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七

「吾準備出發……」大包平修行的同一日,也是慶長熊本特命調查開始的日子, 由於骰運只是一般,到可以往闇之通道進發已是第二天的事。地藏行平提早準備完畢後先到天保組的房間拜訪,而且罕有地請求輕抱一下源清麿:「尤幸近日見源大人日漸精進,吾終可安心出陣。」

「謝謝關心。」雖然相信對方是一番好意,但未知對方是否另有所指,源清麿下意識回以禮貌用語、語氣。地藏行平理解他的反應,趁仍抱住對方的時候低聲道:「地獄之門請留待吾前往,就請安心休養,殲滅不淨之物就請留予吾。」

「地藏大人?」源清麿隱約猜到對方的意思,但用詞過於隱晦,怕自己回以任何包含實際內容的問題都會成為對方探聽消息的缺口,惟有以最簡單的反問去試探對方的想法。

「既已逃離地獄,請不要再為守護重要事物而回去,也請不要起念。相信源大人已知吾願助主人探究地獄之貌,懇請……」

「之定……歌仙想請地藏大人開作戰會議。」小夜左文字打斷地藏行平的話,到源清麿再看到他時已是他們在傳送陣旁的時候。可能急於道明自己立場的關係,地藏行平撲向源清麿,快速道出他曾聽聞過被「懲罰」的付喪神的事,若源清麿是倖存者,請他不要嘗試為報仇,或者擔憂其他人而令自己再落入相關因果內。

「吾願為眾生,驅除惡念。」地藏行平說此話時聲量略大,雖未至於讓人懷疑(也可以說大家早已習慣他經常說類似的話),只有水心子正秀緊張起來,若不是源清麿察覺,立刻示意他不要聲張和亂動,他一定會衝過去拉走他自己。

到部隊出陣後,源清麿才拉水心子正秀回房間說出剛才的事。

「地藏大人說知道的意思,是知道清麿的事?」水心子正秀非常緊張,擔心妻子的事在他們不知道時已傳開。

「相信不是,地藏大人大概只聽過各種傳聞……相信都是事實的傳聞。」

「清麿從來沒和我說過傳聞的事,請問可否告訴我?」水心子正秀頓了頓,抬起頭正眼望向源清麿:「在和地藏大人,甚至其他人談論前。」

「水心子?」

「請清麿不要再為保護我隱瞞不說,就算受到傷害、侮辱,清麿也是要我一再請求才願意提及自己的情況,其他的事、清麿所說的傳聞,清麿從來沒提起……不,說過一次,但那時清麿說無法證實,所以不希望我聽。那時候我們只是剛開始交往,清麿不說我可以理解。請問我現在值得清麿託付更多嗎?」

「水心子真的很厲害,說到這個份上,我不能不說呢。」

「抱歉讓清麿感到壓力……清麿既然已表達自己的想法,那就日後再……清麿?」突然被執起雙手,水心子正秀茫然地望看對方。

「可以呢,是真心,不是強逼……請問水心子準備好聽可怕的事嗎?」

「何時也可以,只要清麿願意說。」比想像中更可怕的「世界」,作為優等生,就算和其他「水心子正秀」比較成績亦是名列前茅的水心子正秀從未聽聞,和優等生身處的世界有着天淵之別,以「傳聞」所包裝的另一個同時存在的世界。

在相同的時間線。

一度落入那個世界的源清麿,親身承受、親眼目睹,親耳聽聞那些人恣意妄為的各種事,還有為了調查、了解背後一切時聽到其他受害刀劍付喪神提到的事交織而成的黑暗世界。

呀,和那世界的「最底層」相比,源清麿會說自己是「沒受太大傷害的幸運兒」。

普通的可怕,而且和歷史任務沒太大關係的封閉時空被用作賭博,打賭哪位刀劍男士可以脫出,未能脫出的刀劍男士「傳聞」不少會落入生死決鬥的「鬥獸場」,美其名為「測試」不同刀劍男士的實力,生還者有多少不敢估計、強暴,以至輪姦只是入門級別的「懲罰」、「測試」,在人質,或是更可怕的任務脅逼下,不道德交易是求生下不得不從的「常態」……

不,這些都只是很「普通」的部分。

刀劍男士可以透過「手入」恢復的特性,以及部分刀劍男士會有和「主人」相匹配的肉身的「特殊能力」,成為可以重複「使用」的實驗體、「捐贈者」,或是用咒術搾取他們的神力,據說堅決不從的刀劍男士最後大多落入這個最後分類,被重覆宰割、做各種可怕、超越人體承受程度的測試,直至肉身、神力會被壓搾乾淨消失才告終結。

「那些事大部分是從他人身上聽聞,無法保證是否屬實……水心子,請先冷靜下來,我不願告訴水心子是怕水心子生氣……」

「怎可能不生氣?」從自己妻子的經歷所導致的精神狀況和嚴重的自殺傾向,水心子正秀認定就算對方所說的「傳聞」不是百分百可信,也和事實相去不遠:「竟然……竟然做出那種事……為甚麼我要為他們賣命?還要為他們調查的我們現在所待的本丸?」

「那是我們的任務喔,水心子。」源清麿提醒:「請無時無刻緊記,有任何想法也請收於心底。」

「清麿……」水心子正秀很想反駁,但對上源清麿憂鬱的眼神就無法再繼續。

「要活下去,要自己,或者只想讓重要的人活下去,就只有這個辦法。」源清麿的手覆上水心子正秀緊握得像要快滴出血的拳頭:「在我們,在主人,在那些審神者成長得有能力揭發躲在暗處不知是誰前,絕對要忍耐,而且不可有一絲感覺在裡面。」

「怎可能……」水心子正秀醒覺對方一直就是如此走到瀕臨崩潰,才讓自己有機會真正了解他的「一些」事。

「拜託呢,因為牽涉到很多逃出來的『同伴』,拼死也請忍耐。」

「……知道。」

「地藏大人回來後,或者請他來一聚,有點擔心他會一時不慎……水心子請不要用這眼神,我只會和他談我聽到的傳聞,盡量不多說其他事。」

「清麿要說……我認為可以。」源清麿對此搖搖頭:「相信地藏大人因為叛逆的事差點成為那一群之一,古今傳授大人大概也是……我的事只會讓他們成為負擔,實在不便多說。」

「嗯,那依清麿所說。」

「那個大概要先看主人和他們的骰運呢……以主人的力量……」

「呀,難怪地藏大人出陣前特別擔心你。」

審神喵的骰運,嗯。

真是不是普通的壞耶,這次還是面對岔路,還是不要抱太大期望較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