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O

星期日最好是做甚麼?


BL本本到爪,當然是大看特看,看個天昏地暗呢喵!


審神喵愉快地「實行」她的喵喵喵(為防極短偵察,所以自動消音)計畫,把新買回來的BL本本全部放在房間裡,沒像以前般會收到同層的小書房裡。


嗯,是藥研藤四郎最不喜歡的收藏方式,因為女兒來房間時很大機會看到,然後跟着貓咪學壞。(他絕不會承認女兒和貓咪一樣是沒救的腐女)不過嘛,如果是新到貓爪的本本,他多少會通融一下,所以今天貓咪雖然是以為自己躲過他的偵察,但實際上是他放過她。


嘛,畢竟短刀很清楚,惹惱貓咪不會有好下場。


不過審神喵萬萬想不到,今天會「打擾」她看本本的刀劍不是她的壞近侍。


「好像在看很有趣的東西呢。」溫和的聲線不屬於審神喵親近的刀劍,但卻是貓咪很熟悉的一位,而且,最大問題是,審神喵爪裡現在拿着的,茶几上放着的BL本本裡其中一個主角是他。


「喵呀!」貓式慘叫響起,原本快化為液體狀癱在梳化上的貓咪立刻變成球彈到茶几上,趴成一片貓(?)遮蓋上面的BL本:「沒有,甚麼也沒有呀喵!」


「已經看到呢,主人的興趣大家都知道,不用單單因為我而以失儀的方式遮蓋,看起來像是我在欺負主人。」源清麿的聲音帶着笑意,看來並不在意他剛剛看到的畫面:「請主人先回到梳化休息,我只是希望來確認接下來一星期的內番安排。」


審神喵乖乖爬回去坐好,但不忘把本本翻轉以背面向上,盡量減少標題和太明顯主角封面在「正主」面前出現:「喵……內番的事,可以問藥研喵。」


「理解。因為之前得大家幫忙代班,所以水心子打算這星期可以補回之前休息時要大家代班的工作,我也會幫忙呢。」


「貓覺得你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養好身體,而水心子的任務嘛,嗯,既然是把他交給你,第一優先當然是照顧你,本丸的工作是其次喵。」審神喵因為對方過於包容、溫和的視線而越來越心虛,整隻貓又有趴回茶几上的趨勢。


「嘻,主人,我不介意呢。請主人安心坐好可以嘛……」源清麿頓了頓,改變說法:「記得主人平日在其他刀劍面前並不會過於在意小書的事,甚至放在小書房裡讓大家隨便借閱。現在似乎特別對我過度保護,會讓我感到自己未盡自己的本份,令主人無法信任呢。」


「沒,沒這種意思呀喵!」審神喵鬆爪,但很快又伏回去:「這次的本本不大適合你看喵,不要偷看,標題也盡量不要。」


「看來最近的事令主人對我的評價大跌……希望不會連累主人對水心子的評價。」源清麿自知再繼續站着說話會令貓咪主人更不自在,簡單向她點頭示意後,隨意地坐在地上:「得水心子細心的照顧和管束,最近已經有所改善,所以水心子今天也放心請我一個人來,以他的主人的身份轉告他的想法。」


「喵……貓對你們的評價是提高呢。」審神喵終於暫時放開已封底向上的本子:「但,這些故事中,部分不大適合源現在看……或者說,即使很普通的故事,貓也不敢肯定會不會有極細微的部分刺激到你。有時候,因為那個細節太瑣碎,表面看不出問題,但偏偏會戳中痛處。請不要高估,或者強逼自己……喵!不要拿!哇!!尤其這本!!」


審神喵想撲上去搶回,但比石切丸還不如的機動,絕對不可能贏得過任何正常發揮的刀劍男士。源清麿在好奇之下翻閱了幾頁,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審神喵嚇得趁他發呆時搶回那本「最可怕」的本子,拿起電話打算請水心子正秀來接他回去安撫。


「……沒事……我沒事……」源清麿轉眼定下心神,制止審神喵打電話,而且以鄭重的語氣請她把那本「小書」借給他:「請主人借那書給我作為引導水心子討論的參考。水心子是非常善良、正直的人,可是,偏偏這個特質很有可能會帶給他危險和難堪,或者,需要借助一些物品讓他有機會了解日後可能面對的黑暗面。」


「……其實我很討厭對水心子做這種事呢。」可能見審神喵沒即時給予回覆,源清麿苦笑補充:「像上次和主人說般,水心子的率真是我的救贖,但我偏偏一次又一次地玷污他純真和對世界的期待……只是,他繼續希望留我在他身邊,有些事可能總會面對呢。我不希望到時給他太大打擊,或者說……」


「有時候我會想,他願意早點放棄我可能對他更好呢。」


「水心子聽到會生氣啊,源真的又要說這種話嗎?」審神喵用尾巴勾回對方手裡的本子,無奈地解釋:「這一本算是被誤導下買呢……因為作者說下一本會發展為幸福快樂的故事,所以貓以為最悲傷的情況會有美好的結局作為伏線。可是,看了新本和這本後發現……他們很可能不是同一對……有點失望,也不希望這種內容讓你或者其他人看到。」


源清麿搖搖頭:「我已經得到超乎我應該得的事物,已經很幸福,所以書裡的內容反而方便我可以讓水心子明白有些事會令他非常難堪。如果可以,希望他儘快下定決心……至於這本書,像其他主人買回來的故事一樣放在小書房就可以呢。請主人不要偏私,亦可以讓大家有隨時看到那些事的心理準備……若然一天他們真的以類似的事作要脅,甚至散佈相若『證據』,大家或者會較平靜看待我多番敗壞刀劍男士的尊嚴的事,不會因為憤怒而連累本丸。」


審神喵沉靜十數秒,然後抬頭問:「源發生過類似的事?」


「請恕我無法評論,畢竟書裡的事或只是創作。惟一我願意作答的事,是他們曾經以不同的證據要脅我,要我聽從他們的指示,或者哄騙水心子過去給他們調查。當然,因為涉及水心子,我不可能答應,反而會用更多條件作交換,請他們放過水心子,交換的條件相信都被他們留作以後使用呢。」


「貓……很想殺掉他們……」即使打刀沒承認甚麼,但足以讓貓咪生氣得整張臉紅透。


「請主人忍耐……對水心子而言,本丸是他可以安心落腳的地方。我的事不要緊,請不要讓水心子失去安身之處,也不要連累其他人。因為我的事,已為大家帶給很多麻煩,若然連累本丸,實在是無力承擔這些罪名……」


「源怕水心子失去安身之處,那你呢喵?」


「……不要緊,請主人不要在意。為了水心子還有本丸安危,就算一天主人要交我出去也不會有怨言。」


「水心子真的,真的會非常生氣喵。」審神喵用力甩一下尾往外喊:「外面兩個要偷聽多久呀喵?」


從門外轉進房間的刀劍分別是聽到貓咪尖叫已立刻跑上來的藥研藤四郎,以及因為見妻子沒有立刻回去,所以上去看的水心子正秀。


「喵,房間借給你們……藥研,貓沒事呢喵。」貓咪的尾巴繞上短刀的手:「我們下去喝杯茶再回來,你們要吵架是可以,但請不要拆了貓的房間。」


「感謝我們的主人的諒解。」目送主人和她的近侍離開後,水心子正秀望向源清麿:「看來我們要談談,清麿。」


「……如水心子所願。」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