付錢的手段太拙劣,不可能逃得過可愛的我的雙眼。」

「清光總是找機會讚自己可愛,實在很不可愛耶。」大和守安定立刻吐槽:「說起來,清光竟然去打劫主人?這次好像有點過份!我還以為清光因為之前的事想賠罪所以請客,所以才答應和他們四人約會。清光竟然打劫主人?!」

「那隻大變態只出了不到一半,其餘都是我的錢啦……」加州清光立刻舉手投降說出真相:「安定不要踢爆好嗎?」

「賠罪……」源清麿很快猜到背後的「原因」,立刻說那次的事是他自己失控的錯,不應該由加州清光賠罪道歉,而且自己當日的賠禮相信比對方請客來得「客氣」,希望對方容許他們付回餐費。可是加州清光堅持這次由他出錢:「總之,當我請你們兩個比我遲顯現的後輩吃飯也好,心情很好想請客也可以,或者因為希望找人來個四人約會,所以藉機找你們都行,一會兒和我乖乖去那家紅茶室吃飯。」

「紅茶室?」聽到關鍵字,兩刀一愣:「不是只喝茶嗎?」

「拜託……怎可能想到只喝茶耶?」加州清光扶額:「安定,你明白為甚麼我挑那個地方了嗎?」

「……我第一次去的時候,至少會想到有甜品、麵包吃喔,不可能只有茶呢。」大和守安定點頭,但很厚道地沒直接取笑他們,而是以安心的笑容作出邀請:「今天請兩位試試很好吃的東西,我和清光約會有時也會去!」

紅茶室的位置比昨天的商店區稍遠,已接近大型商店街,不過因為在小巷,而且混在本丸區各本丸通道之間,所以刻意過去的人其實不多,加上價錢不算便宜,風格也貌似偏向下午茶、輕食風,所以就算住在附近的人們也很少進去吃,最多買甜品回本丸當下午茶。

「咦?有飯?還有很多東西……」天保組坐下拿起預訂套餐專用的餐牌看,情不自禁地睜大眼:「所以,是一個主食套餐,然後一個蛋糕套餐?」

「就知道你們之中有人一定要吃飯或者主食,所以沒點我和安定最喜歡吃的下午茶架。」

「那是清光最喜歡啦,我沒關係。」大和守安定立刻反駁,換來加州清光還擊:「嘛……我記得安定每次跟我搶鹹點吃,還敢說不喜歡?再說下次我點純蛋糕的二人餐。」

「哇,不要!拜託!」大和守安定合掌,但很快收回:「呀,忘了我可以自己點,為甚麼要求清光?」

兩人吵鬧但可愛的對話,令氣氛輕鬆不少,源清麿難得沒壓下反應,瞇起眼笑出聲,令沖田組兩刀同感安慰:「嘛,還是先不要吵,先選主食,我有加配沙律,所以相信加上甜品後會夠飽呢。」

「如果不夠,我們請回大家吃點其他東西也不錯。」源清麿主動提出他的想法,不過挑選主菜的任務則交給了水心子正秀:「水心子,拜託呢。」

「清麿不看看嗎?」

「由水心子選就可以呢,只要是水心子選我都會喜歡。」

正在商量主菜吃甚麼的沖田組默默記住源清麿的反應,心忖一會兒怎樣也要讓他去選一下兩個人一起吃的食物。

飯和沙律的份量雖然不至於特盛級,但讓兩個人先墊墊胃再慢慢研究吃哪款蛋糕則綽綽有餘。如果要說嘛,除了源清麿過於擔心水心子不夠吃,自己只吃了小半碗飯菜,其餘超過一碗的飯和大部分的配菜都給水心子正秀這點讓大家(包括水心子正秀本刀)有點在意外,吃飯時邊聊天邊吃的氣氛大致上不錯。

飯後,源清麿打算用相同的方法請水心子正秀出去挑選自選蛋糕拼盤裡的三塊蛋糕,這一次加州清光馬上開口阻止:「一人最少挑選一款。嘛……三塊不是嗎?那至少一塊是自己選來自己吃,最後一塊就由剛剛沒選主菜的人挑,然後分給另一個人吃。」

「咦?可是……」

「清麿選三款,我剛點了主菜,現在想看看清麿會選甚麼。」水心子正秀不但沒出手相救,而且還「落井下石」:「拜託呢,清麿。」

「……如水心子所願。」難以拒絕水心子正秀這一點,是源清麿的死穴,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暗暗叫好,連同必須自己挑選的紅茶,總算讓源清麿今天做主挑選自己想吃的甜品,而且是讓另一半嘗試他的選擇。

「清麿選的款式果然很好吃,我剛剛經過看到外面的蛋糕櫃時覺得眼花繚亂,幸好是清麿去選,否則可能要考慮半天。」水心子正秀的讚賞讓源清麿臉紅,不過似乎加強他這方面的信心。尤其他還補上這一句:「以後也請清麿多點選清麿喜歡吃的東西,我希望試試。」

「……嗯,如水心子所願。」

那句慣用語雖然和貓咪想做的事有點背道而馳,但在這點看來好像又符合主題,所以,暫時別管較好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