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九二‧六

「吾道行尚淺,想請教如何修心,去除對傷害吾友之人的恨意。」地藏行平帶着一身沉重的氣息回到房間,看到在門邊等候他回來的江雪左文字時抬頭低聲發問。


「不必。」


「不必?」地藏行平睜大眼,無法相信聽到的答案。


「不必。」江雪左文字重複一次,然後張開雙手抱住臉色極壞的打刀:「和睦不等同縱容他人行惡,放任惡人只會讓離和睦越來越遠,世道越益昏暗,越多和善之人受害。」


「……受教了,謝謝。」地藏行平有意離開江雪左文字的懷抱,沒料到只是意圖轉身已被抱得更緊,沒幾秒還多一人抱上來。


「噗哧,未得儂們批准,地藏哥哥不可以亂動喲。」太閤左文字緊緊從後抱住地藏行平的腰,現在打刀前方是江雪左文字,背後是太閤左文字,同時被兩刀抱過滿懷。江雪左文字看到弟弟,伸手拉他更貼近他們,勉強一口氣抱住兩個人。


「……這……那個……」


「沒抱夠不會放手,噗哧!」太閤左文字揚起大大的笑臉說道:「地藏哥哥絕~~~~~不適合現在的表情,嘻,儂們滿意前不~~~~~准逃!噗哧!」


既然如此,地藏行平再不掙扎,索性枕在江雪左文字身上接受他們的安慰。


「事情看來很糟。」過了不知多久,江雪左文字以他淡薄的聲音淡淡地問。


「是吾失策。吾早已耳聞被視為叛徒之刀劍男士會有不忍言說的下場,故當日為了姊姊大人叛逃後,在古今的協助下完成配屬到本丸的手續,先成為本丸之一員,算是得到本丸審神者的護蔭。幸好得主人相助,古今亦順利配屬到來,否則……」兩人份的擁抱變得更溫暖、貼近,令顫抖的身體慢慢恢復平靜,地藏行平低聲道謝後,為自己的失態道歉:「吾學藝未精,致因小故而……江雪大人?」


江雪左文字示意太閤左文字先去休息,然後牽起地藏行平的手,帶他到茶几旁坐下並說為他泡一杯安神茶。


「謝謝。」


火爐透着溫暖的火光,地藏行平的心情慢慢變得平靜,隨着水煮滾,帶着花草香氣的茶香亦漸漸透出。


「謝謝江雪大人。」

「不必客氣。」


慢嚥細呷杯裡的花草茶,地藏行平低聲回答江雪左文字先前的提問:「很惡劣,如傳聞般不堪入耳,可惜那些均非虛言妄語,而是實實在在發生在吾友身上的事。」


曾和江雪左文字一起幫忙「超渡」因為源清麿「封印」他的記憶消失而出現,和他過去經歷相若的刀劍男士的靈識,或僅剩下記憶的「意念」們,地藏行平猜測對方多少察知源清麿的過去非常惡劣。即使「超渡」無法知道裡面的真實情況,但多少能感受到上面的傷感、怨恨、痛苦等等互相纏繞的思緒、情感,亦是以此作為媒介去開導他們脫離苦痛的關鍵。打刀深吸一口氣,決定在不透露朋友的話下說出他可以輕易理解的部分:「江雪大人,請恕我無法直接道出吾友的話,但相信江雪大人還記得當日協助吾友之事。」


江雪左文字點點頭,放下手裡的茶杯。


「經歷種種痛苦,最後化為纏繞吾友身上的有情,同吾友源出一處。」


「時之政府。」


見江雪左文字轉眼道出沒出口的話,地藏行平簡短接道:「吾友是倖存者。」


「請不必為心生怒意,或是來不及知情而自責。」江雪左文字沒有順勢追問更多,反而再次開解正猶豫下一句話要怎樣開口的地藏行平:「若有用人之時,請不必顧慮過多,立即開口尋找助力。身為佛刀,自不說半句虛言,既曾答應幫助源大人就決不食言。」


「……感謝……」地藏行平用力點頭,不過隨之搖頭,在江雪左文字疑惑的眼神下道出山鳥毛表示一文字刀派已經出手,借不願透露的人、力量,追查傷害源清麿的人,甚至部分已予已處置。


「不知道他們已查出多少,協助的『力量』的身份……」


「借問你是否相信他們?」江雪左文字點出重點,地藏行平思索片刻後點頭:「無論是那位屬於他們刀派的監察官,還是山鳥毛大人,他們的智謀、決斷力相信在那些人之上,我願意相信他們的實力。」


「那請等待緣份,成為助力的緣份。」


「明白,與江雪大人傾談,實在是獲得良多,感謝。」


「舉手之勞,何必言謝。」江雪左文字拍拍地藏行平捧着茶杯的手:「友人之間理該相助,能聽到你由衷的話,也應是我感謝你的信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