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九三

「御前。」

「如果是報告就免了。」

「是。」


「不用感到疑惑呢,這是我放手讓當家去作主,或者說,那僅餘不想打聽他人私事的些微道德感而已。」早已猜想那兩個小傢伙不敢告知的理由,一文字則宗搖着新做不久的紙扇苦笑,心忖能讓山鳥毛的氣息比出門前沉重的「表白」,大概是比他所能猜想麻煩或者可怕:「嘛,若是執着想報告呢,可愛的姬醬們我比較關心,畢竟是一文字刀派的人……」


「我相信姬願意直接向御前報告。」山鳥毛瞄了眼房門外,讓出路予姬鶴一文字內進。


「呵欠……是否要報告應該先問我的意思。」慵懶的聲調聽起來像剛睡醒,一文字則宗不以為然,懷着對「小孩子」的「愛意」問候對方,得到預料中的回答:「不可能好……情況仍然很糟糕,那邊好幾位同體接近崩潰邊緣。」


一文字則宗臉色一沉:「對手剩多少人?」


「不知。」姬鶴一文字低聲回覆:「雖已有十數人自盡,但同體們仍感知不少夢仍保持連結,偶有增加或減少,數字無法摸清。未能回答御前的提問……」


「哈哈,不用跟我道歉,或者說,辛苦你們呢。有此戰績仍咄咄相逼反是無愛……反正最終他們一個也逃不了,只可惜讓他們自盡了事,對真正承受傷害,甚至折刀的同僚們有欠公允。」


「御前,收到消息說在部分關係人的電腦找到不少證據,雖影像中無法確認濫權者的身份,但相信對揭露……」


「不必呢。」一文字則宗搖搖頭,拒絕拿着報告大步走進房間的日光一文字未出口的要求,頓了頓後改口:「哎呀,老爺爺不過是隱居之人,大家都過來會惹人懷疑,哇哈哈,反正已被當成壞人,再多也沒差是嘛?」


在場的一文字刀派的其他刀劍立刻愣住。


「去問你們的老大。」一文字則宗朝山鳥毛昂昂首:「他知道情況,最有資格判斷之後的安排……姬醬,若太辛苦不要勉強,你們的力量雖然很強大,但一旦被無愛之事侵蝕,傷害會極深。」


「……明白。」


「請不要死撐呢,愛惜自己是重要事,惟有懂得愛自己的人,方可發揮自己真正的力量。」聽出他們美麗的公主大人們要逞強,一文字則宗再次提醒:「夢裡的世界是我們無法觸及之地,姬醬請不要讓愛你的人們擔心。」


「請不要叫我姬醬,我們會照顧好自己。」姬鶴一文字嘖了聲,在日光一文字教訓他要尊重一文字則宗前低聲嘀咕:「一個又是,兩個又是……則宗大人們總要叫我做姬醬……」


小小的抱怨,因為一文字則宗放聲大笑而令其他刀劍都放心大笑,姬鶴一文字立刻瞪向日光一文字,日光一文字一副「不只是我有笑」的表現回瞪,山鳥毛一手一個拍拍他們的後背,說之後的事回到他們的房間再談。


「他們還要準備招呼來自薦的人呢。」一文字則宗在他們離開後才輕聲說出故意遲說出口的「提醒」:「能令他以那個表情回來……我們給的回禮看來遠遠不夠,敢動我的人,一定要他們為他們的愚蠢負責。」


而一文字則宗以為很快出現的「自薦」,聽說最後全被山鳥毛推卻,不過出乎他意料地,「自薦」並沒有在當晚或第二天出現,反而過了超過一星期才聽到山鳥毛的「報告」說有不只一隻雛鳥去打聽,讓他不得不擔心本丸裡的刀劍會否私下行動,以致打草驚蛇。


不過,他很清楚那並非他們可以完全控制、處理的事,惟有請山鳥毛多加注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