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三

時間回到直播日,審神喵早上推着「不准丟車車」到處走,似乎是去提醒大家可以去看表演,順便裝萌討零食和點心,所以開場前看到天保組帶着大包零食回來立刻開心得雙眼發亮。

話雖如此,因為表演時間只有一個小時左右,加上有貓+有刀在中間的和觀眾一起玩的劇情裡只顧玩和投影螢幕裡的笑面青江玩,而且之後的劇情很感人,所以大家都忘記吃零食。由於知道黃昏那場會有同樣情況出現,加上到時候亂吃零食一定會被燭台切光忠教訓,所以審神喵問准天保組後,把之後的時間定為「快樂的零食時間」。

總之大家開開心心吃零食,審神喵拉着大家玩剛才沒真正玩到的拍手「遊戲」,氣氛一路帶到之後的表演裡,熱衷和表演裡的「笑面青江」「玩遊戲」的刀劍裡,好像看到石切丸。

雖然以他的機動,大家很難確定他是不是在玩那個拍手遊戲,太慢。

可能感受到大家關心、安慰等等奇怪的視線,石切丸是夜回到房間後不服氣地在練習,由於太專心,加上晚上本已不高的偵察力大降的關係,所以連笑面青江梳洗回來亦沒有發現。

「御前大人似乎有外慕之心呢,我是說我吃醋喔。」石切丸還未及了解前半句,已經被後半句嚇得僵住。晚上是脇差能力加乘的時間,何況以兩人的「差距」,一直以來偵察值爆錶的笑面青江要看穿石切丸的反應是易如反掌的事,分別只在於他有沒有打算揭穿。今天看來笑面青江打算認真地和他的御神刀表明他的妒忌心。

嗯,包括身為神刀的石切丸的感應力在內,完全體會笑面青江的不滿。

「很抱歉!」石切丸大概把自己所有機動全押上去,所以能極速向笑面青江土下坐道歉:「請青江不要誤會,我並無對青江以外的人或刀劍三心兩意。」

「噯?若然那位同樣是笑面青江呢?」笑面青江挑眉,慢慢步向大太刀:「我當然知道我的御神刀大人對『笑面青江』情深義重,但可惜笑面青江不只一人……」

「不,我只對青江……呃……」石切丸差點咬着舌頭,吸一口氣繼續努力澄清:「我是說,我只喜歡你一個。」

「是嗎?」笑面青江似乎不接納石切丸的解釋,走到石切丸的面前蹲下,拉起他雙手:「御前大人剛才似乎為那個笑面青江的遊戲努力練習,請問御前大人是否想說是我看錯而已?」

石切丸一愣,定睛看着「妻子」一會後才結結巴巴表示不希望之後重播時再感受到大家奇怪的關懷目光。

「御前大人敢說自己沒有和那一位作樂之心嗎?」

「沒有,拜託……青江請相信我。」石切丸快被盤問至昏倒,但眼角卻瞄到對方眼裡帶有笑意,自己眼前那位笑面青江充滿捉狹意味的心思似是傳到自己的心裡,忍不住猛然抬頭對上對方雙眼:「青江在開玩笑?」

「嘻,不盡然。」笑面青江眼神似笑非笑:「妒忌是真的呢,御前大人只想着如何隔着螢幕和他玩,卻把近在身邊的我晾在一旁,不可能不生氣呢。」

「抱歉……」

「如果御前大人玩拍掌遊戲的對象是我,我或者可以考慮原諒你。」笑面青江笑至瞇起眼:「前提是,要準確數拍子。」

「可是,若不能跟從那首歌,又如何可以準確去數?」

溫柔的歌聲響起,笑面青江一字不漏,以準確無比的音色唱出那首歌。看到石切丸目瞪口呆,佻皮的大脇差笑起來:「這兩年,雖然可以在本丸收看的場次有限,但大家拼上命循環播放,我自然能記住呢。」

石切丸聞言不自覺地跟着笑面青江同聲地笑起來,笑聲停止後,石切丸輕聲提出邀請:「未知可否請夫人陪我練習,以免明天起重播前失禮人前?」

「看來我的御前大人沒考慮不去看這個選項呢。」

「今天被大家報以奇怪的眼神,至少希望讓他們改觀。」石切丸看來很在意大家的目光。

「既然御前大人不服輸,惟有盡作為妻子的職責呢。」笑面青江笑着回應,亦不忘補充:「否則,若一天御前大人被其他人拐走也不會發現。」

「……青江還在生氣?」石切丸的臉色一白。

「唔唔~~」笑面青江沒太大反應,回以淡淡的笑容。

「練習的事拜託青江,我會努力證明我不會對青江有異心。」石切丸正要開口發誓卻被對方按住嘴:「夠了,我相信呢。我的御神刀大人不必為這種小事發誓喔。」

「此非小事。」

「不用呢,因為我相信你。」笑面青江滿足地笑:「那麼,要開始練習嗎?為了不被取笑。」

「要,拜託了。」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