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九‧六

Pocky Play猫丸版規則:

1)兩人一組,在不弄斷餅乾條的方式,在最時間內吃掉

2) Kiss會加分

第二點看起來有貓咪的私心,但要吃完整地吃完嘛,基本上都逃不過會親上去,所以某程度上只是「如實描述」。

順便,所有規則裡不包括「進食」時的動、姿勢,所以當今劍坐在岩融的臂彎上一起吃,令不只一振刀劍喊「作弊」也好,都被「裁判」─藥研藤四郎判抗議無效。至於為甚麼裁判是近侍而不是貓咪主人嘛,相信全本丸會很理解一隻沉醉於BL的腐喵不可能有任何裁決能力。(刪)在旁邊吶喊Kiss Kiss Kiss的能力一定會有。(/刪)

就如剛才所說,因為姿態不限,今劍和岩融的一組輕易克服身高差,成為高速完成還附送親嘴的隊伍之一。至於其他姿勢奇特又能完成要求的組合,不得不提一下源氏兄弟。雖然每次比賽都用相似的方式,但每次也覺得不可思議,大家會看到髭切一下推倒膝丸,再把Pocky插進對方嘴裡,然後一口氣吃光。這種方法顧及「支架」的穩定性,而且無需兩人動作配合,可以克服類似害羞等的「障礙」,提高成功機率。否則就會好像每年必敗的沖田組、虎徹組等等,因為兩人不願配合,結果那根Pocky剛登場就「啪」一聲斷開。

之後沖田組跑到另一邊進行追殺日課、長曾禰虎徹被蜂須賀虎徹扭着耳朵離場等等的事就暫時不表(笑)。

啊,幾乎忘記呢!大包平說要和三日月宗近比賽,所以各自帶上鶯丸和小狐丸出戰,結果雙雙失去資格。前者因為過度焦急,一時用錯力度折斷Pocky,後者嘛,因為過度調戲小狐丸,所有刀自動棄Pocky並拐走「兇手」。

「我那根Pocky只是特別易折斷……相信是!」

「嘻,可是那東西是大包平自己親自選呢,所以是大包平的眼光……要我指導嗎?」

「……不,不用,我們回去休息,不,練習。」看來有刀打算繼續剛才的一吻。嗯,剛剛可是有刀即使弄斷Pocky都繼續摟住伴侶親吻,但論吻技相信誰也比不上山姥切組。他們不但很有默契地快速、同步完食Pocky,而且接吻技巧出神入化,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只有山姥切長義被吻得無法站穩,要由山姥切國廣抱到一旁休息。

審神喵當時已處於掛着輸血袋的狀態,但無改她為BL打氣的決心:「喵!Kiss Kiss Kiss!不要客氣呀!貓可以再買零食回來送給做得好的一對……哇!藥研欺負貓!」

「下一輪的時間。」藥研藤四郎沉聲提醒:「否則比賽今晚內難以完結,不,不論比賽是否完結,晚上十時我會丟妳去睡。」短刀暗暗加了時間,而且悄悄計算了勉強讓她撒野時的預算。

「喵!知……呀~~~得令呀喵!」貓咪突然乖巧的反應,逗得全場大笑。下一輪的參賽者陸續上前,源清麿拍拍水心子正秀的肩膀:「到我們呢,水心子。」

「……呀,是!」有刀同手同腳的開步走,源清麿笑笑按住對方的肩膀:「吶,我們不是練習過嗎?不用緊張呢。」

「那……怎算是練習?」水心子正秀因為源清麿的話,憶起昨天下午的訓練情況,臉頰逐漸紅透:「從沒成功,不算。」

沒成功不是因為兩人,尤其是水心子正秀的技巧問題,而是「心情」因素。當看到源清麿慢慢哄上的臉,水心子正秀幾乎每一次都是按捺不住地摟過對方的頭吻過去。至於為甚麼只是「幾乎」嘛,就是因為其他時間則是換源清麿沒忍住。Pocky?不好意思,到最後已不是「壯烈犧牲」,而是沒用上(不計當成點心時間的「犧牲品」)。

大概是正式比賽的關係,天保組這次順利完成要求,晉身下一輪比賽。

順道一提,同一時段裡有一隊以「研究」為名出戰的刀劍,只可惜因為只顧着研究的關係,那根Pocky完全沒動過,所以被判出局。

接下來的晉級比賽,明顯是貓咪的BL屬性的規則,除了以完成時間去計算得分外,會由審神喵親自「評分」,把接吻技巧,或是BL程度去定第二組分組,換言之,時間追不上別人的組別,可以用這一點反敗為勝。

惟一相同的「標準」,相信就只是弄斷Pocky的隊伍=即時出局。

時間當然是由極短極脇的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勝出,然後是主動去「啄食」岩融嘴裡的Pocky今劍,但要論接吻畫面符合貓咪的要求嘛,第一的一組雖然不錯,但可能是貓咪太常看的關係,所以評分只屬中游位置。至於同步完成的包含政府刀的兩組的吻技、氣氛令全場氣氛變得熾熱,比起稍慢完成源氏兄弟那種霸道的親吻方式,兩名「年輕人」熱情而且會互相回應的吻令人不知不覺間泛起陣陣感動,尤其看到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那份要溢出來的濃情蜜意,那份感動和希望他們可以繼續幸福下去的想法油然而生,相信分數絕對在前列。

最後完成的小豆長光和次郎太刀的一吻很平實、深情,同樣讓人有種溫暖的感覺,若不是有另外兩組打刀在,相信分數亦會很高。

晉身到決賽後失手的刀劍則是焦急想在審神喵面前搶先的壓切長谷部和日本號,以及心裡已想着吃零食而分神的包丁藤四郎和古今傳授之太刀,發現自己失手的一刻,短刀差點哭出來,幸好他即時想起當眾哭很難得到對方的摸頭安慰,所以努力忍住。

經過博多藤四郎的專業計算,冠軍的得主是天保組。聽到自己勝出,水心子正秀興奮叫出來:「哇!那份零食是我們的了,清麿!」半秒後才發現自己刀設崩壞,吸一口氣當沒事地低聲道:「這是新新刀實力的展現。」前面那句還好,大家還能忍住,但之後的「補充」一出,全場大笑讓他的臉紅耳熱,頭自動縮回衣領內。審神喵不知是於心不忍,還是想繼續保留這個可愛的畫面,所以親自過去送上禮物,不用水心子正秀重新冒出頭來。

大獎已送出,但其他人絕不會空手而回,畢竟貓咪買了好幾箱零食,所以大家通通有份,永不落空(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