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九九‧六

雖然有擔心過源清麿會做怪夢的事和昨天第一次用的香油有關,但一方面在證據不足下懷疑貓咪主人是失敬的事,另一方面那個夢似乎對源清麿的心有幫助,而且這天看來他的精神不但沒受影響,而且好像變得更好,所以晚上臨睡覺前,兩刀決定繼續使用那瓶新調製的按摩油。


兩個人都使用。


「晚安,清麿。」

「嗯,晚安呢,水心子。」


和猜測一樣地,源清麿再次在夢境裡「醒來」,意識在和以前相若的其中一個環境裡「清醒」。


「嘿嘿,表現還算不錯。」眼前衣衫不整,臉上戴着狐狸面具的噁心男人奸笑:「沒有抗拒,至少看起來之前的答辯不像說謊……不,為免作假,仍要查證……」


如以往經歷般更多,更不堪的戴上各式面具的人進門,四周的電子螢幕亮起,重現「最近」他接受不同「命令」、「調查」,或者「評核」時的各種畫面。


「真想請你那個一起來欣賞,順便調查他對你的態度。編號XXXXXXXX,你認為如何?」


「請吩咐……」明明意識很清醒,知道眼前只是一個夢,但習慣令源清麿說出和以前相同的話:「為免水心子誤會閣下的苦心,我願意作任何配合,懇請閣下再三考慮方才的決定,會否讓閣下和偉大的時之政府沾上罵名。」


「嗯嗯,勉強及格……來,是『自證時間』。」無數的手朝源清麿伸去,耳邊雖然響起那聲音要他反抗,但在意識裡根深柢固的恐懼叫他無法出手,在各種以前發生的情景作為「背景音」下,被多人按住手腳,背向眾人的源清麿終忍不住哭喊:「不要……不要呀!水心子!」


「清麿!」沒聽到往常嘲諷的笑聲,反而聽到最熟悉的聲音的呼喚,以及比他的刀更熟悉的拔刀聲。身上的重量全部消失,到再被「捉住」拉起來回到看時,四周已被血染紅。水心子正秀一身戰鬥服,即使已收刀,一隻手依然緊握住他的本體以防「敵襲」:「說過在夢裡都會保護清麿,來遲了,抱歉。」


「不……是我要道歉,如果水心子不是及時出現,我已經背叛水心子……」有力、結實的擁抱讓源清麿暫時打住話,情緒因為看到對方和嗅到對方真正的味道而逐漸平靜。水心子正秀感到懷裡的人不再顫抖後才解下披風為對方披上,並故作平靜地開口:「清麿沒背叛,被嚇壞無法反抗不應是過失……」


四周的聲音聽在水心子正秀耳裡很刺耳,為了轉移注意力,也想看看能否查出背後的情況,水心子正秀隨手想扯下旁邊其中一人的面具,發現像是黏在臉上一般:「咦?」


被對方的聲音和動作吸引注意力,源清麿隨水心子正秀的動作蹲下,靠到對方身上,戰戰兢兢地伸出手「幫忙」,沒想到卻可輕易摘下,只是……


「沒……沒臉孔?」兩人同被嚇一跳,耳畔同時響起一把聲音:「夢只能透露做夢者知道的事。」


源清麿不知傷害他的人是誰,自然夢裡亦不會有那些人的臉容。


「等等,你是誰?呃……從剛才開始提醒的事實在非常感謝,但請問您是……」

「水心子,不要看!」

「甚麼?」


水心子正秀抬頭詢問的一剎,源清麿高聲阻止,看到對方望向四周後回頭問自己不能看甚麼時,一時間大感不解。明明在他的眼裡,四周正在播放他以前的片段,但……


「他看不到。沒你的允許,他不能進入你的夢,也不能看你不想他看到的事物。」聲音僅在源清麿的耳邊響起,源清麿及時壓下他的反應,惟對方的問題仍要回答:「嗯……沒,沒事……」


「清麿的表情不像沒事。」水心子正秀沒糾結在對方之前的發言上,而是擔心對方的情況:「臉色很差,雖然意識清醒,但只能在這兒待到夢醒不是好事。」


四周都是血、屍體,另外似乎有刺激妻子精神的物體或者事情。不,這個地方本身就會刺激他的情緒……


「只要想離開,隨時可以。」聲音再一次出現,告知他們可以用自己的意念控制身邊環境、事物,在習慣「操控」夢境前,可以藉「道路」、「門窗」等等具有轉換意味的「象徵物」去切換他們的「目的地」。不過因為夢裡有自由意志的人有兩個,若兩人想法不同,有可能招致失敗,或者兩人各自到不同的地方。


那聲音說作為「這一次接觸」的最後的提醒,是希望他們選擇一個供他們安心休息的地方,不要急於在夢裡「處理」以往的傷痛。夢的力量很強大,無論解釋問題或者做成傷害也是,即使他們的身體仍可以藉這次睡眠回復,但對精神,或者說靈識部分仍是一種負擔,之後要怎樣去學習入夢、控制夢境的事,明天將會有代表找他們講解。


聲音消失的一刻,四周變得異常安靜。


「清麿,你想去哪兒?」

「照水心子的意思就可以呢。」


水心子正秀搖搖頭,提醒剛剛那位不知是誰的「恩人」所說的注意事項。


「我們熟悉,清麿感到安心、舒適的地方已可以。」

「回我們的房間?現在的。」

「呀,好主意!然後應該……」雖然那聲音說可以以門、窗作為媒介去轉換地方,但實際如何去做卻沒有任何概念。源清麿低頭想了想,主動拉住水心子正秀的手往房門的方向走:「不希望水心子留在這兒多一秒呢……很可怕,怕我會忍不住讓水心子看清楚四周……」


在他眼裡,四周仍然播放着他在被放棄的世界出陣時以色悅人、和其他刀劍男士「討論」誰可以繼續生存的畫面,或者像剛才般,因為沒人阻止,所以發生的種種「審問」和「交易」。


「嗯,回我們的房間。」感受到對方的手在顫抖,水心子正秀用力回握的同時,以肯定的語氣說出要到的目的地。


房門打開,熟悉的空間在他們面前,惟一的分別大概是裡面是無人狀態,沒看到正在睡覺的他們。


進去後,水心子正秀有一瞬間想回頭看看原先的地方,但被源清麿叫住:「吶,請不要回頭呢,那邊……正播着我不希望水心子看到的畫面。再說,我不想我們的房間和那個地方有任何連繫,就算在夢裡也一樣。」


「……是。」水心子正秀理解對方之前要他不准看的理由,間接證實對方曾被那些人用各種「證據」威脅過,眼裡不自覺流露出心痛、憐惜。


源清麿很快察覺對方心情變化,溫馴地伏到水心子正秀的肩上低頭道:「吶,心情很壞,可以請水心子在夢裡抱抱我嗎?」


「清麿,才剛發生那種事……」對上源清麿渴求又憂鬱的眼神,水心子正秀無法繼續說出拒絕的話:「要看看這房間和我們真正的……」


「不用呢,既然在夢裡,想請水心子……盡情一點……請問可以嗎?」


「嗯。」


既然還在夢裡,那就不要顧慮太多,其他事待明天那個「代表」出現後再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