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九‧三

就如本丸大部分刀劍的預期,今天晚了一點回本丸的審神喵推着幾個巨型紙箱回到本丸:「喵,貓明天的幸福來了~~~」

「又亂買。」藥研藤四郎快手搶過,立刻被貓咪用尾巴勒頸:「不准搶,任何人也不可以!明天貓回來再分和公佈今年比賽的用款式,喵!」

「記得明天大將要上班。」藥研藤四郎以極短的機動反駁,但某喵今天偏偏同樣有符合她身高的機動:「貓有說回來再分,喵!明天是星期五,可以比賽,可以玩,貓、要、玩、喵!」

「大將是小鬼嗎?況且妳每年都藉機性騷擾大家。」會聽進教訓就不是審神喵,加上零食愛好者+現世愛好者+主控們可是等候這種機會多時,自當不會讓近侍刀剝奪,和審神喵並肩「對抗」(?),以得到他們的寶物,短刀自然不得不舉手投降。

因此,本丸期待了一年的Pocky Play大賽和Pocky之日可以如常舉行。

「喵喵喵,今年很多人參加呢!」有甚麼比滿滿的BL可以令腐喵高興?當然是不斷在面前上演的BL:「不如分幾組?否則貓無法一次過看,喵,貓是說無法作評判呢!」

「私心走出來了,大將。」

「要你管,喵!」相信不少刀劍僅僅是為了忠誠,而不是為了可以得到那份大獎。可是,審神喵接下來宣佈一個「不幸」的消息:「今年太多人搶買那款巨型餅乾條,所以,對不起喵,貓沒買到……」

不少刀劍的臉色為之一變,在水心子正秀旁的源清麿偷偷瞄了一眼丈夫後忍不住輕笑,幸好審神喵之後的舉動「拯救」大家的心情,她從紙箱裡找出一個透明禮物袋包裝,屬於今次比賽冠軍的獎品:「喵,為了表示歉意喵,貓今年買了很多款不同同類型,有各種口味,而且來自現世多個地方生產的餅乾條,喵!先說好喔,貓不保證全部都合大家口味呢,但保證有部分是很新奇的味道,喵!」

看到那個份量不算少的透明袋裡,有着多種不同顏色包裝的「Pocky」,幾秒前還在垂頭喪氣的刀劍男士們的精神全部回來了,刀群裡隱隱傳來較勁的聲音,當審神喵簡介部分「口味」後,這個現象似有越演越烈的跡象:「喵,普通正常的朱古力味那些當然有,而且有不同可可濃度的朱古力呢,充滿異國風情,有著異域香料味道的自然少不了,最最最特別呢喵!貓總算買到專為喝酒設計的味道呢!酒味好像也有一盒,但怎樣說也不及現世新款,特意為兩種酒類設計,專用來送酒的口味……」聽到這句的一刻,不只一刀蠢蠢欲動,審神喵感受到大家的「熱情」,馬上宣布報名時間開始。

「一期,很多讓人驚嚇的口味,我們一起參加可以嗎?」

「請不要以為一定會勝出,鶴。」

「小豆~~~人家想要送酒的那款~~~可以嘛~~」

「哈,不是已說過會參加嗎?就請次郎和我一起努力。」

「長谷部~~要上喔。」

「我沒說要參加。」

「我們的貓咪很喜歡這種比賽,如果長谷部放棄,她大概會失望。」

「我沒說不參加,只是不是為了你那份配酒點心!」

「是,是~~」

「浦島……很多沒吃過的味道呢~~」

「好!我們一起加油吧,亂!」

「沒有巨型版,但……好像很好吃……」水心子正秀對自己掉了刀設也懵然不知,雙眼發亮地望向放在「優勝」位置的零食,旁邊的源清麿拉拉他的手,朝他甜笑:「吶,水心子,記得水心子答應過會參加呢。」

「當然!當然!清麿說要參加,當然會參加!」有刀渾然忘卻半秒前自己差點對着那份零食流口水:「我們要讓大家知道,新新刀的本事不是只有戰鬥!」

Pocky Play大賽正式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