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九二

「喵?想找人討論……」條件反射說出前半段後,審神喵因意識到對方問題的意義而呆住,過了十數秒才勉強吐出「比較合理」的話:「不必跟大家交待呢喵,請不要強迫自己。」


源清麿搖搖頭:「我欠大家一個交待,繼續逃避會有損新新刀,還有一直包庇着我的主人的聲譽呢。」


貓咪的頭越搖越大力,語氣也越來越緊張,但仍記得要賣萌去緩解氣氛:「貓還未怕,清麿不要比貓先擔心好嘛喵?沒這種必要喔喵……喵……總之,不用這樣做呢。雖說你是否要說,對誰說不用和貓報告,但……喵喵喵,請不要勉強自己,喵!」可惜源清麿堅持己見,審神喵無奈地問:「為甚麼突然有這個決定?」


源清麿拿出一張邀請卡,是亂藤四郎邀請他和水心子出席那場表演的討論的「門券」:「亂君是很細心的人,這卡提醒我可以以一個較溫和的方式去邀約想和他們一聚的人。最近大家對我非常關心、照顧,若不對他們坦白,感覺很失禮。」


「……水心子知道嗎?」


「知道喔。」


「沒阻止你?」源清麿點頭,頓了頓後回答:「最初水心子非常反對呢,他真的,真的很擔心我,怕我因為回憶那些事出事耶。可是,當我表明自己的想法後,他說會尊重我的意思,而且會陪我和我選擇的人見面呢。吶,主人,請不必過慮,水心子是非常非常溫柔,非常珍惜我的刀劍喔,他絕對,絕對會保護我周全呢,所以請主人放心……」


「但……」貓咪想不到反駁的話,氣氛靜默幾秒後被一直站在旁邊的藥研藤四郎打破:「你要說我們沒權阻止,但可否請源先生不要讓粟田口的刀劍知道那些事?」


源清麿點頭,輕聲地回答:「從有告知他人的想法開始,我已決定避免讓他們知道。」他認真地表示,當日出手相助而引致一連串的事,大概已給他們帶來很多不必要的壓力和擔憂,所以不希望再為他們添加麻煩和煩惱。


「……謝謝源先生的好意,不過無需認為那是『麻煩』和『煩惱』,即使不談源大人對白山出手相救的恩情,作為本丸裡的同伴,我相信他們就算不知情,亦願意陪伴源先生,必要時亦樂意相助。」藥研藤四郎對這種過度自謙的態度感頭痛,低聲相勸:「大部分事情上,我認為無需退讓太多。」


「感謝近侍大人的建言。」源清麿點頭:「若主人不反對,我希望先回去作準備。」


「……呃……好的,喵。」審神喵點頭又搖頭:「等等,源打算自己一個回去?藥研……」


「不是自己一個呢。」源清麿輕笑一聲後回頭,水心子正秀隨之從門外轉出,向裡面的審神喵和近侍刀點頭致意,並朝源清麿遞上手:「清麿,回去了?」


「嗯。」源清麿猶如習慣了般很自然地覆上手讓對方牽上,以甜美的聲調作出請求:「吶,有點累呢,可以回去後請水心子幫我按摩嗎?」


「當然。」水心子正秀語調、眼神都異常溫柔:「那是我答應過清麿每天要做的。」


目送兩刀甜甜蜜蜜地離開,腦補過度的審神喵鼻裡滴出鼻血:「喵……感謝賜糧……」


有人愛惜和支持,相信那個「聚會」會一切順利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