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六‧五

「小美人果真越看越好看呢……對嘛,呀……」


「我是膝丸,兄者。」因為審神喵心痛資源大破,所以沒兩天就重新安排出陣的部隊成員,需要較多手入資源的極太刀、極大太自然可以休息。不過,這兩天的連續出陣挑起髭切對源清麿的興趣,就算可以休息也沒像平日般回房間喝茶吃點心,而是坐在一旁靜看部隊出陣及歸來。


膝丸對兄長突然對天保組兩刀感興趣一事覺得莫名其妙,若然是對兩人之身份感興趣,那應是三年前去打聽,如果是因為先前之事,現在去觀察亦為時已晚。


「小美人的神情實在異常撩人,難怪小夫妻恩愛得讓人妒忌呢。」只見髭切目不轉睛地盯着源清麿看,即使水心子正秀狠狠地回瞪並護源清麿在自己身側,亦沒有半分迴避之意。為免予人誤會或是另生事端,膝丸擋在髭切身前,令天保組兩刀得以安然「撤退」:「兄者,請別做出讓人誤會的事。」


「噯啊,能誤會個甚麼呢?」髭切雙眼似笑非笑,細細看着少有地阻撓自己的弟弟:「弟弟,能告訴我嗎?」


「那兩位已訂親,兄者調戲源大人在前,肆意打量他們在後,若傳了出去會有辱家主和源氏之名。」


「名聲確很重要呢……」髭切壓低聲音:「否則會禍延家主。」


「兄者明白……啊!」突然被拉到髭切面前,膝丸被嚇得口吃起來:「兄……兄者……請問……」


「請弟弟告訴我,你剛剛是否吃醋?」媚眼如絲,甜美的嗓音此刻卻如同鬼魅,直讓膝丸發抖,惟有急急解釋:「請兄者不要誤……誤會,膝丸只……只是……」


「只是甚麼耶?」


「只……只是……」充滿玩味的表情下是怎麼回事,膝丸非常清楚。心裡那種鬱悶感,要說是吃醋並無不可,但作為弟弟理應信任兄長,支持兄長的一切決定,可是偏偏這兩天見他望向源清麿的目光似是帶着一份柔情,內心的不滿卻是無法壓下。


「嘻……」髭切拍拍手:「看來弟弟已長大,學會妒忌呢。」見膝丸沒再辯解,髭切眼裡的笑意更深,遞上手溫柔輕撫膝丸的頭頂:「沒生氣呢,還怕弟弟無法妒忌我看中的人,看來弟弟仍有自己的想法,實在太好呢。」


「看中……兄者!!」


「沒甚麼意思,不過是好奇大家何解要護住他呢……不過這兩天仔細觀察,近日總是一副惹人憐愛神態,在戰場上卻有着鋒芒畢露的模樣,實在叫人好奇他真正的姿態。天才刀工所製作的刀劍的付喪神嗎?那份艷麗的姿態到底從何而來?」


「兄者請記住……」


「是,是~~~」髭切打斷膝丸的話,手撫上膝丸的臉哄過去吻了吻:「今晚我會好好向弟弟謝罪。請放心呢,我沒弟弟所想的那個意思,只不過實在擔心那副美麗的皮囊底下,究竟藏起多少心事而已。」


「兄者擔心他們會傷害大家?」察覺兄長眼底下的疑慮,膝丸壓低聲音反問。


「非也,非也。」髭切帶笑搖搖頭:「還沒有放出一絲壓迫感已讓他嚇得發抖,像一隻受傷小狗的小美人不可能傷害得了我們。可是啊,做出能讓那位在戰場上強悍的小美人也發抖的事的人,日後會否傷害我們所有人,實在難以預料呢。」


「兄者所言甚是。」


「今天就看到這兒吧。」髭切勾起膝丸的下巴「牽着」他走:「是時候回房間呢。」


「咦?」


「答應過弟弟的事一定要做啊,對嘛……那個……」


「我是膝丸,兄者。」


「是,回去喏。」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