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四

原本以為把慶祝的日子提早可以放心慶祝,但有隻可憐的貓咪發現事實並非如此,除了一事。

「快捉住那隻鶴!」本丸一片混亂。

砰!轟!啪!

嗯,貓咪靜靜地喝花草茶。

「不要讓他們逃!肥前忠廣!你幫不上忙捉住南海老師,我們會捉你做餌!」

相信就是那種「慶祝提早,驚嚇當然要提前」的理論,星期六日間的本丸是雞飛狗走的本丸。

「喵……還沒捉到嗎?」茶已喝了兩壺,再泡會沒味道,點心已吃了一輪,審神喵和小刀靈們坐在房間裡無所事事。因為外面太危險,所以連辦公室也不用去,但「孩子們」在場又不方便看BL(妍會很高興,但小藥一定會向「爸爸」報告),要打發時間也不容易:「這次忘記提早綁起來呢喵。」

「今天不是Halloween喔。」妍輕聲提醒。

「對耶,那隻鶴提早搞事……」審神喵打開窗往外喊:「喂!你這隻鶴,今天還沒到萬聖節,怎麼提早設陷阱呀喵?!」

「主殿說提早,當然驚嚇同樣要提早!」窗外一個白色身影閃過,然後就是無數身影追個去的畫面。

「被他逃了!」

「快找!」

「捉到他一定要好教訓他!」

「呀呀,又逃了呢喵。」

按:太刀的機動在這種日子會比極短高(極大誤)。

順便說說,今天有各種鬼怪驚嚇陷阱,像倒吊,突然會在天井探頭的「屍體」、會飛的「幽靈」(這個不用問,肯定是南海太郎朝尊那個甚麼鬼無人機改造而成)、平日放梳打水的水瓶被換成紅酒,因為亂藤四郎差點誤喝,所以現在極生氣在找鶴丸國永的刀裡有一期一振和浦島虎徹,也順便得罪了一眾愛酒的刀劍……連帶日常可見的挖洞(內藏不同的嚇人道具)等等機關,今天看來大家不捉到鶴丸國永和共犯南海太郎朝尊的話,甚麼萬聖節活動也不用想。

最後要怎樣捕捉「元兇們」?第一個被解決的人是南海太郎朝尊。因為多番「狩獵」不果,大家如前面所言般對肥前忠廣下手,當南海太郎朝尊從電話裡看到自己的脇差呼吸變快變亂、心跳加快,自然忍不住要出現去「研究」原因。當他憑肥前忠廣手上的手錶的定位功能找到對方,見可憐的脇差被綁在速度開至最高的跑步機上拼命「奔跑」,以免摔倒的一刻,巨型的網就落在他頭上。

至於鶴丸國永則在之後,被憤怒的浦島虎徹以不便說明的方式捉拿和教訓,可怕至本亦想教訓他的一期一振於心不忍,把鶴丸國永拖入鳥籠後帶去手入,沒再附加任何的責罵和暴打。

大概是有鶴搗亂的關係,今天的晚飯很普通。審神喵乖巧地吃吃吃,心裡默默唸着為甚麼沒萬聖節大餐。

最令貓咪「悲傷」的事情嘛,大概是當晚只有幾振短刀去找他討糖果,而且打扮是最基本,以人類而言大概是100円商店裡的萬聖服裝(雖然在現世那衣服超過100円)。

「喵……貓要提前是不是做錯?」依稀聽到其他刀劍不來的原因是因為衣服未準備好,或者希望正式那天進行才符合風情。

「大將注意身體是好事,明天起來再看看。」藥研藤四郎拍拍貓頭安撫。

「貓到大家的房間派糖果可以嗎?」看着努力捧回來的糖果、零食只派了一丁點,心有不甘地問。

「明天,明天看看大家的情況再想。」短刀打消貓咪的念頭,以一旦大家明天來拿糖果時已派完會讓大家失望,而且會被捉弄為由說服審神喵:「大將今天好像還抱怨沒吃到大餐,對吧?」

「咦?藥研怎會知道?」

「哈哈,都寫在臉上呢,相信大部分刀劍都看出來。」藥研藤四郎笑得很輕快,又再揉揉貓頭:「相信明天,最遲星期一,大家都會慶祝,妳想吃的大餐也會有。」

「喵……」

「乖,快休息。」

「是。」貓咪被近侍哄去休息,所以忘記追問那天讓本丸尖叫的刀劍們到底何時讓她看那身打扮。

而且也沒機會知他們今天沒出現的原因。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